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七十年代纪事 > 第5章 第160章:

第5章 第16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齐淑芳家的堂屋门是开着的,外面的人顺利地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鱼,眼里先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抱歉地道:“哎呀,淑芳,是不是耽误你吃饭了?”
  
      “没事,没事。要武姐,你来有什么事吗?要不要一起吃点?”眼前这个青年女子名叫沈要武,今年二十一岁,未婚。沈家也是贺楼大队的大姓,有二个生产队的九成社员姓沈,其余八个生产队里有两个生产队的绝大部分社员姓詹,其余都是姓贺。
  
      不过,沈要武家却不在有很多沈姓人家的生产队,而在贺建国他们这个以贺姓为主的贺楼九队,并且沈要武的父亲沈二蛋是他们这个生产队的队长。
  
      沈要武原来也不叫沈要武,她叫沈彬彬。
  
      为什么改成沈要武呢?
  
      原因要从这场浩劫的最初说起,首都那边成立了革命师生代表会,副主席姓宋,也叫彬彬,其父是个官儿,这个姓宋的女孩子因为一张给毛姓领导人戴红袖章的照片而闻名全国,听说当时领导人问她的名字,得知是文质彬彬的彬彬,就说要武嘛,于是她更名为要武。
  
      沈彬彬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后,也跟着改了名字,成为沈要武。她和原身一样,也是初中文化程度,说起来还是齐淑芳的同学,现任贺楼小学的语文老师。
  
      齐淑芳嫁过来后,和沈要武还算交好,经常来往。
  
      回忆完,齐淑芳觉得这个经常来往很有水分,她穿越过来至今有十几天了,又是刚过完年的正月上旬,家家户户都在家,可从来没见过沈要武。
  
      而沈要武听了齐淑芳的话,看一眼鱼,咽一口唾沫,终究没有顺水推舟,“不了,你快趁热吃吧,我在大队那边吃过了,野猪骨头下水一块炖白菜,味道可真香呀,都是沾了你的光。我来的时候,大队长和支书已经骑着自行车把野猪肉送去供销社了。”
  
      “你在,我怎么当面吃?多不礼貌。”齐淑芳心里嘀咕一句,虽然本地社员家家户户都不在意邻居串门而自顾自地吃饭,她却做不到,脸上带笑地道:“不忙。你来有什么事找我?”
  
      沈要武想起来意,脸上一红,低声道:“我想问你借件衣裳。”
  
      借衣裳?齐淑芳心里一个激灵,莫不是来借呢绒大衣?她可舍不得,心里这么想着,嘴里问道:“不知道要武姐想借什么衣裳?除了建国才给我寄来的衣裳,其他都可以。”
  
      沈要武笑道:“你那件呢绒大衣是新新的,我哪敢借啊?我还怕给你穿坏了呢,穿坏了我可赔不起。我爸有一件驼绒大衣,爱惜得跟宝贝一样,连摸都不让我摸一下。你不是有一件军绿色的褂子吗?我想问你借那件褂子,明天出门见人好穿。”
  
      不是来借呢绒大衣就好,齐淑芳先放下了心。
  
      看沈要武脸色红红的,齐淑芳一下子想起今天处理野猪时街坊邻居一干妇女的闲话,说明天带沈要武去见面,也就是说,她来借衣服,是为了明天相亲穿。沈要武兄弟姊妹多,成分好家底就薄,生活条件比贺家差远了,连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没有,难怪要来问自己借了。
  
      这时候的社员普遍精瘦,几乎见不到发福的人,沈要武和齐淑芳的身材相仿,就是比齐淑芳矮两三指,齐淑芳的衣服她确实能穿。
  
      齐淑芳一边开衣柜拿出那件军绿色罩衫递给她,一边道:“现在天气渐渐热了,你明天就穿着棉袄罩着褂子?那不热吗?”仔细一看沈要武,和绝大多数的社员一样,仍旧穿着冬天的棉袄,罩着打补丁的黑色衣裤,显得十分臃肿,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热似的。
  
      沈要武接过衣服,爱惜地抚摸片刻,笑道:“广大贫苦群众哪个不是只有单棉两套衣服啊?棉袄要穿到天气热得不能再热了才脱下来,不然光穿单褂子非得冻死不可。这天气,才正月里,也不算热,哪像你跟我爸似的,才暖和就换呢大衣。”
  
      齐淑芳恍然大悟。
  
      她想起来了,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有单棉两套衣服的都算殷实人家了,其实很多人连棉衣都没有,所谓单棉两套其实也就是一套,里面棉袄棉裤,外面褂子和裤子,补丁摞补丁,深秋冬天初春穿棉袄棉裤,外面罩着褂子和裤子,天气热了就脱掉棉袄棉裤只穿裤子和褂子。
  
      像初春深秋这样的天气棉袄棉裤是不能脱的,就像沈要武说的,穿单衣服会冻死,谁都承受不住,所以就算春天很暖和了,也得天气热到不能再热,实在不能穿棉袄棉裤了才脱下来。即使到那时候了,单穿裤子和褂子仍然会很冷,但已经没办法了。
  
      齐淑芳有那么三套衣服,春秋和冬夏各有一套,不,冬天有两件棉袄,现在又有一件初春深秋穿的呢大衣,实实在在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