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63章 S3.E16.直男癌

第63章 S3.E16.直男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3,
  
      焦磊遭受鬼畜雇主的精神暴击,做饭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战战兢兢的,问李维斯:“他不是说真的吧?”
  
      “应该……不是吧?”李维斯觉得以于天河的审美焦磊应该是比较安全的,但……世事难料,万一哪天他萌点跑歪了呢?
  
      焦磊发现他使用的是疑问句,越发惊悚,喂猫的时候误抓了狗粮,导致隆美尔龙颜大恚,一脚踢翻猫碗出去流浪去了。蒙哥马利于是特别伤心,蹲在窗户上cos了半个小时的望夫石。
  
      饭后李维斯带巴顿出去遛弯儿,顺便视察了一下后院焦磊新整理出来的花圃——因为于天河对农作物存在严重的偏见,他退而求其次地在花园里种了一些有观赏价值的果树,预计明年秋天他们就能吃上新鲜的石榴、核桃和大枣了。
  
      巴顿对此很满意,非常热情地在小树苗下面浇灌了一番。
  
      遛狗归来,焦磊还在收拾厨房,李维斯从他的背影都能看出惶恐不安的意味,犹豫了一下,决定挽救一下好基友的命运。
  
      这世上唯一能让于天河息怒的人大概就是于果了,于是李维斯敲响了儿童房的房门。萌正太正在完成他每天雷打不动的数学训练,见李维斯进来非常高兴,抓住他要求pk。
  
      李维斯看着“2012平方-2011平方2010平方-……-1平方=?”这种反人类的题目,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五分钟后举手投降。
  
      “原来你也是个数死早哦……”于果怅然叹息,放弃了对他的摧残,掏出自己的科学小笔记给他嘚瑟,“来看我做的菠菜记录吧!”
  
      李维斯翻看一番,发现小家伙做得像模像样,每篇笔记都配了照片,还让大人帮他写了详细的观察记录。
  
      开头两篇是焦磊的写的,字迹粗犷,气势磅礴,遣词造句饱含浓郁的二人转风情。后面两篇则字迹秀丽,明显是于天河的手笔,文间还夹杂着一些法语,完整地保留了于果的口述风格。
  
      光从菠菜笔记都能嗅到他们之间若隐若现的火药味儿,可见这俩人真是天生气场不和。李维斯给于果奖励了铠甲勇士贴纸,为了世界和平循循善诱地问:“于果啊,你爸爸和你石头叔最近相处怎么样?”
  
      “很好啊。”于果天真地说,“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从早说到晚,说着说着我爸就笑起来啦。”
  
      李维斯十分意外,然后就看见于果惟妙惟肖地学了一个于天河式招牌冷笑,大眼睛一眯甩出两把飞刀,叹道:“他们很亲爱哦,以前我爹地都没有逗我爸笑这么开心过呢。”
  
      李维斯:“……”你确定你爸那是开心的笑而不是冷漠的嘲讽吗?
  
      满心担忧地嘱咐于果:“如果你看见你爸爸和你石头叔单独待在一起,看上去好像要打架的话,一定一定马上通知我,ok?”
  
      “让他们打去呗。”于果特别耿直地说,“石头叔上次说,动手能解决的事儿千万不要瞎嘚嘚,我爸还夸他‘interesting’呢!”
  
      李维斯黑线:“那应该不是夸奖吧?”
  
      “咋不是呢?”于果说,“我每次做了新手工给我爸看,他都是这么夸我的。石头叔和我一样都很interesting,爸爸很爱我们唷!”
  
      “……”李维斯觉得他对自己老爹的“爱”存在着巨大的误解。
  
      看来从小朋友入手是没什么希望了,李维斯想了半天,决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反正焦磊血厚,于天河应该弄不死他……吧?
  
      给好基友点了一根蜡,李维斯回房间去写今天的更新。《朕母仪天下》已经发表了二十多万字,阅读量正在稳步上升。大概性格所致,李维斯的文向来温吞,这次写宫斗居然也是一样,二十万字都洋溢着和谐温馨的气氛,也算是业界一朵奇葩。
  
      写完更新已经十点多了,李维斯洗澡上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开始看评论。
  
      百合属于小众里的小众,因为作者稀缺,所以读者都很爱护他们,很少有人在文下挑刺儿,一般都是鼓励撒花的居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宗铭的读者id带动了一股奇特的风潮,继“轩辕飘飘的老婆”之后,李维斯文下又出现了“轩辕飘飘的爱妃”、“轩辕飘飘的备胎”、“轩辕飘飘的老丈人”等等系列id,现在他的霸王榜已经完全被“亲友团”占领,连欧米伽姑娘都改名为“轩辕飘飘的表妹”了。
  
      宗铭对这一奇景喜闻乐见,声称自己已经形成了一个品牌,如果将来李维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话,应该给他分至少百分之二十的原始股。
  
      李维斯觉得上市什么的是扯淡,上吊还差不多。
  
      十一点整,宗铭从楼下健身房回来,顶着一头的小水珠,一边戳手机一边问:“皇后和贵妃什么时候撕逼啊?你写了二十万字了怎么俩人还在放暗箭,我都等得急死了!”
  
      你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为毛这么喜欢看妇女撕逼?李维斯也是个大写的服气,说:“不撕啊,她们再过三万字就握手言和组成副cp一起刷太后了。”
  
      “啊?”宗铭往他身边一躺,失望地说,“你这个写法不对啊,完全违背读者的心理需求,怪不得你写了这么多年还不温不火,来来来,老公给你出主意,保证你大红大紫日穿金榜!”
  
      “谢了,我不日。”李维斯严词拒绝,真诚建议,“你这么鸡血干嘛自己不写啊?我给你起个笔名吧,叫轩辕柔柔,老公大腿借你抱,包你少熬两三年!”
  
      “给谁当老公呢?!”宗铭弹他耳朵,“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你才几岁就想压在我头上?”
  
      “年下是萌点啊……啊啊啊放开我!”李维斯抱头挣扎,然而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从床上滚到地下,又滚到窗户边,最终还是被压住弹了好几下,耳朵通红。
  
      宗铭手机响了,于天河发来抗议:“那么大的床都盛不下你们俩吗,非要在地上搞,这么大声别人还怎么睡觉?都几点了?”
  
      宗铭挂断电话,将李维斯拖回床上,谆谆教诲:“以后领导体罚不要逃避,以免引起路人抗议。”
  
      李维斯捂着耳朵吸气,宗铭眼中贼光一闪,忽道:“失婚老鳏夫怨气很大啊,我们帮他在百合网注册个用户吧?”
  
      “……”李维斯诚恳道,“你积点德吧。”
  
      宗铭想了想,点头:“是啊,积点德吧,不要祸害广大相亲群众了,于天河这种鬼畜还是自己撸去吧。”
  
      李维斯为他们的友谊真诚点赞。
  
      次日周六,宗铭吃完早饭和白小雷打了个电话,告诉李维斯要去派出所开案情通报会。李维斯下楼开车,正好遇见于天河带着于果下楼,父子俩穿着亲子足球服,看上去又帅气又和谐。
  
      于天河平时穿正装居多,因为骨架纤细,皮肤白皙,看上去颇有点弱不禁风,谁知穿着短袖短裤身材竟十分有料,臂部和腿部的肌肉颇具规模,胸肌似乎也不错,在运动衣下凸显出漂亮的轮廓。
  
      “要踢球吗?”李维斯拿起足球颠了几下。于天河伸脚接住足球,流利地在足尖颠了个花儿,身姿十分潇洒,“天气好,带孩子运动一下……下次有空一起玩啊。”
  
      “好啊。”李维斯揉了揉于果的头发,正好焦磊洗完碗出来,于天河丹凤眼一眯,喊道:“焦磊,来跟我们踢球吧。”
  
      “啊?”焦磊受到了少许惊吓,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份殊荣,明明昨天晚上于天河还恨不得用眼刀把他戳死。
  
      受宠若惊地回:“好、好啊。”
  
      “去换衣服。”于天河摆了摆手,说,“我先带于果热身。”
  
      焦磊“哦”了一声,同手同脚地走了。李维斯直觉一股极为诡异的杀气正在于天河身上溢散出来,非常识趣地说:“那我们先走了!”
  
      于天河微笑挥手:“再见!”
  
      和宗铭把车子从石湖农场开出来,李维斯担心地问:“于哥不会和焦磊打起来吧?你觉不觉得他们好像很不对盘?”
  
      “打去呗。”宗铭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还一直在想他们谁能弄死谁呢!”
  
      李维斯只能感叹他和于天河之间金子般的友谊了:“于哥能是焦磊的对手吗?”
  
      “他学了十几年柔道,前几年还拿过次轻量级的业余组全国冠军。”宗铭说,“虽然比利时屁大点儿地方没什么能人,但好歹也是全国冠军不是?”
  
      “这样啊……”李维斯不禁扼腕,可惜要去派出所开会,不能亲眼目睹柔道基佬大战铁血战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