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都市仙王 > 第四十一章 漫长的一~夜

第四十一章 漫长的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时间一眨眼,就溜到了晚上八点,它不和任何人打交道,直来直去,即使有钱人想用钱砸它,也留不住它的影子,是人都知道它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马路旁的照明灯亮了;各种建筑物上的彩灯闪着,夜空中的星星明了,眨着它们雪亮的眼睛,显得cs城格外的安详与和平。
  李基认真地开着车,载着他妈妈和白潇在去湘雅医院的路上,不安定的情绪老让不自在。一路上的夜景虽美,但他们三个却没一人去关风景的。他们眼前有的只是一条通往湘雅医院的路。车厢里安静得很,没有人想开口说话的。
  等李旭把车子停靠在湘雅医院门前时,在驾驶台的李基透过玻璃,看见前面熟悉的背影,就认出他爸来了。他下了车,在靠近他爸的同时,他叫了一声“爸爸”。
  李隆天反转面,没有说什么,等他们三个靠近以后,他主动挽起李妈的手说:“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把旭儿的病情告诉你”她还没让李隆天把话别说完又泪来了。
  随后,他们一起进了医院,到了303病房。这时候,蔡萍已经带着宛诺霞离开了病房。李基一进病房,手机就响了。他赶快退出去接电话,免得打扰李旭休息。这电话是蔡萍打来的,她问李基到病房没有,还问他什么时候去她家接她。李基说他和家人刚到病房,等看完他弟~弟后,就去接她。蔡萍“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李基再一次走进李旭的病房,看见他爸爸已经坐在chuang沿上了,认真地端详着他的小儿子。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李旭。以前李隆天不认可李旭,说李旭没事就给他出乱子。因为他老觉得李旭的脾气古里古怪,我行我素,没有一个人知道李旭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他以前有时怀疑李旭在外面鬼混。直到有一天,有个全国知名的编辑找到了他家,他才知道李旭在外面几年,变成了一个作家了;这时候,他好象明白了一切。这些年来,李隆天一直在农村经营着他的农场,根本就没抽什么时间去和李旭坐谈。从那天起,他倒觉得对不起李旭这孩子似的。当他听到李旭再次进~入医院的时候,他真的害怕了,害怕失去他这个低沉而又懂事的小儿子。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李旭在李家最艰苦的时刻,李旭休学陪他在农村度过的岁月。
  在场的三个人,看到李隆天静静的看着沉睡的李旭,没有一个人敢作声的,直到他问李基:“李基,现在你弟~弟的病情怎么样了?”
  “老爸,旭儿生命已经脱离危险了,您就放心吧。”李基用缓和的语气回道,从来不敢在他爸爸面前高声喧哗。李基一向是李家的乖乖崽,也一向是他们李家的骄傲;可李旭天生顽烈,小时候,就是邻居孩子们攻击的对象,就连他的亲戚朋友都不希望他去拜年。
  “脱离危险就好,脱离危险就好呀。”李隆天伸出手想去mo一mo李旭的头,可他一想到自己的手还没洗,又把快伸到李旭头上的手缩了回来,“潇潇,去帮伯父打点水过来,好吗?”
  “好的,我马上就去。”白潇对李隆天的话,还是听而从之的,她一直把他当作自己未来的公公。等白潇走出病房的时候,李基对他爸说:“老爸,潇潇已经是旭儿的女朋友了,她请求我,今夜要让她来照顾旭儿,您看怎么样呀?”李基好象在征求他老爸的意见。
  “我没有什么意见的,今天我看潇潇担心旭儿一天了,连一粒饭都没有进,她这样的爱着旭儿,算是我们李家积了点福吧。”李妈直言道,在李家,她才是唯一不怕李隆天的女英雄。
  “我也没有意见,噢!李基,你去买几罐八宝粥来,先得劝潇潇吃点东西呀,不然她要是饿成胃病了,我怎么向她爸爸交代呀。”李隆天还真有一份责任感,谁叫他和白世杰是世交,现在他儿子和世交的女儿交往盛好,倒是李家和白家喜结良缘。
  “好的,我就去。”李基一说完,走到门口,碰见白潇端着半脸盆水进来了。
  “我没有意见,噢!李基,你去买几罐八宝粥来,先得劝潇潇吃点东西呀,不然她要是饿成了胃病,我怎么向她的爸爸交代呀。”李隆天还真有一份责任感呀,谁叫他和白世杰是世交。
  “好的,我就去。”李基一说完,走到门口,刚好碰上白潇端着半脸盆水进来,他给她竖起了大母指,给了她肯定的回答了。
  白潇笑了一个,走了进去,把脸盆放在李隆天的身旁:“伯父,水帮您打来了。”
  “以后得改口叫我公公了或者叫爸爸也行,我都听说你和旭儿的关系了,我把旭儿现在就交给你了,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帮你出气。”李隆天一边说,一边洗着手,还真把白潇当着未来李家的儿媳妇看待了。
  白潇听到李爸的话,不知道是他给她见面礼还是把照顾李旭的责任交给她了,总之,两者她都愿意接受。女孩一听到大人们说这样的话,都觉得不好意思的。她站立在他身旁,不知所措地抓了一下自己的头。这样一个小动作还真能把她的注意力分散点。但看到大人们看着她,“伯父,我想我现在还是叫您伯父好一些,等我和李旭结了婚,叫您爸爸那叫天经地义了。现在我叫您爸爸被别人听到了,会给别人笑话。我也不想人家说我是没有家教的人,希望伯父您理解我的矛盾心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