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99章 S5

第99章 S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99,
  
      尾牙次日全剧组放假,于是宗铭开车载李维斯回了石湖农场。
  
      于天河还在帝都出差,于果和焦磊都睡了,整个别墅静悄悄的。宗铭在半路远程开了壁炉,三楼起居室暖意融融,隆美尔理所当然地霸占了摇椅,四仰八叉躺在垫子里,和宗铭那叫一个神似,加上蹲在椅背顶端的蒙哥马利、趴在摇椅旁边的巴顿,活像是一家三口。
  
      李维斯有半个多月没回来了,巴顿一见他就亲热地冲上来又舔又蹭,隆美尔照旧高冷无比,只给了他一个冷淡的白眼,但当宗铭把扫地机器人打开的时候,这厮一下子活了,跑过去追着圆盘子溜达了起来。
  
      李维斯冲了个澡,换了家居服坐在壁炉前给巴顿挠痒痒,心里还惦记着妲拉的事:“她不会真有什么企图吧?郑大头应该只是拿她讨好自己老爸的吧?”
  
      宗铭裹着浴巾收拾床单,说:“不知道啊,以前查过妲拉的背景,很单纯,泰国底层平民,家里两个姐姐两个弟弟,和黑帮没有任何牵扯。陈桦倒是有些黑料,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的事情……皮肉掮客而已。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郑大头想送自己老爸一个礼物。”
  
      “那怎么解释我感受到的超级脑呢?”李维斯有些困惑,“超级脑好像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伴随着他们总有很极端的事情发生,弄不好就血流成河尸首遍地的……帕第到底想干什么?”
  
      “截至目前,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宗铭摊摊手,“事实上,在超级脑出现之前,我们关注郑大头的唯一目的,不过是想知道唐晟和郑氏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唐辉是不是在那个时间节点上成了清扫者的清扫者。”
  
      “哦。”李维斯将自己的思路扯回来一点儿,想了想,说,“唐辉和这件事会有关系吗?如果他是清扫者,会知道帕第是不是超级脑吗?”
  
      “问问阿菡。”宗铭说,“你这头目前得到的信息太少了,不知道他在唐晟有没有什么发现。”
  
      李维斯看看表,都快两点了,便说:“明早再问他吧,这么晚他应该睡了。”
  
      “就算没睡也不好打搅他啊。”宗铭摊摊手,“他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呢。”
  
      “……”李维斯抱着巴顿一头黑线地说,“你思想也太不健康了,唐熠才十六呢,阿菡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
  
      “你看你,我说什么了你就脑补了一堆,我看你的思想才特别不健康。”宗铭啧啧道,“对了,唐熠应该十七了,现在可是2027年。”
  
      “是哦……”李维斯一想还真是,顿时感觉自己在剧组过得有点糊涂了,“2027年了,我都二十三了,明年就是本命年。”
  
      宗铭点头,从斗柜抽屉里摸出两块辣眼睛的红布:“红内裤我都准备好了,一人半打——我明年也是本命年!”
  
      “……可是明年才是猴年啊,今年穿得什么红内裤!”你是不是傻?
  
      “我可是一个有计划的人。”宗铭将红内裤往床上一扔,走过来连人带狗把他和巴顿一把抱了起来,“来,试试新衣服!”
  
      内裤算个毛的衣服啊!李维斯内心的吐槽可以绕石湖农场一百圈:“你疯了!把狗放下……把我放下!”
  
      宗铭充耳不闻,将他和狗往床上一丢,巴顿“嗷”地叫了声,跑了,李维斯才要爬起来,整个人已经被宗铭面朝下压在了床上,家居服瞬间不翼而飞,屁股上多了一条红内裤。
  
      话说领导大人真是脱衣服的一把好手,年轻的时候一定在服装城打过工吧?这手艺不扒光几百上千个塑料模特且练不出来……
  
      两分钟后,李维斯刚刚穿上的内裤又被扒了下来,大床上响起了没羞没臊的呻|吟声。巴顿惶恐脸蹲在床前看着两个主人殊死搏斗(大雾),不知道应该帮谁咬谁,蒙哥马利叽叽喳喳叫着,大概是在喊“老公过来看热闹”之类的。
  
      只有隆美尔无比淡定,蹲在扫地机器人上“嗡嗡嗡”地满地跑着,感受着喵星人版的速度与激情。
  
      酣战半夜,第二天自然是“早晨从中午开始”。宗铭下楼去弄了丰盛的早午餐,在大床上支了饭桌,和李维斯裹着一床被子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着吃。李维斯一开始特别不喜欢他这种连体婴一样的生活方式,但反抗几次无果以后慢慢就习惯了,现在还觉得挺暖和——宗铭体温偏高,肌肉结实,胸廓又特别地宽,窝在他怀里比靠着摇椅舒服一百倍。
  
      于是当桑菡通过umbra爬上来的时候,毫无悬念地又被塞了一嘴狗粮。
  
      和未成年双马尾大吊萌妹搞早恋的男人真是伤不起啊……
  
      “你们这样大白天光溜溜抱在一起会不会太过分了?”桑菡面瘫脸控诉道,“白日宣淫也不要在视频的时候啊,我们现在是开会还是发狗粮?”
  
      “你说你的。”宗铭从被子里钻出来,跳着脚地穿长裤。李维斯本来也想起来穿衣服,想了想自己身上那些见不得人的痕迹还是把被子裹了裹紧:“忘了问你了,广场舞大赛你得奖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