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71章 S3

第71章 S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71,
  
      谁才是整件事的主导者?
  
      李维斯沉思起来,表面上看钱卓民是个成年人,而且是卢星晴的矫正老师,那么当卢星晴出事,他被“青春无悔”辞退,理所当然产生报复心理的应该是他。
  
      但拥有超级脑的显然不是他,而是张斌。
  
      一个普通人,而且是性格压抑,内向懦弱的普通人,有什么能力来驱使和控制一个超级脑呢?
  
      单纯用成年人的智慧去碾压未成年人吗?
  
      不可能,无论从吴曼颐、王浩还是齐冉身上,都体现出了很强的支配力,事实证明超级脑在带给当事人异能的同时,还很明显地提升了他们的心智,让他们更加坚定,更加聪明,更加富有野心和行动力。
  
      那么如果把主从关系反过来考虑,一切就显得更加合理了——张斌因为鞭笞事件导致钱卓民失业,对他抱有愧疚心理,所以当钱卓民进入“青春无悔”之后,他利用自己的超级脑帮他给学员们做“应激脑力波动干预”,获得学校的信任和赏识。
  
      之后因为卢星晴事件,钱卓民再次失业,于是他便将怒火转移到了令卢星晴“堕落”的网络小说作家身上,残忍地杀害了孙萌。
  
      李维斯将自己的假设告诉宗铭,宗铭同意他的看法:“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有这样解释逻辑才最为通顺。”
  
      “那这样说来,钱卓民其实是从犯,张斌才是主犯?”李维斯说,“你说你不确定孙萌的案子是不是他们合谋,是什么意思?你认为这件事是张斌一个人做的?”
  
      “是的。”宗铭说,“当初我们在现场发现两个人的痕迹,一个是孙萌的前男友,另一个应该是张斌。后来我们去钱卓民家里走访,我提到孙萌死了的时候,他显得非常吃惊,不像是装出来的,而且阿菡之后也没有查到那段时间他去过孙萌城市的记录。”
  
      李维斯点头,宗铭接着说:“后来沙葱出事,我们追张斌的时候钱卓民出面撞了焦磊,警察根据他提供的朋友的车牌号,查出了他离开家那天的etc记录,证明他出门比张斌晚半天——张斌那天是乘长途车到帝都的,用了假身份,但阿菡用人脸识别系统在长途车站安检处的监控里找到了他。”
  
      “这说明他们是分头出发的,如果他们早有预谋,不应该分头走。”李维斯了然,“钱卓民应该是发现张斌要出手,才跟着跑到帝都来的……他是来阻止他的吗?”
  
      “可能性很大。希望今晚白小雷能撬开他的嘴。”宗铭吃完最后一口面条,将空碗一推,说,“留着明天早上让焦磊来洗吧,消消食早点睡,说不定明天钱卓民招了,我们又得忙起来了。”
  
      “对了,焦磊不是去接于哥了吗?一直没回来吗?”李维斯有些纳闷,“说好一起搭伙的,晚上他也没来找我做饭。”
  
      “还没回来,可能有事儿忙住了吧。”宗铭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我去洗个澡,一身的土,帝都灰太大了。”
  
      李维斯将碗捡进洗碗槽,出来问他:“于哥去哪儿了?是不是和你有关?为了你的事吗?”
  
      宗铭在卫生间里脱衣服,隔着浴帘映出健壮魁梧的身形,少顷他开了淋浴,在哗哗的水声中含混不清地说:“他朋友……医院……可能加班晚了,不管他们俩……饿不死。”
  
      谁管他们饿不饿的死啊,很明显饿不死……李维斯不死心地走进去,拉开一点浴帘,探头进去:“你大声点,水声太大了我听不清。”
  
      “……”宗铭光溜溜看着他,一头黑线,手一抬滋了他一脸水,“你非要和我裸|聊吗?要裸|聊也公平点吧?把自己脱光了再进来!”
  
      李维斯大叫一声,捂着脸仓皇后退:“我的眼睛!”
  
      “我有那么辣眼睛吗?”宗铭握着花洒追着他滋水,“我帅破苍穹你看完还没给钱呢就想跑……”
  
      李维斯像兔子一样逃出了卫生间,然后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都湿了,只得回卧室去换衣服,一边换一边气急败坏地嘟囔:“有病啊,弄得到处都是水,敢情你不用收拾房间……”
  
      换好睡衣躺到床上,才忽然发觉自己想问的问题完全被他岔飞了——于天河是不是在研究他的病历?他的脑子还有救吗?
  
      算了,他的大脑太崩坏了,有救没救也没差了。
  
      下午睡太多,这会儿李维斯反而有点睡不着了,抱起笔记本电脑想写点儿什么,又放弃了——《朕母仪天下》已经被他改得面目全非,文下一片掐架。反正凶手也确定了,没必要再继续崩坏下去,索性停更等案子结束再全文大修好了。
  
      打开宫斗游戏玩了一会儿,宗铭穿着睡衣进来了:“后腰怎么样,还疼得厉害吗?”
  
      李维斯天生不记仇,已经忘了自己被滋水的事情了,左右转了转腰,说:“刚起来那会儿有点儿疼,活动了一下好像好点儿了。”
  
      “还是推一推吧,免得明天起不来床。”宗铭比他有经验,从兜里掏出一瓶红花油,让李维斯脱了上衣趴在床上,怕他冷,又给他肩膀上搭了一角被子,搓热双手慢慢在他腰部揉按推拿。
  
      热热的触感从腰部传来,空气里氤氲着红花油特殊的气味,并不难闻,和小时候隔壁中药房的味道很像……李维斯闭上眼睛,渐渐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爬树摔伤了被外婆摁在床上,一边数落一边整治。
  
      宗铭也在絮絮叨叨地数落他:“凡事不要逞强,上次不是说过你了么?这次怎么还是不听话?这样莽撞地追上去,万一钱卓民丧心病狂当头撞你一下子,我这会儿都是鳏夫了……我冤不冤?二婚已经很掉价了,丧偶以后人家肯定要怀疑我克妻,以后还怎么讨老婆?”
  
      “克夫。”李维斯纠正。
  
      “……你真好意思说。”宗铭嘲道。
  
      “我说的是事实啊,我是男的啊。”李维斯埋头在枕头里,闷闷地笑,又说,“没事,你这么多钱,就算克妻也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的。”
  
      “你的意思是我只配找个钱串子吗?你还真是清纯不做作,什么都敢说!”宗铭嗤之以鼻,“总之以后你还是老老实实当后勤吧,没事儿别上前线了。”
  
      “其实也没多危险啦。”李维斯说,“我当时带枪了,再说还有焦磊……钱卓民应该是为了救张斌,不是为了撞死我。”
  
      “你以为他那么好身手,想撞成什么程度就能撞成什么程度吗?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宗铭说,叹气,“算啦,今天是我考虑不周,出门之前没安排好……没想到张斌出手这么快,我还想着他好歹应该酝酿一段时间才能对你产生仇恨。”
  
      “可能等不及了吧,超级脑都这样,越来越焦虑,越来越失控。”李维斯想起之前关于于天河的问题,有心再问问他,转念又觉得他情绪不对,似乎是在刻意回避,便放弃了。
  
      每个人都有保留*的权利,既然他不想说,那就别勉强了,等他觉得可以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吧。
  
      迷迷糊糊地想着,他居然有些困了,宗铭的手很大很暖,力道适中,揉得人昏昏欲睡……不会是揉中睡穴了吧?
  
      然后他就真的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一刻,客厅里传来说话的声音,李维斯趿着拖鞋出去一看,是焦磊和于天河回来了。
  
      于天河明显喝大了,整个人挂在焦磊身上,衬衫皱得像咸菜干,眼镜滑落在鼻尖的位置,拉着宗铭一个劲儿地打嗝儿,仿佛马上就要吐出来了。
  
      “他同学拉他吃饭,吃完又非让去唱歌,他不会唱,就被灌了好多酒。”焦磊被于天河坠着,衣服都要扯烂了,哭丧着脸对宗铭解释,“他喝多了非嚷着要见你,我说都半夜了咱明天再说吧,他不答应,非要敲你家门。”话音没落于天河往下一出溜,焦磊连忙一把将他抱住:“于大夫您有什么话赶紧说吧,人家两口子还要睡觉呢!”
  
      “有、有、有救!”于天河被他带得说起了东北话,拉着宗铭的手说,“必必必须的……我想过了,我们用用用干扰素疗法……内哈……配合针灸……杠杠的!”
  
      “行行,我知道了,回去睡觉吧,睡醒了再来针我。”宗铭的脸色十分一言难尽,敷衍了两句,对焦磊快速而小声地说:“快把他弄走!拖出去,扛出去也行,他没多重你扛得起,快快快来不及了……”
  
      焦磊愕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于天河忽然站直了,说:“上课吧,你,把《神经学概论》第一章第三段给我背一遍!”
  
      “……”宗铭扶额。
  
      于天河眯着眼睛看着他,说:“没记下?得,我再给你讲一遍,你记住了……中枢神经系统由脑和脊髓构成,脑和脊髓的外面包被着三层连续的被膜,由外向内依次是硬膜、蛛网膜和软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