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52章 S3.E5.访亲友

第52章 S3.E5.访亲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是……这不对劲啊……”唐熠迟疑道,“你没有大纲吗?”
  
      “有啊。”海妖叹气,“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要照着原先的大纲往下写,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头晕、恶心、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过去七天我一直在写这一章,一直没写出来,直到今天早上,忽然想是不是我原先的想法错了,不该写这些过于黑暗的东西,所以试着把文风改了一下。”
  
      李维斯匪夷所思地问:“然后呢?症状消失了吗?”
  
      “是啊。”海妖无奈地道,“推翻原先的设定以后,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今天凌晨写完这一章,一下子特别特别困,一直睡到现在。”
  
      “我们刚才敲门你没听见?”李维斯问。
  
      “没有。”海妖说,“可能是睡太沉了吧,过去一个礼拜我都没怎么睡着,今天一躺下就感觉虚脱了似的。”
  
      唐熠不可思议地问:“不是吧?难道你以后都要这么写吗?”
  
      海妖苦恼地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我长期写这些扭曲的东西,潜意识产生了抵触?我不知道……天哪,我可能得去看看心理医生。”
  
      李维斯总觉得哪里不对,以前是听说过这种例子,比如一些电影演员为了体验某个人物的性格,会设法让自己融入角色,直到演完也走不出来,貌似还有因此自杀的。
  
      难道作家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吗?因为长期写扭曲变态的东西,心理发生变化,身体于是就报警了?
  
      这也太玄了吧?李维斯不禁有点害怕,自己长期写百合,会不会将来产生什么阴影,比如一想女人就头疼失眠掉头发什么的……
  
      “可是,如果你改变以往的风格,那你还是你吗?还能坚持写下去吗?”唐熠问海妖。
  
      海妖有点迷茫:“我不知道,我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喜欢写一些不同寻常的人和故事,它们能让我感受到内心的张力,一种宣泄……但现在我没办法再写下去了。”她看着自己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眼神有一种近乎空洞的绝望,“我写完这一章的时候,觉得我的人生好像完蛋了。如果无法坚持自己想要讲述的故事,写作还有什么意义呢?”
  
      李维斯依稀感受到了她内心的绝望,如果不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宣泄,即使能够平安地活下去,人生也会变得压抑和痛苦。
  
      “你确定,你之前那些症状都是写文造成的吗?”李维斯问,“放弃写作以后就消失了?”
  
      海妖点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我实在太累了,今天撑不住睡了一觉,所以症状减轻了?也许我明天应该去医院看看,我这大半年过得有点太封闭了。”
  
      “你是专职作家吗?”李维斯问。
  
      “算是吧。”海妖说,“我年初辞职,从家里搬出来,一直没有找工作。不过我写的东西也不多,主要是想静一静,想想自己以后要干什么。”
  
      唐熠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管理员说这几天一直联系不到你,刚才我打电话你也没接。”
  
      “唔,我好像拒接了所有来电。”海妖眼神有点闪烁,从沙发垫底下摸出一个手机,看了一眼,丢到一边。李维斯注意到屏幕上至少有四组未接电话,其中一个被拒接了一百多次。
  
      她在躲什么人吗?
  
      天色渐晚,回程还要两个多小时。唐熠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对海妖道:“知道你没事就好了,太太,你明天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别是什么大病才好。如果真的是心理问题,最好找个心理医生疏导一下,我们都不希望你放弃写作。”
  
      海妖笑了笑,道:“谢谢你们这么远来看我,我休整一下就恢复更新,以后不会无故消失让大家担心了。”
  
      门忽然被敲响了,海妖从猫眼里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纤细的双手紧紧攥了起来。
  
      “开门!”有人在外面重重拍门,“孙萌,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躲着我要撞门了!”
  
      “谁啊?”唐熠吓了一跳,小声问海妖。
  
      海妖咬着下唇,不动。那人一直拍门,后来直接用脚踹了,她才忍不住大声道:“你给我滚!”
  
      她刷一下拉开门,像个发怒的小动物一样,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门外站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人,和海妖差不多大,文质彬彬的,但一脸暴躁,额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仿佛随时要打人。
  
      李维斯下意识将海妖拉了一把,挡在她前面。那人怨毒地剜了他一眼,质问道:“他谁啊?孙萌你给我说清楚!”
  
      “你管的着么?”孙萌怒目相向,“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再缠着我,我消受不起!”
  
      “你说分手就分手?我不同意!”那人几乎要跳起来了,“我那么爱你,你说分手就分手?我跳楼你都不管,你这个女人心肠怎么这么硬,啊?”
  
      “你爱死不死!”孙萌怒道,“你去跳呀,去割脉去上吊啊!每次我不顺你的心你就要寻死觅活,你他妈还是个男人吗?”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吗?要我再证明一下给你看吗?”那人说着要往进闯。李维斯对他厌恶和鄙夷已经突破天际,别说一个男的整天拿自杀吓唬人了,光他那猥琐的语气就该扇上两个耳光。
  
      “你出去!”李维斯一把抓住门框,整个人挡在门前,“你敢伸一只脚进来试试。”
  
      他比对方高半个头,因为跟宗铭拉了一个多月的划船机,背阔肌一展显得肩宽臂长,气势逼人。那人被他冷着脸一吓,萎了,后退一步,色厉内荏地道:“你他妈谁啊?少管我们的家务事,警察都管不着!”
  
      “你他妈谁啊?”李维斯逼近一步,反问,“你有她户口本吗,有结婚证吗,你知道什么叫家务事吗?”
  
      那人语塞,忍不住又后退一步。李维斯由上而下睥睨着他,冷冷道:“你现在往进走一步,就算擅闯民宅,至少拘留五日。你跟她非亲非故,动她一指头就算人身伤害,要判刑的。你觉得就你这身板在号子里能落着好吗?”
  
      那人步步后退,后槽牙磨得咯吱咯吱响,不敢和李维斯正面杠,指着他身后的孙萌道:“我不会放弃的,谁也保不了你一辈子,我缠定你了,你等着吧!”
  
      “滚!”孙萌歇斯底里吼了一句。那人愤愤然转身,走了。
  
      三人沉默,良久,李维斯说:“下次他来,你就报警吧。”
  
      孙萌烦躁地拂了一把头发,说:“今天谢谢你……我没事,你们走吧,他不敢把我怎么样。”
  
      唐熠担忧地问她:“他是你什么人啊?男朋友?”
  
      “前男友。”孙萌苦笑,“别问了,很老套的故事,狗血得我都不相信能发生在我身上——我为了一个爱我爱得要死要活的男人和家人决裂了,然后……就像你们看见的一样,他真的是一个要死要活的男人,呵呵。”
  
      李维斯和唐熠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了,毕竟大家都不熟,半个小时前才刚刚认识而已。
  
      “反正你一个人住,多小心吧。”李维斯说,“给你留个我的电话,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打给我。我的工作和警方有些关联,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建议。”
  
      “谢谢你。”孙萌记了他的手机号,送他们俩下楼。李维斯临走前说:“如果你要看心理医生,可以告诉结果吗?我可能和你有一样的问题,拖延症或者别的什么。”
  
      孙萌道:“好的,如果医生有什么建议,我会告诉你。”
  
      返回西堰市的路上,气氛有点沉闷,李维斯看看唐熠:“怎么了,不太高兴的样子。”
  
      唐熠有点迷惘:“是不是谈恋爱都这样啊?喜欢的时候要死要活,不喜欢了就反目成仇?”
  
      李维斯想到桑菡,安慰他道:“分人吧,绝大多数爱情还是美好的,找一个两情相悦的对象,灵魂伴侣,开心的时候有人分享,难过的时候有人分担……不然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多孤单啊。”
  
      “是哦。”唐熠若有所思地说,“一个人多孤单啊,拉大提琴也没人听,写代码也没人看,哥哥总会结婚的……可是我明天就要飞帝都去参加乐团集训了,好像没时间了呢……”
  
      李维斯问:“几点飞机?”
  
      “下午……其实还是有时间的对吧?”唐熠像是想通了什么,掏出手机戳了起来。
  
      三小时后,李维斯回到石湖农场。桑菡像上了发条一样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见他就冲了过来:“她回复我了!她同意和我见面了!”
  
      “啊?”李维斯其实已经猜到了,“恭喜你!”
  
      “她约我明天在机场见面!”桑菡两眼放光地说,“她明天下午飞帝都,让我去送机!她让我送机了!”
  
      “你不如陪她飞帝都啊。”李维斯建议道,“这样你们可以在飞机上多待两个小时,还可以送她去酒店。”
  
      “对啊!”桑菡整个人都开始发光了,“我这就去定机票!”
  
      恋爱中的黑客一阵风似的卷上楼去,李维斯看着延伸向上的楼梯,忽然觉得有点想念宗铭。
  
      他不会开着直升机回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