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70章 S3.E22.受虐癖

第70章 S3.E22.受虐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70,
  
      传完最后一张照片,唐熠关闭蓝牙,将微单相机塞进双肩包,离开了快捷酒店。
  
      他是临时请假从乐团里跑出来的,时间紧迫,只来得及带工具,没来得及换装,所以尽管很想亲自保护亲爱的轩辕飘飘太太,还是忍痛放弃了。
  
      看着树叶缝隙里洒下来的金色阳光,唐熠眯了眯眼,抓了抓自己的奶奶灰卷毛,吹着口哨往地铁站走去。
  
      不知道那些照片能不能帮上忙,杀害海妖太太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凶手背上会有鞭痕?有人强迫他做这种事吗?会是轩辕飘飘太太口中的同伙吗?
  
      嗐,变态们的口味可真重……
  
      下午四点半,地铁站里人满为患,唐熠耸了耸鼻子,将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扣在耳朵上。巴赫组曲悠然响起,立刻将嘈杂拥挤的世界阻隔在外。
  
      他排队过安检,饶有兴趣地看着四周表情各异,或冷漠或焦急、或开心或沮丧的人们,有一种身在末世的感觉,四周充满行尸走肉,bgm却伴奏着圣洁悠扬的提琴组曲。
  
      他喜欢用这样的视角来观察世界,这给他一种置身事外的、安全的感觉,好像只要把自己剥离在现实的外面,就能免于遭受伤害。
  
      通过安检,他背着双肩包往滚梯走去。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盯上了他,不徐不疾地跟在他身后,灵巧的手悄悄伸向他的牛仔裤后兜,纤细的手指拨弄着塞在里面的玫瑰金手机,轻巧而富有耐心地一点一点将它抽|出来。
  
      唐熠懵然不觉,低头走向地铁月台。那人浑浊的眼睛浮上一丝窃喜,将偷来的手机塞进袖管,转身想走,却撞在一个坚硬的胸膛上。
  
      桑菡背着双肩包,戴着棒球帽,漆黑的眼睛冷冷看着小偷。小偷眼中闪过一抹恐惧,色厉内荏地低斥一句:“没长眼睛啊你?”侧身想溜。
  
      桑菡疾退一步拦住他,伸出右手,勾了勾指尖。小偷一惊,闪身欲跑,桑菡身形微动,飞快挡住他的去路,声音冷漠而富有威胁性:“拿出来。”
  
      小偷眼珠一转,惫懒一笑:“说什么啊你?”指尖一抖,手机从袖管中滑落,递向假装不经意路过的同伙。
  
      桑菡出手如电,左手三指叼住他的手腕,同时右手微微掀开一点衣襟,露出腋下枪套里的□□。
  
      小偷勃然变色,将手机还给他,飞也似跑了,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人潮之中。桑菡舒了口气,握着手机四下张望,看到那个熟悉的清瘦的身影被人群夹裹着进了地铁,立刻快步追上去,在关门之前挤上了隔壁车门。
  
      地铁启动,平稳而枯燥地往前疾驰,桑菡慢慢挤到隔壁车厢,压低帽檐,背对唐熠,将手机轻轻塞进他的牛仔裤后兜。
  
      一分钟后,地铁到站,桑菡转身下车,站在月台上给唐熠发了一条微信。
  
      隔着玻璃车窗,他看到那个顶着奶奶灰卷毛的小小少年从屁股兜里掏出手机,低头看微信,然后乖乖地笑了,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地铁开启,桑菡目送他离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往对面月台走去。
  
      一刻钟后,唐熠到达目的地,脚步轻快地走出地铁口,在一台自动果汁贩售机前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扫描桑菡发给他的二维码。贩售机发出嗡嗡声,玻璃窗里滚下来一个火龙果,一个苹果,外加两个猕猴桃。三分钟后,一杯包装精美的混合果汁从出货口递了出来。
  
      唐熠拿起果汁,看到随机印刷的包装纸上画着海绵宝宝和派大星。
  
      派大星头上的对话气泡里写着:海绵宝宝,我们去抓水母吧!
  
      海绵宝宝回答:对不起,可是我要上学呀!
  
      唐熠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引得旁边路过的两个萝莉频频回头,低声窃语:
  
      “他好好看哦……”
  
      “去跟他要微信嘛。”
  
      “他不给怎么办啊?”
  
      “那就跟他要果汁啊!”
  
      “……神经病啊你!”
  
      少女发出可爱而羞涩的笑声,互相追打着跑走了。唐熠被她们的笑声吸引,回头看了一眼,继而将吸管戳进杯子,一边喝一边走出了地铁口。
  
      马路对面的巨型广告牌正在播最近即将上映的大电影广告,海绵宝宝的3d影像出现在半空中。
  
      “我很黄,我很方!”
  
      “派大星,你的内裤是黄色的,你没有忘记我!”
  
      “我好像得了春天的病……”
  
      “我准备好了,我在等待,我在等待。”
  
      唐熠仰头看了一会儿,在心里跟着又黄又方的男主角默念:我好像得了春天的病……我准备好了,我在等待……
  
      我在等待。
  
      城市的另一头,宗铭驾车驶入派出所,找到白小雷手下的刑警,问他:“什么情况?钱卓民吐口了没有?”
  
      刑警一头黑气,摇头:“什么也不说,鉴证科正在验他后座的血渍,稍后会和数据库里的档案比对。”
  
      警方数据库只收录了前科人员的dna,宗铭直觉钱卓民的同伙不在其中,将那柄染了血的尖刀递给他:“这上面也是凶手的血,拿去给鉴证科吧……我进去旁听一下审问。”
  
      “好。”
  
      宗铭走进审讯三室隔壁的监控室,透过单面玻璃看到钱卓民坐在那儿,隔着桌子是两名刑警,其中一人是白小雷的手下。
  
      “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帝都?今天下午你为什么要去鸣翠苑?”
  
      “你在鸣翠苑地下车库救走的那个人是谁?”
  
      “他是你什么人?现在在哪儿?”
  
      “……”
  
      钱卓民一语不发,面无表情,脸仿佛蜡像一般暗淡沧桑,半长的灰发盖着额头和鬓角,三十多岁的人看上去足有五十岁的样子,连眼袋都耷拉下来。
  
      宗铭觉得他比上次见面的时候老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杀了人压力太大,还是受了超级脑的影响。
  
      半小时后,审讯没有任何进展,钱卓民看上去是铁了心要保他的同伙,一个字也不说。
  
      手机忽然响了,宗铭打开umbra,看到李维斯发过来几张照片:【欧米伽姑娘在小区东面一个公共卫生间外面拍到的,她一直跟着凶手。】
  
      宗铭眉峰一挑,李维斯接着说:【看最后一张,凶手背上有鞭痕,还记得张斌吗?那个钱卓民的学生,因为被鞭笞把他告到法院的那个,会不会是他?】
  
      宗铭放大照片一张张看过,回:【身高、年纪和体型都附和,近视眼度数也和焦磊说的差不多……我让人去查一查他最近的行踪。】
  
      李维斯说:【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他不是受害人吗?为什么会帮钱卓民杀人?难道两年多来他们一直私下里保持着联系?】
  
      宗铭沉默片刻,回:【有可能,不过谁帮谁还不一定……怪不得钱卓民不松口,张斌未成年,扯出来他这辈子都出不了监狱了。】
  
      李维斯发了个皇帝流冷汗的表情,宗铭看着手机忍不住嘴角上勾,问:【好点了吗?睡觉没有?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好多了,正要睡,不过有点饿,可能睡不着。】
  
      【搞定了这边的事就回去给你做饭。】宗铭嘴角的微笑扩大,继而在旁边书记员疑惑的注视下硬生生绷住了,回,【自己先吃点儿面包垫吧垫吧。】
  
      【不想吃面包,想吃长寿面。】
  
      【下回出门我得给你烙个饼挂脖子上,免得你饿死了,矫情。】宗铭斥了一句,关闭umbra,对书记员说:“我有重要情报,想单独和疑犯谈谈。”
  
      书记员请示了领导,片刻后里面的两个刑警都出来了,他对宗铭说:“您进去吧。”
  
      宗铭走进审讯三室,坐到钱卓民对面。近距离看,他的面容愈发显得憔悴,几乎有些病态的感觉,眼珠定定盯着一个地方,仿佛活死人一般。
  
      宗铭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你保不住他的。”
  
      钱卓民不言不动。宗铭又说:“如果警察抓不到他,很快他就会被人灭口。”
  
      钱卓民的眼珠终于动了一下。宗铭说:“你以为你是在救他,其实是在害他。实话告诉你,他不是第一个了,他之前的那些人,疯的疯,死的死,没有一个好下场。”
  
      钱卓民缓慢而机械地抬起头,死气沉沉的目光闪过一丝疑惑。宗铭道:“异能不是免费的,有人肯给他,是因为想拿他最珍贵的东西来换。他一没钱二没才,最值钱的就剩下自己那条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