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50章 S3.E3.求面基

第50章 S3.E3.求面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0,
  
      经过一宿的挑灯夜读,宗铭宣布自己已经成为轩辕飘飘大神的脑残粉,第二天早上亲自做了爱心早餐端到李维斯床头,认真地说:“飘飘,今天也要好好更新哦,加油!”
  
      李维斯被他雷得要飞升了,简直欲哭无泪,还好领导工作很忙,下午就被桑国庭召唤到局里去开会了。
  
      送走宗铭,李维斯总算松了口气,打开文章一看,霸王榜里多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轩辕飘飘的老公”,一宿的工夫打赏了他好几万块,超过欧米伽姑娘稳稳坐上了霸王榜第一的位置。
  
      除了宗铭,不可能再有别人了……李维斯仰天长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还是该砍号重练。
  
      想了半天,还是继续更新吧。
  
      写完两天的存稿,李维斯打开了渤海白女妖的新文,最近更新的章节节奏依旧那么诡谲,女主表面上是个温和专业的入殓师,入夜后便化作变态盗尸人,在一个又一个的坟地中游走,寻找让自己心动的人体器|官……
  
      文下的评论也依旧是那么分裂,喜欢的人恨不得她一天十更,不喜欢的人骂全了她家一户口本儿。
  
      李维斯注意到一个叫做“天星天晴”的id,连续十来天在她文下发表了非常严肃的谴责声明,认为作为作者不应该写这种黑暗变态的东西,应该多写阳光积极的作品,为年轻人,尤其是未成年人做出正确的思想引导。
  
      这种仿佛古墓里钻出来的评论,自然引来一大票的冷嘲热讽,但李维斯注意的不是这个,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天星天晴”曾经是他的一个忠实粉丝,当年他写的文还没现在这么火的时候,这个小读者就经常出现在他文下,给他打气,给他提意见,有时候他卡文了,她还会给他留言,说说自己开出来的脑洞什么的。
  
      这个孩子应该年纪不大,人非常nice,软软的,脾气很好的样子,李维斯对她印象非常深刻。
  
      大概从去年春天开始,这个id就消失了,再也没在他文下出现过,李维斯本来都忘了她了,今天看见忽然想起她来,点开她的读者专栏看了一下。
  
      果不其然,她的收藏列表里都是去年春天之前发表过的文章,购买记录里也是一样,她发出的最后一个长评是给轩辕飘飘的,时间是2025年3月12日。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维斯有些疑惑,仔细读了两遍天星天晴在渤海白女妖文下的评论,第一反应是这孩子被盗号了,第二反应是被魂穿了,第三|反应是她可能经历了什么人生大变故——她现在说话的语气和以前相比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也许是职业病,李维斯莫名想起了超级脑,但就吴曼颐、王浩和齐冉的情况看,超级脑似乎并不会让一个人性格大变,只是会强化这个人在某个方面的执念,魔化他内心黑暗的部分。
  
      可能只是想多了吧……李维斯关闭了页面,打算再观察两天看看,不行了就跟宗铭汇报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李维斯过得分外逍遥,宗铭不在家,刘队长那边没什么进展,他闲下来以后把整个石湖农场打扫了一遍。除此之外就是每天看看课本,写写更新,偶尔再刷一刷本地新闻什么的。
  
      齐冉的案子已经被官方曝露出来了,同时曝光的还有徐秀姑谋杀小三案。这两个案子可以说刷新了广大吃瓜群众的三观,谁也没想到家庭主妇里居然有这样心思缜密、双商惊人的高手,因为在事业上遇到挫折,便将“聪明才智”都运用到了家庭当中。
  
      真是想一想就汗流浃背啊……那些对自家主妇有所忽视的丈夫们纷纷感觉自己不经意间已经在悬崖边走了一圈,暗暗决定回家后一定要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老婆,谢谢她们不杀之恩。
  
      以及最好请她们把超人的精力发泄在社会生活当中,不要浪费在自己身上,说不定还能培养个女富豪出来,改善改善家庭生活……
  
      随着一些细节的曝光,“珍爱好女人”这个奇葩的组织也进入了大众的视线,很多人对这个年代还有这种组织的存在表示惊奇,在九年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几十年的今天,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反倒回头去学习所谓“女德”、“女戒”,简直是现代教育的倒退!
  
      但也有一些传统学者认为这才是女性教育该走的方向,所谓男女有别,女人本就该以家庭为主,这种成年女性修习女德的风潮恰恰证明目前的基础教育是失败的,没有考虑到两|性差异,以及社会对女性的定位和需求。
  
      他们认为,齐冉和徐秀姑这种极端的特例,一方面是曲解了传统女德的内涵,另一方面更加说明她们接受过高等教育以后对自身价值的估计出现了偏差,如果一开始就接受传统教育,绝不会这样不安于室,将丈夫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品。
  
      一时之间,乱象丛生,连李维斯这种玩惯了文字游戏的人也有点看不懂各路专家的评论分析。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无论怎么抨击,怎么批判,“珍爱好女人”这种组织还是会坚强地存在下去,即使不以这个形式,也会以其他名字其他形式存在下去。因为这个社会需要它,准确地说,很多被社会和家庭逼进死胡同的女人,需要它。它就像田园化的上帝,接地气的圣经,给了这些濒临窒息的女人一个虚妄的安慰。
  
      毕竟,像齐冉这样被超级脑加持的、极具破坏性的只是个例,多数主妇还是温和懦弱的,习惯忍受并以此为生的。
  
      转眼间便是长假前夜,九点半,李维斯开着他的小熊猫去机场接桑菡,因为路上堵了一会儿,到达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半个小时了。
  
      熙熙攘攘的大厅,桑菡坐在远离人群的一角,抱着双肩包,戴着一副巨大的银灰色耳机,孤独的身影仿佛与世隔绝。李维斯蹑着脚走过去,发现他正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机,虽然因为面瘫没有太大的表情,但依稀能看出一点羞涩的春意。
  
      哪个少年不怀春啊……李维斯不禁感叹,屈起手指轻轻弹了一下他的耳朵:“想什么呢?”
  
      桑菡被他惊了一跳,迅速收起手机,摘下耳机,颧骨浮上一丝微红:“哥哥你干嘛啊。”
  
      “你干嘛啊?”李维斯笑着揶揄他,“脸怎么这么红?刚才在和电阻妹聊天么?”
  
      桑菡努力绷住表情:“没、没有,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你约她见面了吗?”李维斯绕过长椅,坐到他旁边,怕他不舒服,刻意隔了一个位子。
  
      桑菡有点不好意思:“还没有,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她提,其实我们认识时间也不长……你说她会不会拒绝我啊?”
  
      李维斯觉得挺有可能的,但不想给他泼冷水,便说:“一半一半吧,女孩子你懂的,都有点难以捉摸,谁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呢。”
  
      “也是啊。”桑菡叹气,“你是个基佬嘛。”
  
      “……”李维斯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然而只能把一口老血默默地咽下去,“……是啊。”
  
      死宅和基佬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走吧,先回家,已经十点多了。”李维斯拍拍桑菡的肩膀,拎起了他的双肩包。
  
      小熊猫行驶在寂静的公路上,桑菡坐在副驾位,不停打开手机又关上。李维斯悄悄瞄了一眼,发现他一直在看微信,估计还在纠结求面基的事情。
  
      想了想,鼓励他道:“你就直接问她吧,男人大丈夫,就算被拒绝也没什么要紧吧?你的目标不是全国前十的黑客么?除了电阻妹还有八个待选项呢。”
  
      “那我就只能把自己掰弯了。”桑菡悲哀地说,“据我所知她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女生。”
  
      “……”技术宅真可怜,李维斯在一处红灯前停车,同情拍肩,“到底约不约?”
  
      桑菡一咬牙:“约!”
  
      然后他就像个即将英勇就义的烈士一样,打开自己的微信,点开r,发了一条信息:【我在西堰市,我想见见你,我们可以见面吗?】
  
      一片死寂。
  
      “她不理我了。”桑菡一脸世界末日的表情,绝望地说。李维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红灯过后默默开车。
  
      一刻钟后,车子驶入开往石湖农场的村路,桑菡的手机忽然“叮咚”一声,欧米伽姑娘回话了:【刚才断网了,没看见,嗯……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桑菡一秒钟满血原地复活:【当然。】
  
      欧米伽姑娘给他发了个可爱的笑脸儿,不吭声了。
  
      “她说她要考虑一下!”桑菡整个人都不好了,面瘫脸上难得显出激动的神色,“她说她家刚才断网了,才看见我的微信!她回复我了!”
  
      李维斯诧异道:“这年头还有断网这一说吗?”
  
      桑菡噎了一下,渐渐恢复平静,照旧是面瘫脸一张:“她应该只是在犹豫吧,不好意思就说自己断网了。女孩子是这样的吧,都很纠结,又喜欢说谎……”摇头感叹道,“真是好可爱啊!”
  
      李维斯不明白说谎哪里就可爱了,只能附和:“呃……确实,有点可爱。”
  
      回到石湖农场,巴顿认识桑菡,立刻跑过来又蹭又舔。隆美尔则对宗铭以外的所有人类都不屑一顾,只高冷莫测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李维斯带他上楼,指着楼梯对面的房间对他说:“宗铭让你住这里,卫生间在走廊尽头。如果要洗澡,只能在我房间洗,二楼没有公共的浴室。”
  
      “你住二层吗?”桑菡有点意外,“宗铭不是住楼上吗?你不和他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