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17章 S5

第117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17
  
      李维斯和宗铭对视片刻,默契地没有说话。李维斯将照片还给妲拉父亲,宗铭赞道:“果然都是美人,其实陈先生当时可以把姐姐也签下来啊,未必捧不成妲拉小姐这样。”
  
      妲拉父亲将照片放回钱夹里,摇头道:“算啦,陈先生是什么人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有我们挑拣的道理。”
  
      宗铭问:“陈先生在你们这里很厉害吗?他经常到你们镇上挑人?”
  
      “以前是很厉害啦。”妲拉父亲说,“通查先生在的时候啊,他……”
  
      妲拉母亲忽然拉了一下他的衣襟,他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哈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也不是常来,自从带走妲拉之后,听说他就一直在中国发展了,很少再回来泰国。”
  
      宗铭佯装随意地问他:“通查先生是谁?”
  
      妲拉父亲目光闪烁,道:“很久以前的人啦,已经好几年没听说过他的消息了,我也不太清楚。”
  
      他明显在撒谎,但宗铭怕他疑心,也不便再追问,打开音响放了首歌,说:“还要一阵子才能到,大家都休息一会儿,睡一觉吧。”
  
      妲拉父亲如释重负,连连点头,宗铭在反光镜里注意到他妻子重重地瞪了他一眼,像是在埋怨他多话。
  
      李维斯没听懂他们的话,但见宗铭开了音响,怕他觉得疲劳,便说:“你开了三个小时了,换我吧。”
  
      宗铭摇头不语,掏出一包蒸汽眼罩扔给他,揉了揉他的头发。李维斯再不和他争,乖乖戴着眼罩睡了。
  
      下午三点多,一行人到达目的地,一座偏僻的小山村。妲拉父亲从后备箱里将行李拿下来,一再向宗铭道谢,两个孩子更是舍不得李维斯,拉着他的手和他告别。
  
      “他们确定这里安全吗?”李维斯四下看看,这地方确实有够偏僻,但既然郑天生的人已经盯上了他们,只要他们投奔的是亲属就一定会被找到,到时候自己家人保不住不说,可能还要连累亲戚。
  
      宗铭问妲拉的父亲,他摇了摇头说:“没事的,没人能够找到这里,这是我父亲一个好朋友的家,说是远亲,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谁也查不到的。”又对他双手合十鞠躬,恳求道:“请你在中国一定多照顾妲拉,她……很不容易,让她不要把钱全部给家里,自己也攒一点儿,家里的债慢慢也要还完了,不需要她那么拼命赚钱。”
  
      宗铭一一应允,他一再感谢,之后和妻子拿起行李,带着两个孩子走进了村子,消失在一座半新不旧的民居里。
  
      “他们好像真的不知道妲拉出事了?”李维斯目送他们远去,问宗铭,“但是他们似乎又对遭受袭击并不意外,这是怎么回事?”
  
      “妲拉肯定是没有回来,她不傻,知道不能连累家人。”宗铭说,“但是易地而处,如果我是她,绝对不会对家人坐视不理,一定会想办法委婉地提醒他们,让他们小心甚至是避开一阵子。”
  
      李维斯了然,道:“所以他们才不报警,直接躲到了这里?”
  
      宗铭不置可否,回头往车上走去:“走吧。”
  
      “下一步去哪里,怎么办?”李维斯上了车,问宗铭。宗铭掏出手机翻了翻,说:“现在案情纠结在妲拉和帕第这两个在逃嫌疑人身上,他们偷渡回泰国以后肯定会藏起来,我们一时半会找不到……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联络人陈桦,陈桦是通过正常手续回泰国的,未必会逃走,所以我们应该从他身上下手。”
  
      手机上是一个泰文地址,陈桦的家,倒是离这个山村不算很远,开车过去天黑应该就能到。
  
      宗铭发动了车子,对李维斯说:“赶时间,你连线桑菡,我有事情要他查。”
  
      李维斯开了umbra,呼叫桑菡,片刻后他爬了上来:“干什么?我明天要复试了,在准备呢,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能不能放到明晚以后再说?”
  
      “十万火急。”宗铭说,“小事,应该好查,我想知道一个叫‘通查’的人的资料,以及他和陈桦的关系。”
  
      桑菡翻了个白眼,做了个“ok”的手势,下线了。
  
      “通查是谁?”李维斯之前没听懂他和妲拉父亲的对话,所以有点疑惑。宗铭给他解释了一下,说:“我怀疑通查就是陈桦的幕后指使,看妲拉父亲说起他时的态度,应该是个在当地能量很大的人。”
  
      “那为什么妲拉的父亲又说他是‘很久以前的人’呢?”李维斯不解地问。
  
      宗铭耸肩:“所以才要查啊,查了就知道了。”
  
      桑菡这一查就是四个小时,当umbra再次响起的时候,天已经微微黑了,李维斯和宗铭即将进入陈桦家所在的城市。
  
      “查到了,通查是过去数十年间泰国有名的一个地头蛇,掌控着大片的种植园和小村镇,和当地警方互相勾连,几乎算是土皇帝。”桑菡说,“大约三年前,他和另一个帮派势力产生纠纷,双方冲突不断,给当地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警方多次干预没有见效,引起了上层的注意,于是……你懂的,他就被镇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