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7章 S2.E26.新序曲

第47章 S2.E26.新序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7,
  
      看着漆黑的枪口,李维斯大脑一片空白,潜意识里第一个闪过的面孔居然是宗铭。
  
      他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有什么事一定躲在椅子下面的……
  
      可是他没听他的话。
  
      数不清的汗滴从毛孔里瞬间涌了出来,对死亡的恐惧,对自己鲁莽的后悔,对胡查理的仇恨……生死之间李维斯几乎听到自己头顶血液涌动的声音,然后便是“砰”一声枪响。
  
      火光乍现,带着高温的子弹劈开空气,往他疾飞而来。
  
      就在这时,时空凝滞再次出现,万籁俱寂,世界静止,出膛的子弹被卡在时间的夹缝里,堪堪停在离他鼻尖十公分的距离。
  
      紧接着,一双强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抱住了他,宗铭越过生与死的距离扑了过来,将他掀翻在地,压在身下。
  
      秒针越前一格,凝滞结束,子弹擦着李维斯的额头飞了过去,在他皮肤上留下*辣的剧痛。与此同时,几滴温热的水珠溅在他脸上,有一滴正好落在他下唇,他下意识舔了一下,是血。
  
      宗铭的血。
  
      “站住!”宗铭压在他身上,右手举枪,向胡查理厉声大喝。
  
      雪亮的车灯一扫而过,胡查理瞳孔猛地收缩,伪装过的脸上流露出无法言喻的怪异的神色,然后,他忽然转身,跳过灌木丛,往车道上奔逃。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一辆黑色轿车正好并道,将从灌木丛中冲出来的胡查理撞得直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又从他的身体上压了过去。
  
      暗红色的血从胡查理身下蔓延开来,如同粘稠的油漆,将柏油马路一点点漫过。轿车急打方向,一头撞在侧前方的灌木丛里,终于停了下来。
  
      瞬息之间,尘埃落定,仓皇的现实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决定了整件事的结果。
  
      宗铭伏在李维斯身上,大手顺着他的脸摸了一把,声音有点抖:“你没事吧?伤着哪儿了?”
  
      隔着单薄的衣物,李维斯感觉到他的心脏正急促跳动,和自己的一样,砰砰!砰砰!仿佛要冲出胸口一般。
  
      良久,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颤声道:“没、没事……你呢?你流血了……”
  
      宗铭在鼻梁上抹了一把,说:“没事,子弹带了一下。”
  
      两人在黑暗中对视,四周是嘈杂的车声、路人的尖叫声、绵密的雨声……不时有车灯晃过,李维斯看到宗铭眼中无法掩饰的惶恐,那是对死亡的恐惧,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他。
  
      心里有个什么地方忽然动了一下,李维斯忍不住轻轻一抖。宗铭摸了摸他的头发,温语道:“别怕,都过去了。”
  
      是啊,过去了……李维斯长长舒了一口气。
  
      宗铭站起身来,将他也拉了起来,拂起他额头上的碎发,说:“流血了。”
  
      李维斯这才注意到自己额头上有一道狭长的伤口,胡查理那枚子弹正好擦着他们中间的空隙飞了过去,同时擦破了宗铭的鼻梁和他的前额。
  
      大批的警察从会场内跑了出来,控制交通,查看胡查理的情况。那名撞死胡查理的司机从车上下来,骇得魂飞魄散,前言不搭后语:“天!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他忽然就这么跑了出来,我没违章,这里是隔离带啊……”
  
      李维斯跟着宗铭走过去,看见胡查理以一个扭曲的姿态俯趴在地上,身下晕出一大片血迹。
  
      刘队长赶了过来,探了探他的鼻息,摇头:“死了。”
  
      “死了?!”肇事司机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筛糠似的抖着,“死、死了?怎么会……天哪……”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推开车门,打着伞从肇事车辆后座下来,惊疑不定地看着现场一众警察,迟疑道:“你们……都是交警吗?”
  
      “你是他什么人?”刘队长指着司机问他。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道:“我叫唐辉,他是我的司机。”四下看了看,若有所悟,“你们不是交警吧?便衣?刑警?”
  
      刘队长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道:“唐先生,我们正在调查一宗案子,麻烦你和你的司机跟我们走一趟。”掏出证件给他看了一下,说,“你们撞死的是我们的嫌疑人,例行调查,请你理解。”
  
      唐辉迟疑了一下,道:“我要先给家里人说一下,还要打电话给我的保险经纪和律师,没问题吧?”
  
      “没问题。”
  
      刘队长叫人把司机架起来,弄到警车上,这才腾出工夫问宗铭和李维斯:“你们没事吧?”
  
      宗铭摇了摇头,视线沉沉地粘在唐辉身上,低声问:“他是什么人?”
  
      “唐晟集团总裁,唐辉。”刘队长掏出名片给他看,“开车的是他的司机……不知道他们是意外还是故意的,不过那司机吓得够呛,看模样不像是装的。”
  
      无论是不是故意,这件事都太巧了,偏偏是今晚,偏偏是胡查理……唯一的清扫者死了,杀死他的人,会不会是另一个清扫者?
  
      李维斯隔着绵密的雨雾看着雨伞之下衣冠楚楚的男人,他正在给家里人打电话,声音温和慈爱:“小熠,哥哥有事要晚点回去,你跟妈解释一下……什么电脑?想要就买吧……一点小事,生意上的事情,小孩子不要多问……嗯,就这样。”
  
      这样文质彬彬的,对家人充满耐心的男人,会是清扫者吗?
  
      李维斯有点不敢相信,但现实太魔幻了,当初他第一次见齐冉的时候,也没想到那个温婉可人的主妇会是连续绑架四个人的凶手。
  
      唐辉打完电话,过来对刘队长说:“可以了,我的律师会直接去你们派出所,我们现在走吗?”
  
      “稍等一下,我们还有个嫌犯要带回去。”刘队长说着,看向宗铭:“您跟我一起进去吗?”
  
      宗铭摇了摇头,道:“我们在外头等。”
  
      刘队长让唐辉先上警车,自己进会场去带齐冉。宗铭对李维斯道:“你跟我来。”
  
      李维斯跟他走到遮雨檐下,宗铭掏出纸巾,捋起他额头的碎发,给他轻轻擦着脸上的血污,问:“疼吗?”
  
      “不疼。”李维斯想接过纸巾自己擦,宗铭没让,低声斥道:“老实点儿!我让你别轻举妄动,你为什么一个人追着胡查理跑出来?我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吗?”
  
      李维斯早就后悔了,老老实实认错道:“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宗铭曲起手指瞄了他半天,终于狠下心在他耳朵上弹了一记,“你他妈刚才差点就没命了,你知不知道?!万一我跑慢了没赶上那一枪,你这会儿白床单都盖起来了!”
  
      李维斯耳朵一阵剧痛,可见宗铭是真的生气了,忙道:“我知道错了,我就是脑子一热……我怕他跑了,没想到他有枪。”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宗铭揉了揉他通红的耳朵尖,肃然道,“没有下次了,李维斯,你给我听着,永远不要在我面前逞强,我宁可永远都抓不到凶手,也不想我的人受伤,你明白吗?”
  
      李维斯“嗯”了一声。他眼神忽然一暗,道:“我已经失去了一个,不想失去第二个,我承受不起这种失去。”
  
      李维斯知道他想起了吴曼颐,心中不禁又难过又愧疚,低声道:“对不起。”
  
      “算了,下不为例。”宗铭无奈叹气,说,“记住今天我们说过的话,下次头脑发热的时候想想你可怜的领导,一把年纪腿上打着十几个钢钉,还要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救你,我这条腿迟早废在你手里!”
  
      李维斯这才注意到他一直将重心放在左腿,右腿仿佛不敢受力,顿时担心起来,蹲下去摸他小腿:“很疼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歇歇就好了。”宗铭把他拽起来,忽道,“你的焦焦小棒槌出来了。”
  
      李维斯回头,果然看见焦磊从会场跑了出来,一惊一乍地叫道:“李维斯,你在这儿!出什么事了?听说死人了,谁啊?”不等他回答,自己跑到路边往马路上看了一眼,啧啧道:“卧槽都压扁了……这到底咋回事啊?刚才他们怎么把齐冉抓起来了?”
  
      李维斯看一眼宗铭,见他点头,便对焦磊道:“她是失踪案的嫌疑人,你姐他们就是她伙同另一名同伙绑架的。”
  
      焦磊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了他半天,道:“啥?她?她绑架了我姐?不可能吧……那她老公呢,也是她绑架的吗?还是赵毅刚根本就没失踪,这是他们两夫妻的阴谋?”
  
      “赵毅刚也是她绑架的,这事说来话长。”李维斯对他说,“等刘队长通知吧,他弄清楚以后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焦磊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懵逼,还想问什么,视线忽然一转——会场大门开了,两名刑警押送齐冉走了出来。
  
      齐冉仍旧仪态万方,黑色礼服裙一丝不乱,长发在脑后挽着一个精致发髻,只在鬓角垂下一缕散落的发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