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28章 S5

第128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28,
  
      提前接到宗铭的通知,于天河已经在停车场等他们了。
  
      一行人驱车赶往刑事侦查局,后座上,宗铭将在片场收集的证物交给于天河:“我想确认一下这个人的dna是不是和林追的有亲缘关系。”
  
      “女的?”于天河隔着证物袋看了看,问,“林追的女儿还是姐妹?”
  
      “女儿。”宗铭说,“还记得李维斯那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吗?宫以晴,我们怀疑她是这件案子的幕后策划者。”
  
      “她策划了郑城绑架案?”于天河诧异地道。
  
      “不,是林追,或者说通查的儿子帕第,和他的马仔陈桦策划的绑架案。但案件发生以后,宫以晴利用他们和郑家的仇怨制造了花炮厂灭口案、西堰河连环杀人案,以及泰国那起恶性火并事件。”宗铭将整件事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我怀疑她是另一个超级脑,否则她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于天河仍旧震惊不已:“那她的目的是什么?假设她是通查的女儿,那帕第就是她的亲哥哥,如果她要替父报仇,也不该杀了帕第!”
  
      “她的动机暂时我们还不清楚,但我有一个大致的推测。”宗铭说,“通查死前可能留下了大宗遗产,他的遗嘱将在今年4月12日公布。假设宫以晴是通查的女儿,那帕第死后她就是通查唯一的合法继承人了。”
  
      “4月12日?那不是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于天河问,“你们向律师事务所提出审核他的遗嘱了吗?”
  
      “还没有,得等证实宫以晴是通查的女儿之后才有初步证据,向局里提出申请。”宗铭皱眉说,“这个流程很麻烦,律师事务所很难打交道,我怀疑整个程序走下来也差不多快4月12日了。”
  
      于天河默,不得不承认宗铭说的是事实,随即又道:“宫以晴为什么下这种狠手?难道她已经知道遗嘱和她无关,或者留给她的份额很少?”
  
      “谁知道,不过谁又会嫌钱多了烫手?”宗铭耸肩,“对了,阿菡说郑天生的死讯已经传回国内了,就是不知道帕第的尸体能不能运回来,我想让你解剖一下他的颅脑,确定一下他是不是被超级脑控制了,以及控制了大约有多久。”
  
      “我让局里协调一下,如果尸体不能运回来,我可以过去泰国做解剖。”
  
      坐在驾驶座上的焦磊听了半天,终于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了,瞠目道:“你们说什么?郑家那起惨案是宫以晴干的?那个网红,师大校花宫以晴?”
  
      没人理他,他自己先感叹起来了:“哎呀妈呀,她是杀人犯?她杀了一、二……四……六,六个人?”
  
      李维斯忍不住跟他说:“是八个,在泰国的时候她还操纵帕第,让他和郑天生同归于尽了。”虽然焦磊名义上是石湖农场的管家,但实际上从张斌案开始大家就默认他是umbra的一份子了。
  
      “八八八个?”焦磊都吓结巴了,“她哪儿来这么大狠心啊,一下子杀了八个人!!!”
  
      李维斯同情拍肩:“人不可貌相……话说你也是老攻粉吗?”
  
      “呃——”焦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后座的于天河及时戳刀:“是啊,他是宫以晴的粉丝,手机壳上印着宫以晴的头像,包上还挂着晴天娃娃。”
  
      “嗨呀,于大夫你误会了,那个娃娃是李维斯给我的,手机壳是微博转发抽奖抽到的!”
  
      “哦对,他还关注了宫以晴和粉丝会的微博。”于天河被他提醒了,面无表情地补充道。
  
      焦磊在他看不见的角度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我那都是为了关注斯斯的网剧《金属姬》嘛。话说宫以晴的背景真这么可怕啊?通查的女儿?之前有很多八卦说她有个特别厉害的幕后金主,有人说是她妈的……她母亲的……她的母亲的情夫。有人说是唐晟的老板唐辉,还有人说是唐辉的老爸!哈哈哈哈你说唐致贤不都死了三年了么?”
  
      “是啊。”于天河皱眉问宗铭,“她好像是唐辉介绍进剧组的?这件事唐辉会不会有份?”
  
      “表面上看没有。”宗铭说,“阿菡一直在监视他,除了郑天佑死前那几天他应邀去温泉别墅帮忙,之后一直没有参与和过问过任何和这件案子有关的事情,我们在泰国这几天他也一直待在西堰市相亲。不过从陈桦的证词来看,三年前通查、郑城和唐致贤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否则不会三个合伙人一下子死了两个。”
  
      李维斯翻了翻手机里的资料,说:“虽然我们目前不知道这三方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可以大致捋一下时间线——唐晟在2023年初发起了一个融资项目,和郑氏集团开始商业合作。6月中旬,通查和对手发生火并,被泰国警方多次传唤,7月他和郑城见过几次面,大概是向昔日的老伙伴求救。紧接着,8月底郑氏忽然宣布放弃和唐晟的合作计划,不久唐致贤突发脑溢血身亡。”
  
      他在后视镜里询问地看着宗铭:“通查求助郑城,和郑、唐两家拆伙,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宗铭说:“不知道,但从陈桦的供词来看,通查当时带给郑城一大笔钱。假设当时郑、唐两家这个项目盈利可观,郑城有了这笔钱之后很可能把唐晟踢出局,自己单干。”
  
      “那唐家和通查之间的仇就大了,里面有唐致贤一条命呢。”李维斯说,“唐辉在唐致贤死后两天回国,一个月后唐晟重振旗鼓,再一个月后,也就是2023年冬天,林追车祸案发,通查死在了中泰边界上。”
  
      他放下手机,看向宗铭:“郑城明明拿了通查的钱,为什么最后通查还是死了?之后的这两个月里又发生了什么?会不会和唐辉有关?他没理由不替父报仇啊,能一手撑起唐晟,他绝对不是个手软的人。”
  
      宗铭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说:“那是当然。”
  
      焦磊听了半天,又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兴奋地道:“哎呀妈呀,宫以晴是唐辉介绍进剧组的,要是他提前知道这小娘们儿要搞大新闻,那肯定要乐颠馅儿了呀!自己一根指头不动就能让杀父仇人全军覆没哎!”
  
      啧啧叹道:“桑菡也太不走运了吧?摊上这么个大舅子,以后还不知道要掉多少坑!”
  
      三人齐齐看着驾驶员,都有点不明白他是怎么从一件涉及三大财团、八条人命的重大刑事案件中得出“桑菡大舅子很可怕”这个结论的。
  
      说话间车子已经驶入了刑事侦查局,焦磊还是第一次来这么高端的地方,好奇地左顾右盼:“哎呀妈呀,这就是刑事侦查局啊?我以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警察叔叔,最好能是刑事侦查局的警察叔叔!”从后视镜里诚恳地看着宗铭,“领导你就收了我呗,编外的也行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