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77章 S4

第77章 S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77,
  
      张斌家一片愁云惨雾。
  
      张斌的母亲在敛房看见儿子尸体的时候就崩溃了,至今还在医院卧病。张斌父亲还算撑得住,一个人跑前跑后给儿子处理后事。
  
      因为张斌没成年,算是早夭,又是横死的,所以家里也没给办丧事,只在客厅设了个灵堂。李维斯这是第三回看见被超级脑毁掉的家庭了,看着遗像里张斌灿烂明朗的笑脸,不禁想起王建父子、齐冉夫妻,以及那些因为他们而死的受害者、至今还在等亲人康复的韩豆豆、焦磊……
  
      说到头,他们都是受害人,如果没有那只幕后黑手,张斌、王浩、齐冉,包括吴曼颐,他们最多在人生上走一点弯路,绝对不会闹到现在家破人亡的地步。
  
      看着张斌父亲万念俱灰的模样,李维斯多少有点不落忍,便给张斌上了一炷香。
  
      张斌的父亲两鬓已然斑白,独子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整个人精神都有点儿恍惚。宗铭安慰了他几句,委婉地问他25年春节前后张斌的行踪,他想了半天,只是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当时只说和同学出去玩几天,再问就摔东砸西地发脾气。那段时间他情绪不好,我和他妈妈怕他激动之下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就没敢多问,随他去了。”
  
      “是不是从那之后他的情况就好起来了?”
  
      “……好像是吧,反正就那年春天以后,他的叛逆期一下子就过了,变得懂事起来,学习也越来越好,所以我和他妈都没有怀疑过什么。”
  
      宗铭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发现这位父亲对儿子的了解仅限于学习成绩和学校表现,其他一概不知,不过这大概也是中国家长,尤其是做父亲的通病了,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聊完之后,宗铭提出看看孩子的房间,张斌父亲同意了,替他们打开了儿子的房门。
  
      张斌占了家里最好的房间,向阳的主卧,屋子很宽敞,靠墙的书柜里堆满了各种复习资料和课外书,牛顿的《自然科学的哲学原理》、尼采的《论道德的谱系》,还有柯南道尔和阿加莎的推理小说等等。
  
      看得出他是个思想很诡谲的人,和同龄人阅读体系不太一样。
  
      宗铭给屋子各个角落拍照,包括张斌留下的草稿纸、涂鸦,以及他钉在软木板上的便签纸。李维斯看到门后面挂着一个飞镖靶,随手拔下来一个,忽然发现有点不对,便叫宗铭:“你看看这个。”
  
      飞镖靶看上去不像是新的,顶端落了一些尘土,但表面上扎痕很少,显然买来以后便没有怎么用过。李维斯数了数扎在上面的飞镖,一共十二个,从左至右分散在六个环形刻度内。
  
      他好像是刻意把它们扎在这些位置的,为了表达什么隐晦的含义,但李维斯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懂。宗铭说:“你手里这个飞镖是在哪里拔的?放回去我看看。”
  
      李维斯照原样扎好,宗铭给飞镖靶拍了张照片,说:“走吧,回去再研究。”
  
      两人告辞张斌的父亲,出了这栋充满死亡与压抑的房子。外面天幕低垂,乌云四起,马上要下雨了,李维斯刚想问他是不是要找一家酒店入住,宗铭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听了一会儿,挂断,说:“订最近一班的机票,我们回石湖农场。”
  
      离家已经半个多月,回想起来竟然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李维斯打开app订了七点半的机票,和宗铭打车去了机场。
  
      在贵宾室候机的时候,宗铭用他的夫夫同款基佬紫笔记本,在umbra上连线了桑菡,将下午在张斌家拍的照片传到公共区,对他说:“你看看他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尤其是那个飞镖靶。”
  
      桑菡下载了所有资料,问宗铭:“你觉得他会留下什么?关于自己被改造成超级脑的线索吗?”
  
      “有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很诡异。”宗铭说,“就我们接触过的超级脑,好像保密意识都特别地好,连最亲近的亲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被改造、由谁改造的,这其实是很不科学,尤其是王浩和张斌——他们被改造的时候年纪都不大,按理嘴巴应该没这么紧。可王浩的男友和张斌的父母,包括他最信任的钱卓民,都没有在他们那儿听到过任何口风。”
  
      李维斯若有所悟:“齐冉的丈夫和钱卓民算是他们的同伙,似乎对他们的超能力都只是猜测,没有证实过。”
  
      宗铭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低沉:“当初我和吴曼颐在陷阱里待了那么久,很多次我觉得她都犹豫了,想跟我说些什么,但仿佛力不从心……所以我现在怀疑他们接受过某种强制性暗示,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哦。”桑菡也懂了,“你是说他们无法说出自己被改造的真相,但可能会留下指向真相的线索?”
  
      “他们都是聪明人。”宗铭说,“而且被改造以后会越来越聪明,没理由感受不到自己的失控。我觉得有一部分人肯定会留下信息,以备自己出事以后给家人或者警察线索。刚刚我接到西堰市精神病院的电话,齐冉最近的情况比较稳定,他们同意我们去做一个简短的访谈。我明天和李维斯去一趟,看能不能从齐冉嘴里问出点什么来。”
  
      “好吧,我研究一下这些张斌的照片。”桑菡说。
  
      宗铭说好,又问他:“对了,唐晟集团的资料我发给你了,你看了没有?”
  
      “看了,我觉得三年前那次唐致贤过世,唐辉上位,可能发生过什么内情。”桑菡的推测和他们一样,“但是这种事很难挖掘出来,除非我们有人能打进内部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