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65章 S3.E18.堵抢眼

第65章 S3.E18.堵抢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5,
  
      “就这么放他走了?”焦磊看着钱卓民离去的背影,瞠目问,“他应该是故意撞我的吧?那个黑衣人是他认识的吧?”
  
      “让他走吧。”宗铭沉着脸说,“现在抓他没有任何证据,白小雷的人已经到了,他们会盯着他,看他会不会和那个黑衣人碰头。”
  
      “那个黑衣人到底是谁啊?”焦磊问。
  
      “我没看清。”李维斯掏出手机给他们看,他在楼梯间的时候从上往下拍了几张照片,但当时光线太暗了,角度又不好,只能勉强看清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回去问问阿菡。”宗铭说,“监控上应该能看得清楚一点。”
  
      三人回到沙葱家的公司,桑菡已经把嫌疑人的照片打印出来了,可惜对方包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清相貌。
  
      “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中等身材,短发。”焦磊离那人最近,算是近身接触过,回忆道,“他年纪应该不大,我撞上他的时候感觉他骨架挺窄的,面部皮肤比较细致,没有皱纹……对了,他戴的墨镜不是普通镜片,是带度数的,他应该有四五百度的近视。”
  
      “没想到钱卓民居然有从犯。”李维斯皱眉道,“会是谁呢?他一个单身男人,没家人没孩子,连工作都没有!”忽然想到什么,从兜里掏出个纸杯子,“这个是我在天台上发现的,也许是疑犯用过的杯子。”
  
      宗铭眉峰一挑,问:“楼顶还有其他痕迹吗?”
  
      “没了,可能还有脚印指纹什么的吧,但我肉眼看不出来。”李维斯说,“他应该是穿m9码的运动鞋,我看到他的脚了。”
  
      桑菡将监控调大,给他们看那人的手,说:“他戴着手套,估计没留下指纹。”
  
      宗铭和李维斯重新去天台转了一圈,确定那人应该是在那儿待过一段时间,可以看到他走动的脚印、盘腿坐在地上的痕迹,但如桑菡所说,他戴着手套,所以没有留下指纹什么的。
  
      现在就看纸杯子上能不能提取到唇纹和唾液了。
  
      沙葱见他们来回奔忙,十分过意不去,叫了外卖早点给他们吃,又亲自煮了咖啡:“太辛苦你们了,我没想到我只是变换一下写作风格而已,竟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真是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李维斯安慰她,“不是你还有别人,凶手心理有问题,哪个作者写得不和他意他都要迫害的。”
  
      “太可怕了。”沙葱捧着咖啡杯叹道,“以前也有人骂我写傻白甜无脑文,脑残什么的,但最多就是人身攻击一下,还从没人想来杀我……说起来我运气挺好,有你们及时出现保护我,那个渤海白女妖实在太冤了,只是写了几篇暗黑文而已,居然惹来杀身之祸。”
  
      李维斯想起孙萌,也是满心惋惜,叹道:“这种事谁也想不到啊,写暗黑文的人多了,偏偏她就遭了这种毒手。”
  
      “凶手太变态了。”沙葱有点愤懑地说,“小说本来就是虚构的,你不喜欢不看就好了,不让人写是几个意思?”
  
      李维斯苦笑道:“他不是不让人写,而是想让人照他的意思写。这种人大概是把自己当上帝了吧,总觉得自己掌握了世界的真理,和他三观不一样的都是异端,都是死罪。”
  
      “比极端宗教还可怕。”沙葱嘲道,“他应该成立一个ooc邪教。”
  
      李维斯忍不住笑了,可不就是ooc么,别人ooc最多嫖个同人,他直接来改造原作者了。
  
      当ooc遇上超级脑,真是灾难。
  
      白小雷的人连夜飞过来,根据宗铭提供的地址找到了钱卓民,对他展开新一轮的紧盯监控。但是整个早上钱卓民都在城里瞎晃荡,没有和那名黑衣人联系。
  
      中午的时候,沙葱的爱人回来了,听说公司楼上潜伏过一个疑犯,非常震惊,想把沙葱送回娘家去住一段时间。
  
      “不用了,公司刚开开,这么多事你一个人管不过来,我得留下来帮你。”沙葱看上去软软糯糯的,意志却极为坚定,“大不了我彻底断更,把这本坑了,我不信我都不写了,他还要来杀我!”
  
      沙葱的爱人是个帅t,和桑菡身高相仿,瘦瘦高高,短发,特别心疼自己老婆:“你好不容易随心所欲写一次,干嘛不继续?我这段时间不出差了,留在家里陪你,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本事,谁来我弄死他!”
  
      “别瞎闹。”沙葱嗔道,“就你那几下花拳绣腿,也就是锻炼个身体,真当练过拳就能打人呐?”
  
      “我的教练是省队下来的,三四个男人都不是对手!”她爱人不服气地说,“不试试怎么知道!”
  
      “试什么啊,好好当你的总裁吧,脑残!”
  
      李维斯发现女人秀起恩爱来杀伤力也是很大的,果然狗粮撒多了总有一天要被别人塞一嘴。
  
      “安全起见你最近还是不要写了吧。”宗铭沉思片刻,对沙葱说,“在文下挂个请假条,就说身体不适,一个月内不更新了。那台笔记本也暂时不要用了……唔,最好这段时间真的什么都不要写,疑犯有一定的黑客技术,你即使只是存稿,也可能被他盯上,怀恨在心。”
  
      沙葱犹豫了一下,看看自己的爱人,同意了:“好吧,我回头就去挂请假条。”
  
      “我留几个人保护你几天,等确定他不会向你动手再撤回。”宗铭说,“你一定注意,二十四小时不要落单,也不要去人迹罕至的地方,疑犯身上背着人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那这样一来你们还能抓着他吗?”沙葱担忧地问,“我总不能这么躲一辈子吧?再说没有我还有别的作者,他这么变态,再偷偷向其他人下手怎么办?你们不可能每次都能及时发现潜在受害者的。”
  
      宗铭点点头,说:“是啊,他还会向其他人下手的,我们不能被他勾着鼻子走,得主动送给他一个目标才行。”
  
      “哦,这样啊。”沙葱想了想,自告奋勇道,“不如我继续照原来的路子写下去,你们在我周围设个圈套,等他再出现的时候把他一举抓获?”
  
      “你不行,太危险了。”宗铭笑了笑,说,“看不出你还是个侠肝义胆的奆奆,我先代表专案组谢谢你了。不过今天他在你这里失了手,可能会比较警惕,不容易上钩。我们得另找个志愿者。”
  
      “你们打算找谁啊?”沙葱好奇地问。
  
      宗铭高深莫测地笑笑,说:“保密。”
  
      李维斯站在旁边,忽然觉得后脖子一凉,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下午白小雷分了两个人来保护沙葱,宗铭和他们交接完毕,带着小组撤出了沙葱家的公司。
  
      四人找了一家火锅店吃晚饭,桑菡终于不用吃孤独的冒菜了,一口气要了五盘羊肉,五盘肥牛,一副要吃穷领导的架势。宗铭叫了一份菠菜面给李维斯,说:“这家菠菜面特别好吃,你爱吃面,多吃点。”
  
      “比你做的还好吗?”李维斯挑了一筷子面条下进小火锅里,看着里面咕咚咕咚冒泡。
  
      “那不能够。”宗铭大言不惭地说,“这世上做面比我好吃的人还没出生呢。”
  
      桑菡翻白眼,道:“你们能不能别这么频繁地撒狗粮?”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宗铭将李维斯剩下的菠菜面给他丢过去,“我这都是为了工作,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儿多吃草。”
  
      李维斯早就料到他的计划,问道:“你是想拿我当诱饵勾那个黑衣人上钩吧?”
  
      “聪明。”宗铭殷勤地给他锅里放了几个香菇,说,“老这么被动挨打不是办法,我打算以你为中心设个套,等那个黑衣人来钻。那个沙葱思想觉悟倒是挺高的,但人家一个女孩子,我不好让她涉险。”
  
      “我是男人就可以随便堵抢眼了是吧?”李维斯无奈地说。
  
      宗铭安抚地拍了拍他肩膀,道:“有我呢你怕什么?堵抢眼也是我去,当初拉你入伙我就说过,背黑锅我来,送死我去,我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李维斯还没说什么,焦磊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了:“领导,让我也加入你们处吧,编制外的也行,我从小就想当警察叔叔,你就满足我这个愿望吧!”
  
      宗铭摆摆手,道:“你这个押后再说,不要插队,我们处暂时不需要血牛,你技能上和我有重合……那什么,小李同志,组织看好你,你说怎么样?”
  
      其实在沙葱家里李维斯就想到这个点子了,宗铭不说他也要说的,不过这件事具体实施起来有一个巨大的难点,那就是以他的写作风格根本不会引起幽灵号的注意——他这个人编故事温吞,太软糯了,根本写不出那种能让人气血上涌、恨不得穿越wifi来寻仇的小说啊!
  
      “你说的我都没问题,但是你怎么能确定他会上当呢?”李维斯诚恳地说,“我没有渤海白女妖那样的笔力啊,我写的东西都是猎奇欢乐向,如果有个仇恨搞笑作家的凶手,我当诱饵可能还靠谱点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