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33章 S5

第133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33
  
      2027年3月,震惊广廷市的郑氏绑架杀人案宣告侦破。主谋帕第在泰国家中遇刺身亡,五名雇佣绑架者全部被他在生前灭口,唯一幸存的只有他的同伙陈桦。
  
      当然,还有一名在逃的嫌疑人妲拉至今下落未明。
  
      鉴于本案涉及两个国家,九名死者,社会影响极大,因此专案组在案子告破之后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专案组组长通报了案情,之后一名记着问道:“请问专案组是如何确定帕第和通查的血缘关系的?”
  
      “帕第死在泰国家中之后,泰国警方根据陈桦的证词提取了他的和三年前通查留存的进行了比对确定他们是父子关系。”
  
      记者又问:“如果帕第仅仅是为父报仇绑架郑城之后为什么先后两次提出共计十五亿的赎金?这个金额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专案组组长道:“这与三年前通查集团和郑氏企业的一宗商业合并案有关,根据商业调查部提供的信息当时通查向该合并案投资共计十五亿现金,他死后因为没有及时确定继承者,故这笔投资一直由郑氏集团保存和运作。”
  
      “这是不是意味着,帕第认为郑氏集团在他父亲死后私吞了这十五亿投资,所以才策划了这起绑架复仇案?”记者问道,“另外,通查生前为什么不指定自己的儿子作为商业合并案的股东?除了这十五亿投资之外,他的其他遗产又是由谁继承的呢?”
  
      专案组组长和旁边一位负责商业调查的警官低声商讨了几句,回答道:“你的前两个问题我们暂时无可奉告,至于最后一个问题,通查临死前曾经立下遗嘱,但因为目前遗嘱尚在保密阶段,律师拒绝向我们提供任何内容,所以我们暂时对相关细节并不知悉。”
  
      “请问是哪位律师?隶属哪家律所?”记者追问道,“涉及这么大的刑事案件,他们继续替凶手保密相关文件,这附和我国法律吗?”
  
      “虽然这份遗嘱可能涉及本案主犯,但它的订立者并非帕第,而是通查,所以律师坚持保密是合法的。”专案组组长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大感冒,将视线扫向其他记者,问道:“还有其他与案情相关的问题吗?”
  
      一名中年男记者举手:“请问,受害人郑天佑名下的关耳影业是否会宣布关闭?去年已经拍摄了一半的金属姬还会继续拍下去吗?涉案的泰国女明星妲拉到底是受害人还是帕第的同伙?”
  
      “关耳影业是郑氏集团下属子公司,其经营由郑氏集团决定,正在拍摄中的影视剧也是一样。至于妲拉,从证人陈桦的供词来看,她对郑氏父子绑架案事先并不知情,但在绑架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从属作用,具体情况要等找到她本人询问以后才能确定。在此我们也希望她能相信中国警方,相信我国法律,尽早和专案组联系。”
  
      记者问答还在继续,发布会后台,李维斯通过监视器同步观看着现场视频,小声地问宗铭:“这样把遗嘱的事情抖出来合适吗?会不会反而打草惊蛇,引起宫以晴的警惕?”
  
      “警惕是一定的,但到了这种时候,她已经没有退路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笔钱落到其他人手上。”宗铭说,“超级脑是一种无法用理智控制的绝症,随着病情的发展,当事人的执念会越来越深,胆子会越来越大,三观会越来越歪……宫以晴显然也遵守着这个规律,从片场火灾到偷渡泰国,再到狙杀帕第和郑天生,她的犯罪行为一直在升级。事到如今,她已经离疯狂不远了,恐怕不会再顾及警方。”
  
      顿了片刻,他沉沉道:“超级脑发展到最后,每一个人都会想用自己的力量代替法律,代替正义,甚至代替……”
  
      李维斯等了半天没等到他后半句话,忍不住问道:“代替什么?”
  
      宗铭微微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代替政权。”
  
      “哦?”李维斯愕然,在他看来超级脑案迄今为止不过是一连串近乎无序的民间刑事案件而已,为什么宗铭会上升到政权的高度?
  
      因为桑国庭说超级脑的幕后制造者是亚瑟资本吗?然而亚瑟资本不是已经脱离美政领域很久了么?
  
      说话间发布会结束了,专案组组长从前台退下来。宗铭过去和他聊了几句,回来对李维斯说:“一切顺利,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工作了,跟桑菡联系一下,问问他那边的情况吧。”
  
      两人找了个闲置的休息室接通了,桑菡一秒钟上线,说:“发布会我看了,已经在和舆情组的人开始实施后续计划,预计三天内会把所有的消息放出去。”
  
      “宫以晴那边查到什么没有?”宗铭问,“狗仔小胡有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有啊。”桑菡叹道,“狗仔太厉害了,盯准了一个明星,简直能把她祖宗八代吃喝拉撒都给扒出来!我昨天收到他发过来的资料,看得头都大了,这会儿正在编自动检索软件呢。”
  
      李维斯完全理解他的痛苦,安慰道:“你辛苦了。”
  
      桑菡耸耸肩。宗铭又问:“唐家有什么动静?”
  
      “唐辉好像有一点问题。”说起这个桑菡的脸色有点沉重,但还是非常专业地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唐辉原定这个月底有两次重要的商务会谈,分别在美国和荷兰,但他昨天忽然通知秘书取消了。”
  
      “哦?为什么?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唐熠说是因为他妈妈身体不好。”桑菡说,“唐伯母确实身体不好,不过照我看完全是唐辉刻意气出来的就在你们从泰国回来的第二天,唐伯母给他安排了一次相亲,平时他都是敷衍了事地去一趟安慰一下老人家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发了火,和唐伯母大吵了一架。”
  
      “哦?”李维斯诧异,完全想象不出唐辉大发雷霆的样子,“就这么把他妈妈气病了?”
  
      “差不多吧。”桑菡无奈地说,“唐熠当时不在家,所以也说不上什么细节,只说回家的时候发现妈妈犯了心绞痛被送医院了,唐辉在病房里守着,后悔得不得了。”
  
      “现在什么情况?”宗铭问道。
  
      “唐辉推掉了最近所有的外地商务活动,说是要待在西堰市照顾母亲。”桑菡说,“我打算下午下班和唐熠去一趟医院看看情况。”
  
      “记得给老人家买束花啊什么的。”李维斯站在私人的角度嘱咐他,“让唐熠别太担心。”
  
      桑菡点头,宗铭又问:“你为什么认为他是在刻意气他母亲?”
  
      “他非常孝顺,对家人的呵护简直到了偏执的地步。”桑菡说,“为了相亲这种小事和唐伯母吵架,还把人气得进了医院,多多少少有些反常。”
  
      宗铭道:“嗯,你继续观察吧。不过舆情工作一定要做好,我可是在你爹面前立了军令状的,你别坑我啊。”
  
      “这话该我嘱咐你吧?”桑菡翻了个唐熠同款白眼,下线了。
  
      李维斯问宗铭:“唐辉应该是刻意留在西堰市跟进案情的吧?我发现从去年元旦过后他去外地出差的频率大大降低了,海外几乎一次都没有。”
  
      “如果他是清扫者,这种时候一定会留下来处理掉可能暴露出来的超级脑。如果郑氏绑架杀人案是他一手促成的,这种时候他一定会留下来验收自己的成果,所以……”说到这里宗铭打住了,拍拍他的肩膀,“走吧,开工了,大幕才刚刚拉开,戏还有得唱呢。”
  
      发布会结束当天,很多法制相关的媒体都披露了案情,之后,一些自媒体和“知情者”开始就郑氏案发表各种小道消息,比如通查何许人也,为什么不公开承认自己的儿子他和郑城有什么过往,为什么要拿出十五亿来投资郑氏企业等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