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83章 S4

第83章 S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83,
  
      大眼瞪小眼,李维斯气急败坏,宗铭一脸鬼畜。
  
      五分钟后,李维斯渐渐平静下来——不能和神经病置气,何况宗铭即使没发神经病的时候也是一把作妖的好手,他不可能斗得过的。
  
      “是不是和三年前你抓捕的那名超级脑有关?”李维斯压着火气问宗铭,“我是不是受过那个催眠者的影响,丧失了部分的记忆?”
  
      宗铭眼神一闪,不承认,也不否认。李维斯从他手里把杯子夺过来,咕咚咕咚灌了一气,擦擦嘴:“我不可能真的和你结婚,三年前我才十九岁,还是直的……不对,我现在也是直的……”
  
      “嘁!”宗铭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
  
      “你嘁什么!”李维斯恼羞成怒,扬手把杯子丢过去。宗铭一把接住了,给里面添了点儿水,问:“你还喝吗?”
  
      “不喝了!”李维斯呼哧呼哧喘了半天,勉强淡定下来,道,“结婚这么大的事我不可能不通知家里,我妈和我外婆从来没提起过这事儿,我哥们也没说过,所以应该是我私底下临时决定的……”
  
      宗铭的眼神又闪了一下,不自在地左顾右盼,还喝了口水。
  
      连李维斯这种心理学菜鸟都看出他在心虚,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靠谱的:“只有一种情况我会私下同意和一个陌生人结婚,那就是为了正义或者世界和平什么的……说!是不是你为了办案临时忽悠我,把我骗到市政厅去结婚的?”
  
      宗铭眯着眼睛看了他五秒钟,翻了个白眼仁,说:“你都不发誓我凭什么告诉你?”
  
      李维斯简直就是个大写的服——这货每一句话都能成功地把自己气个半死,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了,他们肯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否则即使自己失忆了,宗铭也不会把这事儿撂在那三年不管的。
  
      “你有没有人性,啊?”李维斯气得捶胸口,“就算我失忆了,你不是还好好的么?你怎么能就这么拍拍屁股回国,完全不管我的死活?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哪天真要结婚,带着未婚妻到市政厅登记才发现我还有个前夫,我要怎么跟人家解释啊?!”
  
      “怎么能是前夫呢?”宗铭不高兴地纠正他,“我是现役好么?”
  
      “现役个毛啊!”李维斯抓狂道,“我们只是假结婚啊宗铭,就算结了两遍我们还是假结婚!”
  
      “……”宗铭有一瞬间的语塞,继而异常强硬地说,“白纸黑字,我说真的就是真的,你说假的谁知道?”
  
      这下轮到李维斯语塞了,见过耍流氓的,没见过这么耍流氓的……话说他们这种情况还真是不好说,如果宗铭执意不离婚,那他就得走起诉流程,要是被查出来假结婚骗绿卡的话,很可能被强制遣送回国啊!
  
      到时候一定会被老妈打死吧……李维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恐惧地看着病娇化的现役老公,告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你别这样……咱们好说好散,婚姻要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你又不爱我,你干嘛非要和我绑一块儿?万一哪天你遇上个动心的女孩子,我反咬一口不离婚,你不是也得完蛋么?”
  
      “这样啊……”宗铭若有所悟,沉思起来。就在李维斯以为他要改主意的时候,忽见他摇了摇头,说:“我现在脑子浑着呢,想不了那么多,还是先把你搞定吧,别的女人以后再说。”
  
      李维斯苦口婆心的劝他:“宗铭你醒醒啊,我们只是上下属的关系,你根本不爱我,你现在只是脑子有病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你?”宗铭嗤之以鼻,“你又不是我,你懂个屁!”
  
      李维斯被他气笑了:“哦,那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爱上我了?”
  
      “你不要恃宠而骄哦。”宗铭伸出一根手指,点点点点,“不要逼我向你表白,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太肤浅,总是把爱啊恨啊挂在嘴上,说多了就不灵了,懂?!”
  
      李维斯忍不住喷笑出声:“我的妈啊……”恃宠而骄什么鬼啊!
  
      等等,他不会是说真的吧?
  
      李维斯疑惑地看向宗铭,将三天来他各种奇葩的行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不会是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吧?
  
      宗铭与他对视,下眼睑抖了抖,表情居然有一丝几不可查的不自在。
  
      半分钟后,李维斯也不自在了起来。
  
      “算了。”李维斯直觉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他们之间慢慢滋生,开口打破了尴尬,“你现在脑子不清楚,等疗程结束再说……你先把手铐给我打开。”
  
      宗铭摇头道:“不行,打开你就跑了,会被坏人抓起来。你从来不听我的话,在拉斯维加斯也是,抓胡查理也是,上次为了张斌又差点被车撞死……你太不让人省心了,我得把你挂在裤腰带上才行。”
  
      “……”李维斯大概是被他雷了太多次,已经有点生气不起来了,心里反倒有点说不清楚的柔软——毕竟他心心念念的一直是自己的安全,虽然行为有点极端,但出发点还是很令人感动的。
  
      终于get到了病娇的萌点,然而是生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李维斯忍了半天,无奈地说:“我要上洗手间。”
  
      “哦。”宗铭恍然,走到床头将手铐打开,下一秒“咔嚓”一声扣到了自己右手腕上:“走吧。”
  
      李维斯于是拖着个巨大的人形包袱走到了卫生间里。宗铭还特别体贴地问:“要我帮你解裤子吗?”
  
      “……你不如把手铐给我打开?”
  
      “你这样是很危险的……”
  
      “当我没说。”
  
      李维斯艰难地单手解决了生理问题,系好皮带,洗了手,拖着宗铭出了洗手间。
  
      “噗”一声轻响,宗铭忽然站住了,摸了一把脖子,轰然倒地,长睡不醒。
  
      李维斯被他扯得差点摔倒,扭头一看,只见焦磊右眼乌青,端着一把麻醉|枪蹲在沙发背后,小心翼翼露出半个脑袋:“打中了吗?”
  
      李维斯拨拉了一下宗铭的头,发现他侧颈有一个小小的麻醉针头,里面的药剂已经全部推了出去。
  
      “中了。”李维斯长舒一口气,差点给焦磊跪下,“苍天,你怎么不早点来?”
  
      “于大夫才醒啊。”焦磊站起身走过来,低头看看宗铭,又看看他们连在一起的手铐:“卧槽,他怎么把你拷起来了?你们在玩s/m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