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102章 S5

第102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02,
  
      郑老爷子这座温泉别墅一共三层,面积不大,但十分精致。
  
      桑菡跟在唐熠身后走进二楼一间宽大的起居室,只见一个六十上下的老太太坐在壁炉前,穿着中式旗袍,披着一条华美的羊绒披肩,笑眯眯地冲唐熠招手:“小熠啊,过来让伯母看看,都长这么高了啊。”
  
      “郑伯母。”唐熠走过去,礼貌地弓了弓腰。郑老太太拉着他的手上下打量一番,微笑着说:“真好看,可惜我没有个小女儿,不然过些年一准儿嫁给你。”
  
      唐熠脸一红,眼角瞄了一下桑菡,有点嘚瑟,又有点忐忑。桑菡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视线挪向郑老太太,发现她虽然衣着华美,表情镇定,但脸色十分憔悴,一只手拉着唐熠,另一只手却微微有些发抖。
  
      毋庸置疑,郑老爷子的失踪对郑家上下打击都颇大,即使这个貌合神离的原配夫人也是如此。
  
      郑老太太十分沉得住气,没急着说正事,先拉着唐熠的手寒暄了几句日常问候。站在她身后的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美妇却有些不耐烦起来,低低叫了一声:“妈。”
  
      郑老太太面色一寒,扭头仿佛要斥责她。唐辉及时发话:“郑伯母,时间紧迫,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小熠就好了。您别看他年纪小,办事是很牢靠的,我已经嘱咐过他了,不会把家里的事情说出去。”
  
      郑老太太一怔,随即双眉一轩,点头道:“小辉还是这么快人快语。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小熠,来,坐到我身边来。”指了指身边的沙发,又看到桑菡,问,“这位是……”
  
      “小熠的朋友,小桑。”唐辉说,“我公司的人,技术很不错,让他过来帮帮忙……您放心,郑伯母,我带来的都是靠得住的人。”
  
      郑老太太犹豫了一下,笑了,对桑菡道:“那你也坐吧,小桑。”
  
      诸人坐定,郑老太太对身后的中年美妇道:“天美,你来说,既然天佑坚持请小辉来,我们就不要把他当外人了,左右事情总要有人解决,捂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益处。”
  
      桑菡看过郑家所有人的资料,知道这名中年美妇便是郑城的嫡长女郑天美,目前主持郑氏集团大多数常务,算是郑老爷子的左膀右臂。
  
      郑天美也不推辞,坐到母亲另一侧的沙发上,开始讲述失踪事件的始末。
  
      事情要从昨晚说起,元宵之夜,郑家阖家团圆举行晚宴,之后十点多结束,除了住在主宅的嫡长子,其余人全部各回各家。郑老太太和郑老爷子分居多年,早早便带着大孙女睡觉了。大约十点五十,郑老爷子接到一个电话,随后便让司机把他载到了这间温泉别墅。
  
      “我们查了爸爸的通话记录,电话是一个叫妲拉的女明星打来的。”郑天美说,“爸爸接到电话不久便派了一个姓黄的司机去市里一家酒店接人,自己也赶来了这里。当时跟他一起过来的除了他的私人司机老丁,还有八个贴身保镖,一个保姆。”
  
      “保镖一直在这里,没离开?”唐辉问。
  
      “没有。”郑天美说,“他们跟爸爸来这里之后就按平时的岗位各司其职,监视整个别墅的安保。这里的管家说,爸爸是十一点半左右到的,那个叫妲拉的女明星五分钟后到达,两个人在这间起居室喝了点酒,就进了卧室。”
  
      讲述父亲的风流韵事,似乎并没有给郑天美带来什么尴尬,她照本宣科似的说着,面无表情,语声平静:“爸爸习惯吃宵夜,如果他睡得晚,保姆一般会在十二点半左右给他送一盏燕窝过去,昨晚他一直没按铃,保姆等到快一点,看见房间还亮着灯,就敲了敲门。”
  
      顿了一下,她攥了攥拳头,说:“然后就发现爸爸失踪了。”
  
      诸人沉默,片刻后唐辉问:“那妲拉呢?”
  
      “也不见了。”郑天美说,“事发之后保姆马上通知了保镖,保镖立刻把整幢别墅的人都控制起来了,老丁回大宅报信,老黄去妲拉住的酒店找人。结果酒店说她没有回来过。之后老黄就去了她的经纪人那里,把那个叫陈桦的给带来了。”
  
      “陈桦现在在哪儿?”唐辉问,“他知道妲拉现在在哪里吗?”
  
      “他就在隔壁,他也是被带到这里以后才知道妲拉不见了的。”郑天美说,“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
  
      “昨晚没有人听到或者看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唐辉问,“别墅里有没有监控?郑伯伯失踪前后别墅里有没有进来过可疑的人?”
  
      “完全没有。”郑天美说,“八个保镖几乎控制了整个别墅所有的通路,外面的监控也没有拍到任何东西。事发以后我们检查了所有监控死角,没有任何人进来过的痕迹……你们知道,昨晚下了雪,如果有外人翻墙或者空降进来,一定能留下脚印,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两个大活人就这么从卧室里消失了,这简直像是灵异事件,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郑老太太缓缓道:“无论如何,这件事和这个叫妲拉的女人脱不了干系,我问了老郑的秘书,这个女人是天佑拉纤介绍给老郑的,照规矩平时都是老郑安排好时间,叫秘书打电话约她,昨晚是她头一次主动打电话给老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