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仕途风云 > 678章难测的心事

678章难测的心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钟阳微皱着眉头,张欣离婚了,眼前这人估计是张欣的什么爱慕者了,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冲着张欣的美貌还是张家的权势,又或者兼而有之,反正这些都跟他没关系,钟阳也懒得理会,转头对张欣道,“张小姐,下次有机会再聚,我先走了。”
  
      钟阳说完,看到正好有出租车过来,伸手拦着,上了车,径直离开。
  
      钟阳走得很是干脆,张欣在原地站着,脸色铁青,昔日对她爱得要死要活的男人如今真的变得对她不假辞色时,张欣内心深处那种深深的失落感依然很是强烈,她或许不见得就是对钟阳还有什么爱意,但女人的一种占有**却是让她心里不舒服。
  
      “小然,这男的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不过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男子看到黄海川离去,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心想着对方应该也是听过他的大名,看到他就识趣的避走。
  
      “朱长治,我看最没自知之明的是你。”张欣冷冷的看了男子一眼,好不容易有个跟钟阳单独相处的机会,却被对方给破坏掉,张欣这会心里也是一肚子火。
  
      “啧,小欣,你怎么能这样讲。”男子不满道,他们朱家在宣河也是豪门望族,家族财富几十亿,在宣河也是榜上有名的,虽然坐不起宣河首富的那把交椅,但也能排进前三,作为家族唯一的财富继承人,他在这宣河也绝对算得上一号人物。
  
      “我这么讲怎么了?无非是说了句大实话而已。”张欣冷笑了一下,见男子似乎不服,张欣嘲讽道,“你以为你们朱家有俩钱了不起是吗,你在人家面前,给人家提鞋都不配,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西北省省长,你觉得你在他面前算啥?”
  
      “省长?”男子脸色一窒,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欣,对张欣的话,震惊多过于质疑,毕竟是从张欣嘴里说出来的,男子知道自己没怀疑的资格。
  
      张欣懒得再回答对方的话,眼前这个男的是她父亲一头热的希望撮合她和对方,当然,朱家也乐于促成这件事,同他们张家联姻,但张欣对此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和孙祥离婚后,已经没再住在省城江城,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宣河,对朱家这位大少的名声早就有所耳闻,虽然到现在还没结婚,但已经不知道搞大了多少女人的肚子,最后闹翻了都是拿点钱让女方去打胎,这令张欣很是鄙夷,有钱的男人花心一点倒是正常,但像朱长治这样四处留种子,却又连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责任都承担不起的人,张欣打心眼里瞧不起。
  
      转身往酒楼的方向走去,张欣晚上是自己开车过来的,这会走回去取车,也打算离开了。
  
      “西北省长又咋的,能管到咱宣河来吗,有啥了不起的。”朱长治见张欣掉头走了,嘴上不爽的说了一句,说归说,仍是赶紧上车追上去。
  
      “小欣,你要去哪,我送你去吧。”朱长治舔着笑脸,开着车跟在张欣身旁。
  
      “不必劳烦朱大公子了,我自己有车。”张欣没给王长治好脸色,对对方不感兴趣,张欣也希望能让对方早点知难而退。
  
      张欣加快脚步离去,一副不想和朱长治多说的样子,朱长治愣在车里,好一会,才气得狠狠的捶了一下方向盘,一脸难看,低声咒骂了一句,“张欣你这臭子,要不是有个好母亲,就你这种二手货,倒贴给老子都不要。”
  
      张欣不知道朱长治在背后骂她,回到酒楼停车场取了车子,便径直开车回家,见到父母亲都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张欣‘呀’了一声,笑道,“爸、妈,难得看到你们有空一起坐着看电视,真是稀罕事。”
  
      “过年总得放松一下不是。”张力笑着看着女儿,“小欣,你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刚刚长治来过了,我还跟他说你去哪里来着,怎么,他没碰上你?”
  
      “原来是你跟他说的,我说他怎么会知道。”张欣撇了撇嘴,又道,“碰到了,不过我看到他就讨厌,爸,以后你就别撮合我们两个了,你这是瞎撮合。”
  
      “他怎么了,不是好的嘛,跟你差不多年纪,又还没结过婚,再加上王家是豪门望族,跟你很是般配,而且那小年轻也喜欢你,不介意你离过婚,这不是再好不过嘛,简直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一个老公。”张力笑道。
  
      “爸,他是没结过婚,但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了,我上次听说有个怀孕了七八个月的女人在他们家别墅门口自杀了,这事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他那名声早臭大街了,你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不成。”张欣没好气的说着,走到另一旁的沙发坐下。
  
      “传言的事不见得能当真,你别管人家说什么,像他们那种大户人家被人背后嚼舌头也是正常的,有些事情传着传着就变味了,是恶意中伤,你听了就当笑话就是。”张力道。
  
      “无风不起浪,这宣河市里有钱的富豪公子不少,怎么别人的名声就没那么臭。”张欣翻了翻白眼,“反正不管传言是不是真的,我跟他相处过两次,就他那种人,我是受不了。”
  
      “小欣,你还真是……”张力看了看女儿,摇头苦笑着。
  
      “爸,你跟朱家虽说有生意上的合作,但总不能把我拿出去当交易的商品吧。”张欣看了父亲一眼。
  
      “小欣,乱说什么呢,爸只是看那朱长治不错,对你又有意思,所以才撮合你们两个,你要不愿意,我还能强迫你不成。”张力哭笑不得的说道。
  
      “说到朱家,张力,我得提醒你一声,和他们合作归合作,自个也得多留个心眼。”没说话的张萍突然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无商不奸,我也是在商场上混了几十个年头的人了,不至于被人坑了。”张力说着,又道,“我也就是想着小欣要是能和朱长治成一对的话,也是个不错的归宿,所以才会撮合他们。”
  
      “爸,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帮我撮合对象的时候,还是先了解下对方,要不然没给我找到好归宿,最后把我推火坑里了。”张欣抿嘴笑着,那神态,跟此刻坐在一旁的张萍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看了母亲一眼,张欣装着随意的说着,“妈,晚上我碰到钟阳了。”
  
      “钟阳?”张萍神色微微一动,目光落在女儿身上,“我看你晚上特意去参加那个同学聚会,是冲着钟阳去的吧。”
  
      “不…不是,这不是想着有些同学好久没见了嘛,过去聚聚。”张欣吓了一跳,最了解她的果然还是母亲。
  
      “没想到钟阳还回来过年了,他对这家乡的感情倒是很深嘛。”张萍轻笑了一句,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真正所想。
  
      “他父母亲都在宣河,回来过年也是正常嘛。”张欣笑道。
  
      “小欣,你要是还对那钟阳还有啥念想,必须断了,以后不准私下跟他联系。”张萍脸色陡然严厉起来。
  
      “妈,你说啥呢,我只不过是随口提起他而已,你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张欣有些不悦的说着,和祥的婚姻,她到最后是有些埋怨父母的,母亲也说过今后不会再干预她的感情私事,这会突然又来这么一句,也难怪她不舒服。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怕你现在又对他有什么想法。”张萍面色严肃。
  
      “谈不上什么想法,只不过有些不甘心罢了。”张欣神色自嘲,“他要是没什么出息,我还会心安理得,偏偏他现在混得比谁都好,这不是让所有人都嘲笑我张然当初瞎了眼吗,我这心里就是憋了口气,不甘心。”张欣说到最后,神色有些狰狞,与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显得格格不入。
  
      “你没必要这样想,当初是我让你们分的,要说瞎了眼,应该是我才是,你这是自个想多了。”张萍皱着眉头,感觉到女儿的心态不太正常,在钟阳这事上似乎有些执着的病态,张萍也有点担心,同丈夫对视了一眼,见丈夫也在看着她,张萍不由得朝丈夫使了个眼神,示意对方说话。
  
      “小欣,你是不是最近跟祥离婚了,所以心情有些沉闷,要不这样,你出国散散心,我安排个公司的人陪你出去。”张力笑道。
  
      “没,我怎么会沉闷呢,我心情好得不行呢,和祥离婚,我感觉像是解脱了一样,我不否认跟他结婚多年也有点感情,但自从他父亲出事后,他就变得跟个神经病一样,整天疑神疑鬼的,再跟他过下去我也会疯的,离婚了正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张欣笑了起来,“和他离婚以后,这段日子是我过得最轻松愉快的一段日子了。”
  
      张萍看着女儿,眉头微蹙,此时此刻的她竟是看不出女儿是在说真话还是在说反话,让女儿和祥离婚,她是大力赞成的,祥的父亲出了问题,被纪委调查,让她巴不得赶紧跟他家撇清关系,免得受到牵连,影响到她的仕途,她不知道女儿对她的态度是否有所怨恨,毕竟当初极力坚持她嫁到孙家去的是她,现在又要她离婚的也是她,女儿到底对她有没有埋怨,张萍心里并不清楚,之前一直忙于工作,也难得有这种空闲的时候坐下来和女儿好好说下话,张萍看着女儿的样子,心里头也有些发堵。
  
      “那钟阳都是有家庭的人了,人家也过得幸福美满,你就少去惦记他了,他老婆是钱家的人,你也惦记不起。”张萍看了女儿一眼,仍是强调了一句,她不想让女儿再跟钟阳有任何瓜葛,最近有从京城来的人在宣河调查,这件事,整个宣河或许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张萍知道这关系到京城那些权贵的斗争,即便是她背后的靠山周志明,提起这事都讳莫如深,给她的指示就是让她在对方主动要求提供协助的时候适当应付一下,别真的掺和太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