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仕途风云 > 677章老同学聚会

677章老同学聚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这位大师倒是能说会道,不愧是给人解签的。”钟阳很快就从惊奇中平静下来,差点也就脱口而出,直接叫对方老和尚。
  
      “相由心生,信与不信就在施主一念之间。”老和尚很是淡然的笑着。
  
      “大师讲话太高深了,我这种世俗红尘的人还真听不太懂。”钟阳撇了撇嘴,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信鬼神,对封建迷信更是嗤之以鼻,至于那种所谓能给人算命看相的,钟阳更是不信,光看人的一张脸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命如何?这也太玄乎了点,纯粹就是瞎扯,起码他是不信。
  
      “施主既然如此说,那就当老僧刚才啥也没说。”老和尚微微一笑。
  
      “那大师倒是说说看,我这又是将相之相,又是眉目间有黑云的,这怎么个解释。”钟阳饶有兴趣的问着,他倒是想听听这老和尚怎么忽悠。
  
      “所谓将相之相,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很好理解,施主若是从军或者入仕为官,那是将军丞相之才。”老和尚看着钟阳,“至于眉目间有黑云,那是施主可能会遇到人生第一个大坎。”
  
      “第一个大坎?”钟阳怔了一下,旋即好笑的看着对方,“那大师说说我会遇到什么大坎。”
  
      “施主这是把我当神仙了不成,观人面相看人之吉凶,这只是一个预测,我要能知道你会碰到什么事,那我就真的是活神仙了。”老和尚笑着摇头。
  
      钟阳听到老和尚的话,心里却是悄然腹诽了起来,暗道你这老和尚刚刚不就说得跟个神仙似的,这会倒是谦虚起来了,我看是忽悠不下去了。
  
      “施主是高雅之人,也难怪看不起旁门左道。”老和尚微微一笑,见钟阳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似乎也不想多说,朝钟阳伸着手,“施主不是要给您儿子解签吗,拿来我看看。”
  
      闻言,钟阳把手中抽的签递了过去,嘴角抽了一下,要不是为了晚上回去给老妈交差,他这会都直接掉头就走了,在他眼里,这老和尚也就是典型的神棍了,忽悠一下那些迷信之人。
  
      老和尚瞥了一眼手中的签,很快就放了回去,道,“这签是上上签,贵公子将来也是富贵之命。”
  
      “嗯,还有呢?”钟阳盯着老和尚,心里虽然对这种抽签算命一点都不相信,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老和尚看着确实也像那么个样子,有点得道高僧的样子。
  
      “没有了。”老和尚微笑着摇头。
  
      “那多谢大师了。”笑着起钟阳身,礼貌的道谢着。
  
      “施主,我这给人解签不收费用,但你要向寺里敬一份香火钱。”老和尚见钟阳就要走,淡然笑道。
  
      “哦,要多少钱?”钟阳一愣,差点也忘了自己都没给钱来着,主要也是刚刚在排队等候的时候看到前面的人没人交钱来着,他还以为不用钱来着。
  
      “敬一份香火钱,结一份善缘,这个凭施主心意,不强求多少。”老和尚笑道。
  
      钟阳听了,点了点头,也没再说啥,转身招呼着钱英离开,看到大门口边放着的投钱的箱子时,钟阳从钱包里拿出一整张的一百投了进去。
  
      从寺庙了出来,钱英就忍不住笑道,“钟阳,刚才那老师傅说着好像玄乎。”
  
      钱英刚刚就抱着孩子站在旁边,老和尚的话她也都听在耳里,虽然没插嘴,但也是惊奇不已,毕竟那老和尚刚刚说的也有那么一点靠谱,说钟阳五行缺水,这可真的是有点神奇了,钟阳名字中有个阳字,可不就应了对方的话了吗。
  
      “那种能给人解签算命的人,你说他要是不装点忽悠人的墨水敢出来要喝嘛。”钟阳笑道,“你看那老和尚一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忽悠了多少人了,估计都修炼成精,能把死人都忽悠活了。”
  
      “你这人,就算不相信也不要背后这么埋汰人嘛,要是被妈听到了,你又要挨一顿训了。”钱英笑着翻白眼,“话说回来,那老和尚看着还真的是仙风道骨的,虽然我不懂得什么五行缺水之类的,但他不知道你的名字,却能说出你名字中会带有水,这委实有点神奇了,刚刚我都听入迷了。”
  
      “钱英,你看看,连你这种不迷信的人都有点信了,可见这些人忽悠人的本事有多高,也难怪有那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这种算命之说也深信不疑。”钟阳笑着道,反正他是不信对方说的话,虽然能说出他名字中带有水字确实让他称奇,但后面说他是什么将相之相,眉目间隐有黑云,最近会碰到什么大坎,他就觉得有点扯淡了。
  
      钟阳想着,又笑道,“钱英,你给我看看,那老和尚说我眉目间有黑云的,你看看有没有。”
  
      “这我哪会看,我又不是算命的,看不出来。”钱英摇头笑道,“我就看出你满脸红润的,最近又发福了。”
  
      “你这才是大实话,咱这明明是脸色很好,他还能看出个眉目间有黑云,这不是胡扯嘛。”钟阳嗤之以鼻。
  
      “管他是不是胡扯,你呀,也别背后埋汰那老师傅了,在这佛门之地,我们也积点口德。”钱英摇了摇头,笑道。
  
      “我倒不是埋汰他,只是对这算命之术不相信而已。”钟阳道。
  
      “这算命之术是从周易玄学分出来的一个分支,周易玄学博大精深,咱们没有涉猎过,可能也真的不懂吧,即便是不信,也用平常心去看待就是。”钱英道。
  
      夫妻俩边走边聊着,抱着小家伙在山上转悠了起来,钱英抱得有点手酸,换成钟阳在抱,钟阳想起自己小时候就经常在节假日的时候和小伙伴们上山来玩,一晃就是十几二十个年头过去了,昔日的小伙伴们早就为人父母,而他自个也都怀抱着儿子了,这时间之快,让人不知不觉,再回首时恍然如梦,也才真的令人唏嘘感慨。
  
      在山上逛了小半个小时,白云山上的景色确实是不错,钟阳虽是来过多次,但也流连忘返,最后还是小家伙似乎有些不适应山上的严寒,有点哭闹,夫妻俩这才抱着孩子坐车下山。
  
      “夏天的时候,这山上能当成避暑的好去处,冬天可就比市区要冷那么三四度了。”钟阳笑道。
  
      “山上肯定会这样的,海拔高,温度自然就低了。”钱英点了点头,抱着儿子在哄着,看着小家伙那张俨然结合了她和钟阳五官的小脸蛋,钱英脸上满是母爱。
  
      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五点,钟母和也刚从亲戚家回来,看到钟阳回来,就忙追问着刚刚抽的签怎么样,钟阳苦笑着摇头,“妈,也就你这么信这个。”
  
      “臭小子,不准再胡说。”钟母笑骂了一句,道,“快说说是啥签。”
  
      “是上上之签,那老和尚说你这宝贝孙子是富贵之命。”钟阳笑着把刚抽的签递给母亲。
  
      “是吗?哎呀,那老师傅说的话很准的,看来咱们家小成业将来会有大出息哟。”钟母喜滋滋的道。
  
      钟阳看着母亲一副深信的样子,除了苦笑,也不知道再说啥了,走到沙发上去坐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给徐江和居振回了短信过去,这才打了宋明的电话。
  
      “钟阳,回家了吧?”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宋明的声音。
  
      “下午一点多到家了。”钟阳笑着道。
  
      “我就猜你早该到家了,看你没回电话也没回短信,我就想应该是忙着跟家人团聚,不敢再打过去打扰了。”宋明笑了起来,“怎么样,晚上有个老同学聚会,出来聚聚?”
  
      “老同学聚会?谁组织的?”钟阳好奇道。
  
      “能有谁组织的,当然是米仁那骚包了,也就那家伙才那么积极。”宋明笑道。
  
      “我先看一下吧,吃完晚饭,没事的话就去。”钟阳道。
  
      “那行,在咱自家酒店,你有空就过来。”宋明道。
  
      两人说了几句后便挂掉电话,钟阳把手机收起来,难得和母亲坐下来聊天,这会有时间,钟阳也是享受这种在家的休息时光,和母亲两人泡着茶,母子俩有说有笑的喝茶聊天。
  
      “明天我要去你那大舅家走亲戚,你和钱英也一块去。”钟母小口的品着茶,她现在喝的茶叶都是别人送的,虽然不知道具体价格,但别人提过来送给她的显然差不了,就这茶香味,跟他到茶店去品的那些一斤几千块的一点不差,甚至味道还更好。
  
      “怎么突然要去了?不是都不走动吗?”钟阳惊讶道,他从有记忆起,母亲那边的亲戚就很少走动,除了几个姨有来往外,那个大舅,他连面都没见过,更别提知道名字叫啥了,要是在路上碰到,他是绝对认不出来的,印象中也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有那么一个舅舅。
  
      “哎,都那么多年过去了,以前年轻时的那些矛盾也没必要一直耿耿于怀,现在你也都成家立业了,该带你和钱英去走一下,我想想也是,我们这一辈人的是是非非,没必要延续到你们下一辈不是,再怎么样,他们都是你舅舅。”钟母摇了摇头,,她父亲去世早,所以一家子都是其大哥在做主,几个妹妹出嫁,他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操持,钟母在家里排行老三,因为礼金的事和大哥没谈拢,双方大吵了起来,那个年代,谁家要是万元户,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了,绝对的有钱人家,他一个月工资一百来块的教师,哪里能拿出一万块的礼金?
  
      正是长辈的这些是是非非一直延续下来,以至于钟阳都不知道自己那仅有的舅舅叫啥名字,更不知道长啥样,只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亲戚,只是从来不走动罢了,而那些是是非非,钟阳小时候听父亲讲过,那会还义愤填膺的跟着骂那大舅,同情父母亲来着,现在长大了,成熟了,非要让他说谁对谁错,钟阳虽然还是认为那大舅做的不对,但终归还是觉得一家人没有解不开的矛盾,只不过父母亲都没怎么提过他那大舅的事,钟阳有时候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舅舅了。
  
      “当时你大舅一直坚持要那一万块的彩礼也是迫不得已,他儿子出生不久就得了大病,需要钱治疗,正好赶上我和你爸谈婚事,他是没钱才想着打礼金的主意。”钟母为自己的大哥说句话,兄妹就是兄妹,哪怕是二十多年不联系不走动了,依然还是兄妹,骨子里的血脉是割不断的。
  
      钟阳说着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邹芳走过去开门,见到门外的居振和米江时,愣了一下,立马就露出了笑容,“是居局长和米部长,快请进。”
  
      “大姐,冒昧来访,没打扰吧。”居振笑哈哈的说着。
  
      “没,欢迎还来不及呢,这大过年的,就是得有人过来串门才热闹不是。”钟母笑道。
  
      钟阳这时也听到了声音,朝门口看去,居振和米江已经走了进来,看到钱英,也忙点头问好,这才朝沙发走过来,看到钟阳和母亲两人面对面坐着喝茶,米江笑着开口,“钟省长是母子俩在一起品茶不成。”
  
      “没事坐着喝喝茶。”钟阳笑了笑,请着居振和米江坐下,他刚刚给两人回了短信,说着这两天有空再聚,没想到两人一起上门来拜访了。
  
      “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正好来蹭杯茶喝。”杨振也笑道。
  
      两人坐下,跟着钟阳母子俩随意的聊着,他们纯粹就是知道钟阳回来后上门拜访一下,并没特别的事,气氛也轻松愉快,钟阳知道前一阵子张萍让人在查居振,不过看居振的样子,想来也已经度过了难关,否则居振肯定也会向他求助。
  
      “钟省长,这次回来要初几走?”居振喝了口茶,随口问道。
  
      “初三下午走吧。”钟阳笑着摇头,“咱们当干部的就是这样,这逢年过节的,想完整的休个假期都难。”
  
      “这倒是实话,我都忘了有多少年没有像普通人那样过年休假到初七才正式上班了。”米江苦笑道。
  
      “钟省长,米江部长,这是有得就有失。”居振笑着插话。
  
      “居局说得对,咱们享受到了太多普通人没有的特权,所以还真没资格抱怨。”钟阳笑道。
  
      就在钟阳和米江、居振聊天时,宣河市江夏酒店,这是市区的一家普通三星级酒店,酒店里,两名男子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街道热闹的景象,只听其中一人咒骂着,“真他娘的xx,大过年的让咱们留在宣河调查。”
  
      “算了,你再骂不还得乖乖留下来,谁让咱们是小卒子。”另一人咧嘴笑着,“不就一个过年嘛,没啥好稀罕的,等这次案子办完了,只要能升职,那就真的值了。”
  
      “谁知道承诺是真的还是假的,领导的承诺有时就跟放屁一样,也别抱太大希望。”骂的人撇了撇嘴,“我是不指望升职了,就怕咱们这种小卒子卷入这种层次的争斗里,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吧,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的,钱家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再说纪委这一块一直就是钱家的薄弱环节,他们的影响力小得可怜,那位钱老爷子要是还在,可能他发句话谁都不敢说啥,现在他走了,钱家没人有那个分量了,咱们xxx,现在的钱家想把手伸进来,还差了点资格。”另一人笑道。
  
      “哎,这些个层的权贵斗来斗去的,也不知道在斗啥,有啥意思嘛。”
  
      “因为你所处的位置太低了,所以你不懂他们在斗什么。”
  
      “啧,说得好像你懂似的,你不也是个小喽啰。”
  
      “哈哈,那倒是,咱们都是小喽啰。”
  
      两人在房间里笑着,他们这是利用过年的时间,下午偷空休息了一下,睡到刚刚才起来,这一阵子累坏了,过年还没得回去,两人也是苦不堪言,今天大年初一,两人上午还出去调查来着,下午才回来倒头睡觉。
  
      “那个叫宋明的,我看调查得差不多可以先把他控制起来了。”
  
      “这不是咱们可以决定的,先汇报上去,看上面怎么说吧,你以为就咱们这一组在调查嘛,嘿,在西北那边,也有一组人员在调查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