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21章 S5

第121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21,
  
      还想什么?
  
      李维斯不明白,案情已经非常明朗了,一切都是帕第的筹谋,陈桦、妲拉、郑天佑……全部是他复仇之路上的垫脚石。现在只要找到妲拉,弄清楚他和通查之间的关系就能完善整条逻辑链。剩下的,就是拘捕、审讯、搜集证据等等。
  
      估计就是引渡方面要麻烦一点,但事涉十五亿,七条人命,这种大案无论哪一方都不会让它就这么悬着的。
  
      宗铭到底还在考虑什么?
  
      晚上九点半,宗铭一边给李维斯揉腰一边说:“一个策划了三年的复仇计划,凶手必定是想了又想,算了又算。帕第虽然性格冲动,但陈桦是个非常缜密沉稳的人,调|教妲拉、引诱郑天佑、拉拢文敬……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他们还是暴露了?”
  
      李维斯从枕头里抬起脸来,说:“最大的bug应该是西堰河边那次灭口事件吧,帕第就是在那一次暴露出来的。”
  
      宗铭沉默着给他推拿,隔了半天忽然说:“陈桦今天中午出去,开的是特斯拉。”
  
      “呃?”李维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特斯拉最新款,电动,语音控制。”宗铭说,“根本不需要车钥匙。”
  
      李维斯蓦然想起陈桦假住处那个玄关柜上的灰尘印,如果陈桦的车是语音控制的,那那个车钥匙印是谁留下的?帕第?不可能,他断手断腿,根本没办法开车。
  
      “还有餐柜上的相框。”宗铭接着说,“我们是因为照片的指引才找到这个真住处的,但如果是真心想要隐藏自己的人,有多大的可能性会在自己的真住处拍一张照片,放在自己的假住处?”
  
      李维斯忽然后背发凉:“你是说那张照片是被人故意放在那里的?”
  
      “我只是怀疑。”宗铭说,“我当时观察过相框上的灰尘,和其他地方的厚度差不多,所以选择暂时相信,按照这条线索往下查,之后果然查到了陈桦的真住处。”
  
      “也许事实就是他随手放了一张照片在那里,并没有多想。”
  
      宗铭不置可否,又说:“这件案子最大的bug其实不是帕第的暴露,而是我们知道了通查的存在,是阿菡查到了通查和林追是同一个人,我们才推断出了绑架案的第二重真相,从而证实了帕第才是这件案子的主谋。”
  
      李维斯脑中灵光一闪:“通查是妲拉的父亲透露给我们的。”
  
      “对。”宗铭说,“之前我一直认为这是巧合,但现在觉得似乎不是了。”
  
      李维斯费解地道:“不是巧合,难道是人为安排的?会是谁?这件案子里还有什么利益相关的可疑人物吗?”
  
      “我们反推一下,这一切巧合最后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宗铭问,旋即自己回答道,“是陈桦和帕第的暴露。那么最希望他们暴露的是谁?”
  
      李维斯想了半天,茫然道:“似乎只有郑天佑了,然而他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有人在替他洗雪冤屈?不会吧……谁跟他关系这么好?”这世上肯真心为郑天佑好的大概只有郑城了,然而郑城也死了。
  
      唐辉?不可能,他们俩的关系应该还没那么铁,再说唐家本身和郑家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龃龉,唐辉应该不会趟这种浑水。
  
      李维斯迟疑道:“也有可能是妲拉,把陈桦和帕第抖出来,郑天生就不会把百分百的火力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了。而且通查也正是她父亲告诉我们的。”
  
      “是个理由,但不够充分。”宗铭说,“再说她要有这个智慧,布这么个局来提醒我们,又怎么会被人利用差点灭口?这不符合她的智商。”
  
      李维斯想想也是,妲拉才十九岁,平时在剧组像个木偶人一样被陈桦控制得死死的,实在不像是个聪明人——哪个聪明人会被送给一个可以当自己爷爷的老头,参与绑架案最后还差点被|干掉?
  
      换个脑子够用的女人,这会子恐怕早就反水帕第,借着郑氏的手把通查的余孽干掉了。以郑城的势力绝对能保护她的家人,给她一辈子荣华富贵。
  
      那么还会是谁呢?谁还和这件三年前的黑帮吞并案有关?
  
      唐晟?唐辉?
  
      唐晟三年前差点崩盘,唐致贤病发身亡,时间倒是对的上,但各方资料都没有证据表明唐晟融资事件和泰国黑帮有关。
  
      千头万绪,刚刚明朗起来的案情又晦暗起来,李维斯头疼得不行。
  
      宗铭的手机忽然响了,桑菡通过umbra呼叫他们,一上线看见李维斯光着腰背趴在床上,愤懑地翻了个白眼:“我又打扰你们的好事了吗?接通之前就不能稍微收拾一下么,或者挂断也行啊。”
  
      “你想多了,他被人踹了一脚,我在给他推拿。”宗铭拿纸巾擦了擦手上的白花油,吐槽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污?寄给你的去污粉吃完了吗?”
  
      “该吃那玩意儿的是你吧?”桑菡愤怒地说。
  
      李维斯怕他们无休止地互相伤害下去,打断话头问:“吃宵夜了么?怎么这么晚上线?”
  
      桑菡对李维斯还是比较客气的,冲宗铭翻了个白眼,对他说:“想问问案情,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宗铭不以为忤,赞道:“你觉悟越来越高了啊,白天刚考完试晚上就知道向领导请示工作,孺子可教!考得怎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