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26章 S5

第126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26,
  
      陈桦是下午三点多醒来的。
  
      因为失血过多,他极度衰弱,但宗铭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劈头盖脸将帕第的死讯甩给了他:“帕第死了,三枪毙命,郑天生轰掉了他的半个脑袋。”指了指自己的左眼,“有一枪从这里打进去,啧,脑浆喷了一地。”
  
      李维斯并没有看见凶杀现场,听他这样冷酷无情地描述一番,禁不住也有些作呕。
  
      陈桦脸色煞白,嘴唇发青,像是要马上背过气去,胸口剧烈起伏着,崩裂的伤口将绷带晕出老大一片血渍来。
  
      “别激动,还有好消息。”宗铭给他打了一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剂,陈桦回光返照般放松下来,像搁浅的鱼一样张着嘴喘气。宗铭接着道:“郑天生也死了,帕第亲手扼死的。两人先后断的气,差不过半分钟。”
  
      在药物的作用下陈桦的脸色有一种诡异的放松,但眼神却隐隐透出一丝绝望来。宗铭摊摊手,面带微笑地道:“开心吗?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不必再纠结于如何报仇,也不用在费心牵挂帕第,尽可以和文敬分了那十五亿远走高飞。”
  
      “啪、啪!”宗铭鼓了鼓掌,说,“人生赢家!”
  
      陈桦青白的面孔慢慢涨得通红,忽然“噗”地吐了一口血出来,大约是血水呛到了气管,咳得整张床都震了起来。
  
      宗铭侧过他的头让他把呛进去的血水吐出来,良久陈桦才恢复了正常,躺在枕上奄奄一息地道:“宗、宗先生,你、你到底是谁?”
  
      宗铭多次在片场出现,都是顶着李维斯老公以及投资人爸爸的名头,此刻才掏出自己的证件往陈桦面前一送。陈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乎浮上了一丝青灰的死气,然而他终究还是挺了过来,喘息片刻,道:“原、原来你们、你们早就盯上了……”
  
      宗铭收起证件,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我们确实盯上了剧组,不过目标并不是你们。”
  
      陈桦微露一丝诧异。宗铭道:“我们在寻找一个可以控制和刺激他人大脑的嫌犯……哦,让我解释一下,所谓控制和刺激,就是利用他人的爱恨情仇,强化这种执念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但这不重要了,虽然我们至今没有找到这名嫌犯,但歪打正着发现了你和帕第的复仇计划,也算是不虚此行。”
  
      陈桦面现疑惑之色,沉默着仿佛陷入了沉思,宗铭留意着他的表情,道:“事到如今你也不必再狡辩了,我们能找到你和帕第的藏身地,把你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该有的证据也都有了。之所以还留着你,是因为这件案子死了太多人,怎么也得留一个活着的当证人。”
  
      他拉了一把椅子在陈桦床头坐下,淡淡道:“林追就是通查,通查就是林追。他死后你和帕第策划了这场长达三年的复仇计划,可谓殚精竭虑,算无遗失……其实你们已经算是成功了,唯一的失误是低估了妲拉的生存意志,最终被她反水郑天生,搞得尸横遍野两败俱伤。”
  
      陈桦面如死灰。宗铭微微顿了一下,说:“我监视了你们三天,在你们的垃圾袋里拿到了帕第的dna,和林追车祸案留下的血迹进行了比对,结果……我想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陈桦又咳嗽了几声,慢慢平静下来,也许是挂在右手上的消炎药起了作用,看上去竟然精神了一点。他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哑声道:“宗……处长,你说的那个控制和刺激他人大脑的嫌犯,能和我说说详情吗?”
  
      “哦?”宗铭诧异挑眉,“为什么?”
  
      陈桦沉默片刻,道:“我可以用真相来交换,你们不是想要一个证人吗?”
  
      宗铭好整以暇地翘起二郎腿,说:“我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不做交易。”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又道,“但有的时候,向证人解释案情也是我们的义务。”
  
      陈桦面色一松,道:“好吧。”
  
      李维斯倒了杯水来,陈桦喝了半杯,开始讲述这宗绵延了三年……不,或者说是数十年的沉重的故事。
  
      上世纪九十年代,郑城不过是一个投机倒把的无业游民,机缘巧合因为一些不可言说的生意认识了在泰国刚刚崛起的通查。两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一拍即合,联手做起了走私生意,靠着胆大心狠迅速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各自领域的霸主。
  
      十几年之后,郑城敏锐地察觉了一些风向,决定对自己的生意进行大规模清洗,因为看中当时极为火爆的房地产业,搭上了头脑灵活的唐晟集团一把手唐致贤。两人迅速进入蜜月期,通过一系列商业计划重组了整个郑氏集团,郑城也慢慢洗白成为成功的企业家。
  
      与此同时,通查在泰国还延续着传统生意,因为另一个年轻集团的崛起而遭到一系列打击,势力迅速收缩,举步维艰。为了拓展新的市场,他利用“林追”的化名在中国做起了正当生意,但因为缺乏商业头脑而连年亏损。
  
      三年前,通查和竞争对手的矛盾进入白热化阶段,泰国上层认为他尾大不掉,决定对他进行清缴。通查直觉不好,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向曾经的好兄弟郑城求救。当时他开出的价码极为优厚,几乎是等于把半壁江山拱手相让,郑城动了心,答应无论如何保下他,并因此收缩了和唐晟的业务。
  
      然而就在通查松了口气的时候,郑城忽然反水,联合他的对手对他进行了地毯式的清缴。最终通查死在逃亡路上,经营半生的势力土崩瓦解。
  
      “通查拿出一半的身家来求郑城,难道就没想过这种鸡飞蛋打的后果吗?”宗铭问陈桦,“他凭什么相信郑城会帮他?”
  
      “他知道郑城的弱点。”陈桦低声说,“郑城这辈子什么都有了,唯一的遗憾是十几岁的时候没能带着他的初恋情人一起走,等回去的时候人已经没了。这么多年他找了那么多女人,除了太太,其他的都是那姑娘的化身。通查大哥原本已经想好了对策,把林追名下那栋带暗道的房子设法卖给郑城,就是想利用那姑娘的一个远房堂妹把他骗过来、控制住。没想到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郑城就忽然变了脸……然后他就出事了。”
  
      李维斯在旁边开着录音笔做笔录,闻言不禁看了一眼宗铭,一切居然都和他猜得差不多,这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哦,这么说你和帕第利用妲拉的这个复仇计划,是通查原本那个计划的升级版?”宗铭问。
  
      “是。”陈桦说了半天,又咳嗽起来,宗铭给他喂了半杯水,他喘了口气接着道:“通查大哥生前非常谨慎,一直没有公开过帕第少爷的身份,他死后我和帕第商量再三,决定继续寻找合适的人选,把这个计划执行下去……后来我们找到了妲拉。”
  
      他看向宗铭:“宗处长,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请你告诉我,你们所怀疑的那个可以控制人脑的嫌犯,是不是就是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