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68章 S3.E21.假亦真

第68章 S3.E21.假亦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8,
  
      焦磊驾驶直升机降落在机场,一落地就看见于天河拄着行李箱站在远处的围栏下。
  
      他垂着头看手机,卡其色风衣的衣领被秋风吹得微微竖起,遮住下巴,只露出半张脸。温暖的秋阳下,他雪白的皮肤有一种细腻甜润的质感,无端让人想起可口的咖啡蛋糕。
  
      连焦磊都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很好看。
  
      听到焦磊的脚步声,于天河收起手机,拖着行李箱走过来:“现在可以起飞吗?”
  
      “要等一刻钟。”焦磊明明比他高一些,在他面前却总有一种矮一头的感觉,下意识地低头弓背,“于医生你去飞机上等吧,我交了表格就来……对了,于果呢?”
  
      “送日托了。”于天河微微蹙眉,在眉心显出一道清浅的细纹,摆摆手道:“你去吧。”
  
      焦磊去民航中心办了手续,回到飞机上的时候发现于天河竟然靠在那里睡着了,微微歪着头,修长的脖颈拉长成一个优雅的弧度。
  
      焦磊莫名想起自己已经申删的玛丽苏百合现代文,惊觉自己在描写面瘫酷霸拽外科医生女主的时候,代入的竟然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于大夫,不禁吓出了一头的冷汗。
  
      阿弥陀佛,千万别让他知道了……不不不,不可能有人能看出来的,不要自己吓自己……焦磊捂心安慰自己,像大内总管李莲英一样温柔无比地叫醒太后老佛爷:“于医生?于医生您醒醒,该起飞了。”
  
      于天河睁开眼,懵懂而茫然地看着他,神情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呆萌感。
  
      焦磊想笑但绝对不敢,越发恭敬地问:“要么我申请晚一点起飞,您先睡一会儿?”
  
      呆萌感一闪即逝,于天河清醒过来,瞬间便恢复了他的海归精英范儿,坐起身来正了正衣领,说:“不用,走吧。”
  
      焦磊上了驾驶位,向塔台通报编号,起飞。直升机慢慢拉高,调整航向,转入既定航线。
  
      焦磊的驾驶技术虽然过关,但因为直升机机型限制,多少有些颠簸,等他进入平稳飞行,回头看一眼于天河,发现对方脸色铁青,紧紧抓着头顶的把手,眼镜已经滑到了鼻尖的位置,将落不落。
  
      “于医生你没事吧?”焦磊鲜见他如此失态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心——很多人不晕民航,但晕直升机,于天河不会正好是这种的吧?
  
      于天河整个人似乎都僵硬了,半天才强作镇定地说:“没、没事。”伸出右手推了推眼镜,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
  
      焦磊从兜里掏出一盒薄荷糖递给他:“吃点这个吧,能管点儿用。”
  
      有薄荷糖加持,于天河好歹撑过了飞行,下机之后连行李都顾不上拿,先冲进卫生间吐了一通。
  
      焦磊拖着他的行李箱进去看他,于天河吐得颧骨通红,两眼含泪,看上去竟有点可怜兮兮的感觉,不禁起了少许恻隐之心:“你没事吧于医生?”
  
      于天河说不出话,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往外走的时候却腿一软差点倒下去。焦磊连忙上去扶住了他:“哎哟小心!要么我背你出去算了?”
  
      “……”于天河靠在他胳膊里闭目休憩片刻,站直了,“不用,你帮我拿着行李箱就行。”
  
      焦磊感觉他的身体异常纤瘦,完全无法想象在球场上是怎么把自己操练得差点崩溃的。他发现于大夫实在是个世所罕见的矛盾体,温文尔雅的外皮包裹着腹黑桀骜的芯子,高傲精英的气质下却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脆弱懵懂的感觉。
  
      焦磊一路走,一路总结出这么文艺范儿的一个结论,坐到车上的时候颇有点儿沾沾自喜——虽然他的作家之路已然彻底崩坏了,但经过四天的突击创作,文字表述能力似乎有质的提高!
  
      感谢于大夫友情提供的脑补模板!虽然他本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脑补了哈哈哈哈……焦磊心情大好,驱车拐出机场之后,专门去汽车穿梭餐厅给于天河买了一杯皮蛋瘦肉粥,特别诚恳地说:“以后上飞机之前一定吃点儿东西垫一垫啊于医生,你这样太伤身了!”
  
      于天河的表情不知为何有点复杂。
  
      正午时分他们回到鸣翠苑的住处,于天河一进门先瞄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李维斯,继而冷着脸对宗铭说:“你来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于天河回手关了房门,咔哒一声上了锁,将一个文件袋丢过去。宗铭打开文件袋,从里面掏出几份薄薄的文件,意外地挑起了眉毛:“你加入了刑事侦查局?”
  
      “医院那边我辞了。”于天河说,“回来之前我就接到过刑事侦查局的邀请,大前天上午我回复了他们的邮件。桑国庭帮我报上去的,局长已经批了。”
  
      宗铭往下翻,任命书下面是一份申请,于天河要求兼任编外调查一处医学顾问。
  
      “签字。”于天河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支笔扔给他。宗铭接住了,顿了一下,签了自己的名字。
  
      于天河收起申请,装回文件袋,拖过一把椅子坐下,脸色变得史无前例地严肃,沉声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宗铭神色一敛,心知肚明,转身走到窗前,反问:“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于天河眉宇间浮起一丝愠色,提高声音道:“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嗯?”
  
      沉默,宗铭垂眸看着窗外的园林。深秋时节,万木凋落,然而秋阳依旧是明媚的,温煦的金光洒遍大地,让枯败的树木显出几分虚假的繁荣……
  
      他觉得这画面有一种寓言般的意味,美得让人烦心。
  
      于天河怒目看着宗铭的侧脸,几次要张口,终究什么指责的话也没能说出来。
  
      良久,他的眼神渐渐软了,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说:“下午和我去一趟医院,我约了一个可靠的朋友给你检查。过去三天我已经看过了局里所有的研究报告,你的情况很棘手,但不至于完全没有办法,我想我们还有时间。”
  
      宗铭仍旧沉默着,习惯性地摸了一把裤兜,随即想起自己已经戒烟了,大手烦躁地摸了摸下巴。
  
      于天河再次叹气,放缓声音说:“这事我会帮你保密,不会告诉局里的人,但你必须配合我所有的诊断和治疗……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你得对你身边的人负责。李维斯……他很担心你,你不能伤害他。”
  
      宗铭觉得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尖锐地戳了一下,多年来引以为傲的城府竟有些无法掩饰这不可名状的难过,于是飞快地扭过头,在于天河看不见的角落闭上眼睛。
  
      一、二、三……在心里默数五秒,他睁开眼,再次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从现在开始,所有关于我的问题,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一个字也不要告诉他。”
  
      于天河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即皱起了眉头:“你这样不对,他是你最亲近的人,你的伴侣,你不能这样瞒着他,无论从法律还是从感情上来讲,这对他都是不公平的。”
  
      “没有感情,我们不是伴侣关系。”宗铭以近乎冷酷的理智的语气,叙述着在他看来可能已经不是事实的事实,“我们只是单纯的上下属的关系,结婚是假的。”
  
      “what?”于天河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宗佳玉欠了他的人情,我在帮她还。”宗铭向他解释着,同时也是在向自己重复暗示着某种必须严格遵守的规则,“李维斯因为工作出了问题,必须找个理由留在国内。”
  
      于天河目瞪口呆,瞪着他足有半分钟,才喃喃道:“不可能……我又不是瞎子……”
  
      宗铭抹了一把额头,说:“这件事解释起来点乱,也许一开始我就不该让他卷进来,但他身上有一些特别关键的东西,我不能放他走……总之你听我的就是了,不要把关于我的任何事告诉他,该说的时候我会亲自和他说……你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也不要给他任何暗示,我会处理好的。顺利的话我们春节前会办好离婚手续。”
  
      他飞快地说着,语气坚定,比以往任何时候看上去都要冷静,但于天河完全听出了前言不搭后语的意味——虽然宗铭从小语文就不太好,但逻辑思维能力是很强的,五岁开始就没出现过这种毫无条理的情况。
  
      唯一的解释,是他自己乱了。
  
      算了,随他去吧,也该让他乱一乱了……于天河无奈地站起身来,捡起桌子上的文件袋:“好吧,既然这样,我尊重你的决定。”
  
      宗铭如释重负地说了声“谢谢”,打开房门:“走吧,下去吃饭,他听说你要来,专门做了菲力牛排。”
  
      于天河跟在他身后下楼,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莫名想起他小时候一个人孤孤单单在院子里挖蚯蚓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结婚又离婚,出国又回国,兜兜转转连孩子都有了,他竟然还和从前一样孤单。
  
      午餐很美味,即使于天河因为晕机胃口不佳,也不得不感叹李维斯厨艺了得。饭后焦磊收拾了厨房,出来问李维斯:“于大夫住哪儿啊?”
  
      李维斯也有点儿犯难,按理他应该搬上去和宗铭住,把主卧让给于天河的,但……情况显然不允许。
  
      “我回家住。”于天河说,“你们不是在钓鱼么?这么多人凶手还怎么上钩?”回头对焦磊道,“你收拾一下行李,跟我走,这里有宗铭就够了,你目标太大,影响凶手作案。”
  
      “啊?”焦磊虎躯一震,深深觉得自己药丸,大脑飞转,给自己寻找着可以和于大夫拉开距离的理由,“那不如我回石湖农场吧?于果人生地不熟的,放在日托中心多孤单?于大夫你也不用搬走了,你目标小,待在这里也不影响凶手行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