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79章 S4

第79章 S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79,
  
      也许是因为回到石湖农场的缘故,这一夜宗铭睡得十分踏实,反倒是李维斯一宿担心着他发病或者从沙发上掉下来,有点儿没睡好。
  
      次日一早李维斯顶着黑眼圈下去吃早饭,焦磊特别体贴地给他泡了一杯西洋参桂圆枸杞茶:“年轻人也要有节制,要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李维斯总觉得他开了什么奇怪的车,然而完全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默默把参茶喝了。
  
      饭后焦磊拆开冰箱修被蒙哥马利啄掉的按钮,于天河拿了一些资料给宗铭和李维斯:“这是张斌和周宝妹的解剖报告,我全程参与了脑部解剖,可以确定他们和王浩、齐冉等人一样接受过脑部变异改造——他们的胼胝体微神经元都有明显的异常。尤其是张斌,因为正在成长期,可以观察到很活跃的异变。”
  
      宗铭翻看着解剖报告。于天河说:“还有那个沙葱,我也给她做了一个检查,她的情况和孙萌很像,但轻微得多,应该能自然痊愈。”
  
      李维斯问:“这么说超级脑对普通人的影响并不是不可逆的?”
  
      “看程度。”于天河说,“如果时间太久、影响太大,可能会造成终身伤害——人类的自愈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尤其大脑这种精密而脆弱的器|官。对了,下午回来我给你做个检查,你也受过几次干扰,别留下什么后患。”
  
      李维斯不知道自己的免疫力能不能被检查出来,询问地看向宗铭,见对方没有说话,便含糊道:“不用吧,我感觉好像没什么变化,大概比沙葱还要轻微一点。”
  
      于天河还想再说什么,宗铭看看表,站起身来:“该走了,和精神病院约的八点半,再不出发来不及了。”
  
      路上李维斯开车,走到半路的时候问宗铭:“我需要检查一下吗?”
  
      “不。”宗铭非常果断地否定了,“免疫力的事谁也不能告诉,包括于天河,包括局座,包括任何人。”
  
      “可是……”李维斯犹豫着说,“如果免疫力真的能测出来,说不定对你的治疗有帮助啊。”
  
      宗铭低头看手机,简洁而不容置疑地说:“叫你别说就别说。”
  
      “哦。”李维斯不敢吭声了,宗铭玩笑的时候很随和,正经脸的时候却极具威慑力,有一种让人完全无法反驳的气场。有时候他觉得宗铭对自己有点过度保护,诚然免疫力的事情不能让犯罪集团知道,但为什么连刑事侦查局都要瞒着呢?
  
      怕泄密吗?
  
      八点二十五,他们准时到达精神病院,齐冉的主治医生将他们带到医院后面一个小花园。齐冉穿着宽大的病号服坐在泡桐树下的轮椅里,表情空白而安详,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只半旧的泰迪熊和一本童书。
  
      “她女儿每次来都会给她带点儿东西,旧玩具、旧书、衣服零食什么的。”主治医生解释道,“她最近情况不错,很平静,前天看见女儿的时候好像还认出来了。”
  
      宗铭走过去,坐到齐冉旁边的石椅上,问她:“最近好吗?”
  
      齐冉被他的声音惊动了,抬起头茫然地看了他一眼,眉头微蹙,仿佛在思考什么。少顷,她自顾自地拿起童书,低头看了起来。
  
      那是一本《der》,alex·shearer的著名童话寓言,李维斯以前也看过。他踱到齐冉身后,发现她只翻开了一页,目光直勾勾盯在扉页上,那一页除了书名,只有她女儿赵靓靓的名字。
  
      “好看吗?”宗铭轻声问她。
  
      齐冉有些困惑,枯瘦的手指轻轻摩挲那张扉页,口中喃喃说着什么。李维斯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她一直在重复一句话——“就是这一本”。
  
      “为什么是这一本?”宗铭问她,伸手往后翻了一页,“这本书讲了什么?能和我聊聊吗?”
  
      齐冉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紧张地拨开他的手,双手紧紧压在扉页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要动,不要动!”
  
      宗铭连忙收回手,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发现她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慢慢伸出手假装要碰那本书。齐冉立刻再次激动起来,双手“啪啪啪”地拍着书页,身体紧张地前后晃动着,重复喊道,“不要动!不要动!”
  
      主治医生走过来,向宗铭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刺激她,弯腰柔声安慰了她几句,将她推回了病房。
  
      “那本书到底有什么?”宗铭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皱眉问李维斯,“你看出什么了吗?”
  
      李维斯摇头:“只是一本旧书而已,她好像对扉页特别执着,一直在看上面的字……是因为那上面有她女儿的名字吗?”
  
      宗铭拿起她落在石桌上的泰迪熊,手指摩挲着熊的背包,说:“应该不是。”那背包上同样写着赵靓靓的名字,但齐冉似乎并不太在意它。
  
      在楼下等了一刻钟,主治医生下来了,抱歉地对他们说:“病人情绪有点不稳定,恐怕不能再接受询问了……我刚刚给她用了一点儿镇静剂,她已经睡着了。”
  
      “能把她那本旧书拿给我看一下吗?”宗铭问,“上面可能有我们在寻找的线索,我想拍几张照片。”
  
      “当然可以。”主治医生将那本书拿了下来,递给宗铭,说,“她刚刚被送到这里的时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刺激毫无反应。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大约十几天前她的情况好了起来,一直念叨着‘书、书’,我们就联系了她的家人,让给她送几本她以前喜欢看的书来。她女儿来过两次,拿了十来本书给她,但她只喜欢这一本,经常对着它发呆。”
  
      宗铭接过书翻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交给李维斯去拍照,问主治医生:“她会读这本书吗?还是光是看?”
  
      主治医生说:“她现在还没有阅读的能力,我们测试过,她连最基本的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所以我相信她只是喜欢这本书而已,并不是想要读它。她好像尤其喜欢看扉页,我也研究过几次,但看不出上面有什么不同。”
  
      李维斯拍完照片之后,宗铭又将那本书观察了很久,才交还给主治医生,和他出了精神病院。
  
      “现在去哪儿?回家吗?”上车之后李维斯问宗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