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52章 S3.E5.访亲友

第52章 S3.E5.访亲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2,
  
      东丰仪表厂福利区位于北郊偏僻地带,因为厂子国企改制那两年就倒闭了,所以现在福利区里住的多是退休职工,以及一些外地租客。
  
      据读者群的群主说,渤海白女妖和家人不和,年初开始搬到这里一个人居住,日常不和外人往来,主要社交活动是和群里的读者互动。
  
      所以这种六七天不上线的情况确实是挺诡异的。
  
      李维斯将车子停在小区外面,和唐熠走进大门。一个看上去足有八十岁的老保安在门口的圈椅里晒太阳,压根没搭理他们,只有一只土狗懒洋洋瞟了他们一眼。
  
      34栋是一座五层小楼,估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单元门口并没有密码锁什么的,任何人都能长驱直入。李维斯上到二楼,敲了敲201的房门。
  
      没人应。
  
      唐熠摸出手机又打了一遍电话,还是没人应。
  
      “怎么办?”唐熠问李维斯,“要不要报警啊?”
  
      这种情况还真不好报警,李维斯想了想,说:“先问问邻居吧。”
  
      对门住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听他们说找对面的女孩子,说:“前两天我还看见她下楼取外卖,不过今天没见着……你们是她什么人啊?”
  
      “我们是她朋友,从西堰市过来的,刚才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李维斯说,“您见她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生病啊什么的?”
  
      “被你一说还真是。”老太太说,“我看她呀,脸色差得很,苍白苍白的,挂着两个大黑眼圈,蓬头垢面的比我这老太婆还邋遢。”
  
      蓬头垢面大概是作家赶稿时的常态……李维斯谢过老太太,让唐熠去问一楼的邻居,自己上三楼,敲了敲301的房门。
  
      猫眼闪了一下,似乎有人在往外看,但等了半天也没人开门。李维斯又敲了302,里面住的是一个老头,听他问二楼的女孩子,摇头道:“没见过,我腿脚不好,很少出门。”
  
      李维斯问他对面住的是什么人,他说:“上个月搬走啦,最近好像还没租出去,你要租吗?我有房东的电话。”
  
      李维斯说谢谢不用,下楼,只见唐熠远远站在楼前的花园边上,戴着热成像眼镜,正在往二楼看。
  
      这姑娘真是简单粗暴啊……
  
      “一楼两家邻居我都问过了,没见过她。”唐熠见他出来,冲他招招手,“你来看你来看,她家客厅沙发上是不是躺着个人?”
  
      李维斯还没戴过热成像眼镜,好奇地接过来试了试,果然看见一个人体模样的橙色光团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一定是生病了,说不定已经昏迷了!”唐熠说,“我们要不要帮她打120?还是请保安过来看看?”
  
      李维斯想了想,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保安。”
  
      整个小区就一个保安在值班,就是大门口晒太阳那个大爷,李维斯怀着愧疚的心情把老人家叫醒,说了两遍才发现他助听器掉了,于是帮他戴好了,又重新说了一遍。
  
      老保安终于听明白了:“有人在家昏迷啦?走走,我跟你去看看。”
  
      俩人赶到34栋,老保安老当益壮,摩拳擦掌道:“你们等着,我从窗户爬进去看看到底家里有人没,反正二楼也不高!”
  
      李维斯吓得一头冷汗:“大爷您还是别上去了,我来吧,您帮我们做个证就行。”
  
      老保安遗憾道:“我就是耳朵不好使,腿脚好着呢,年初才跑过全马!”
  
      李维斯看着他银光闪闪的头发,诚恳道,“您老还是歇着吧!”
  
      老保安还说要去扛梯子,李维斯连忙制止了,生怕他再闪了老腰。唐熠自告奋勇道:“不用梯子,我应该能爬上去。太太你在下面撑我一下,我大概能够到她的窗户边。”
  
      李维斯有一米八二,唐熠差不多有一米七五,两个人叠起来似乎是够了。李维斯也没多想,便说:“那行,我撑着你,你小心点儿。”站到墙根下,弓腿,一扭头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大问题——这姑娘穿的是裙子!
  
      然而唐熠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拎起牛仔裙,一个助跑便踩着李维斯的膝盖上了他肩膀。
  
      “……”李维斯阻止的话没有机会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把他扛起来,暗暗告诫自己别往上看别往上看……
  
      “左面一点,再左面一点……咦到了!”唐熠摇摇晃晃指挥着李维斯,抓住二楼客厅的窗户沿,使劲往里探头,“看不清,家具挡住了,你再往右一点点……好了好了!”
  
      李维斯现在唯一的感觉是这姑娘真沉啊,看着瘦瘦的居然挺压秤!
  
      唐熠伸着脖子往窗户里看,假发披在脸上太碍事,刚鼓起腮帮子吹了一下,忽见一张披头散发、苍白发青的鬼脸出现在眼前,隔着窗玻璃冷冷看着他。
  
      “鬼啊!”唐熠惊声尖叫,下意识想跑,却忘记自己还踩在李维斯肩膀上,整个人就这么掉了下来。李维斯眼疾手快,一个后仰硬是将他托住了。两个人滚作一团摔在草地上。
  
      “……”李维斯感觉自己要长针眼了,满脑袋都是欧米伽姑娘两片圆圆的小屁股,以及印着海绵宝宝的胖次。
  
      莫名想起桑菡的派大星睡衣,竟然觉得这个墙头真有些萌点……
  
      唐熠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一叠声地问:“太太太太你没事吧?你有没有被我压坏啊?”
  
      “……没有,没事。”李维斯主要是视觉上受到一些暴击,身体上并没有损伤,从地上爬起来,问,“你没事吧?摔疼没有?”
  
      “没有啦,对不起啊,我刚才看见一个女鬼,吓坏了,一下子忘记还踩在你身上。”唐熠替李维斯拍了拍后背的尘土和草叶。
  
      一个女鬼从二楼窗户探出头来:“你们干什么啊?”
  
      “嘿,你没事儿啊姑娘?”老保安声若洪钟地吼道,“你朋友来看你啦,敲门没人开,电话没人接,还以为你出事儿了呢!”
  
      “谢谢您了,大爷。”李维斯没想到渤海白女妖居然在家,估计刚才是睡着了没听见他们敲门,抱歉地对老保安说,“您忙您的去吧,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老保安见屋主在家,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拍拍屁股回门口继续睡觉去了。
  
      女鬼看看唐熠,又看看李维斯:“你们谁啊?找我?”
  
      “你是渤海白女妖太太吗?”唐熠仰着头大声问。
  
      女鬼苍白的脸色浮上一丝尴尬的红晕,道:“闭嘴!上来吧!”
  
      两人上楼,女鬼开门请他们进来,问:“你们是谁啊?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我是r,你读者群里的粉丝。”唐熠回答,“群主说你六七天联系不上了,也没更新,大家都很担心你,就托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指了指李维斯,没敢暴露他身份,“他是我表哥,开车送我过来的,我们住在西堰市。”
  
      李维斯四下打量,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老公房,很旧了,家具都是简易的,但打扫得很干净,布置也颇为雅致,可见海妖是个挺热爱生活的人。
  
      “谢谢你们了,我只是最近不太舒服,所以一直没上线。”海妖脸色很差,如对门老太太所说,苍白得近乎发青,眼圈乌黑,仿佛十天半个月没睡过整觉了。
  
      “你是不是病了?”李维斯问,“要不要我们送你去医院看看,你脸色太差了,一个人住千万别讳疾忌医。”
  
      海妖叹气,找了跟皮筋把头发扎起来,说:“只是神经衰弱吧,老毛病了,一码字就头疼眼花的……呵呵,也可能只是拖延症而已。”
  
      这种病大概每一个作家都有,李维斯深有同感,但她的新文不是才发十几天么?这么快就进入卡文期了吗?
  
      “你们坐吧,我去烧点水。”海妖将沙发上堆的毛巾被收起来,去厨房烧水泡茶。她的笔记本电脑就放在茶几上,李维斯无意间动了一下,屏保撤销,显出码字软件的界面来,显示她新章节已经写完了。
  
      “咦,新章已经有了啊!”唐熠眼睛一亮,问她,“我可以先看一下吗?”
  
      “呃……新章可能有点问题,我大概要改。”海妖有点犹豫,但还是很大方地说,“你想看就看吧。”
  
      唐熠低头看笔记本上的更新,李维斯忍不住也凑过去看了起来。海妖端了两杯绿茶出来,有些意外:“你也看网文吗?”
  
      “呃,偶尔。”李维斯尴尬地回答,一目十行扫完,心中十分惊讶——新章节风格大变,几乎推翻前文所有的设定,杀人、殓尸……一切都变成女主大脑的臆想,原来她是受了刺激,在心理医生那里做治疗。
  
      照这么写这文再有三千字就能完结了,前文那么多草灰蛇线的伏笔全部废弃,完全是自杀式弃坑的节奏!
  
      唐熠也是一脸懵逼:“太太,这是什么意思哦?我怎么看不懂了……你到底要写什么啊?”
  
      海妖苦笑道:“很崩坏是吧?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写出这样的后续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