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40章 S5

第140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40,
  
      桑菡推高梯子,关闭顶门,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一拉,拽断开门的吊环扔到储物柜底下。
  
      这栋房子一共三层,下面两层是唐家母子生活起居的地方,三层除了设备间,只有这间宽大的琴房,桑菡曾经跟唐熠上来过几次,知道天花板上有个通往阁楼储藏室的顶门。
  
      他本来想和唐熠一起躲进去的,但最后关头还是放弃了——那帮人已经看到了他,而且他中枪以后一路滴着血跑过来,痕迹太明显了,如果在这间屋子里莫名其妙消失,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阁楼虽然隐蔽,但不像楼下密室那样伪装完美,他们稍微一搜就能发现天花板上的顶门。
  
      所以,为了唐熠的安全,为了拖延时间等专案组的刑警到来,桑菡决定留在外面吸引歹徒的视线,顺便想办法通知宗铭。
  
      门外响起噪杂的脚步声,显然歹徒已经撬开了设备间的门,很快就要冲击琴房的门了。桑菡振作了一下,打开窗户爬到了屋外。
  
      外面太阳很大,但空气很冷,桑菡打了个冷战,往下看去,只见庭院里空无一人,远处的道路上完全没有警车的影子。
  
      最近的邻居家在百米开外,看不出有没有人,但即使有人桑菡也不敢贸然呼救,一则不知道歹徒是不是事先已经在那里设下埋伏,二则万一惊动普通百姓,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现的当务之急是通知宗铭……桑菡踩着二楼突出的屋檐小心翼翼往西面挪了几米,找到处理积水的铁梯子爬上了屋顶,掏出手机左右挪动着找信号。房子里的网络被屏蔽了,但这栋楼很高,楼顶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果然,当他爬到屋顶东北角的时候,移动网络标记亮了一格!
  
      太好了!桑菡立刻打开umbra给宗铭发了一条代码,还想再告诉自己老爸一声,忽然听到身后的瓦片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喀拉”。
  
      桑菡一惊,耳畔听到“噗”一声闷响,右肩顿时剧痛钻心,无法抑制地扑倒在地往屋檐滚去!
  
      “啊!”桑菡大叫一声,双手挥舞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能抓住。就在他即将坠楼的瞬间,一只穿着野战靴的脚挡在了他的身前,接着,脚的主人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桑菡瞬间窒息,恍惚看到一张蒙着灰布的男性的面孔,棕色的眉毛,灰蓝色的眼睛,竟然不是中国人。
  
      弥留之间脑海中闪电般划过一个词——雇佣兵!
  
      他们的衣着、武器、行为模式……完全不像是普通蟊贼,更像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但雇佣兵又怎么可能深入中国腹地,潜入西堰市富豪区来对付两个手无寸铁的普通平民?
  
      唐辉对他们来说这么重要?
  
      桑菡被蓝眼人拖回窗口扔了进去,狠狠摔倒在地,随即被另一个人抓着头发用力扯了起来。
  
      “不,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一个粗矮的男人失望的说,用的是英语,随即换成生硬的中文问道:“小子,你是谁?”
  
      桑菡连中两抢血流如注,痛得几乎要疯了!虽然作为桑国庭的儿子他一直以极高的标准要求自己,但这种痛彻心扉的生理疼痛完全不以他钢铁般的意志为转移,眼泪不受控制地溢出来,令他浑身发抖气若游丝:“我、我是唐、唐晟的下层员工,我来替主管拿一份文件。”
  
      “这里的主人呢?”那人见他身体瘦弱、表情瑟缩,暂时相信了他的话,“唐熠和何英呢?”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啊!”
  
      那人忽然用枪|管狠狠戳了戳他肩头的伤处,警告道:“别撒谎,主人不在你怎么进来的?谁会把家里的钥匙给一个下层员工?”
  
      桑菡几乎昏厥过去,但立刻就又被痛醒了,一边颤抖一边语无伦次地道:“我、我不知道……我来拿文件……”
  
      “情报不会有错,唐家母子肯定就在这栋房子里。”蓝眼人用英语对矮个男说,“应该是藏起来了,得马上找出来,时间紧迫,警方很快会发现我们阻截了他们的人。”
  
      矮个男点头,将桑菡拖到屋子中间,在他腹部狠狠踹了两脚:“说!人呢?藏在哪里?”
  
      桑菡蜷成一团大叫出声,随即意识到这是琴房,唐熠就藏在他头顶的阁楼里。
  
      他会听见,会看见,会受不了……桑菡咬着牙将痛呼咽下去,一头将矮个男撞了个趔趄,趁他不备连滚带爬往门口跑去。然而堪堪跑到门边,一个彪悍的光头便走了进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再次摔在地上。
  
      “别、别打了!”桑菡蜷缩在门边,将自己藏在柜子和墙壁的夹角里,估摸着唐熠看不见了,才像个普通文员一样苦苦求饶,“求求你们别打了……”
  
      “说吧。”矮个男以为他要招了,得意地笑了一下,“说了我就放过你。”
  
      桑菡喘息半天,感觉自己有力气接受下一轮殴打了,方才诚恳地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底层员工,上司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真的没看见别人,你说的人应该不在家,我只是来拿文件的。”
  
      “妈的!”矮个男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勃然大怒,随手抄了个东西往他身上狠抽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