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5章 S2.E24.食物链

第45章 S2.E24.食物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队长浏览着他发过来的消息,陷入沉默之中。李维斯作为一个菜鸟,感觉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撞——如果宗铭说的是真的,那这就是一起典型的互助作案,齐冉替徐秀姑处理小三,徐秀姑替齐冉藏匿人质,如果不是通过“珍爱好女人”互助会把她们两个人联系起来,那他们恐怕永远都查不到真相。
  
      “所以我说,徐秀姑在撒谎。”宗铭说,“齐冉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不可能只是帮她给受害人输几天液,我认为,受害人就是徐秀姑送进地下室的,齐冉所有的计划她全部知情。”
  
      “但这仍然解释不了他们失踪的细节问题。”刘队长说,“他们是怎么离开实验室和家的?徐秀姑又是怎么把他们悄无声息送进地下室的?当初我们看过他们失踪时的监控,查过他们的通讯记录,一切证据都表明没有人胁迫和强迫他们。齐冉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宗铭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有证据可以证明,齐冉是一个超级脑。”
  
      刘队长愕然。宗铭解释道:“我和我的助理一直在追踪一个超级脑,一开始我们怀疑过赵毅刚,怀疑过焦磊,直到前天才确定是齐冉。抱歉当时没有立刻向你说明,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证据并不充分,另一方面是因为超级脑的存在与否对你的侦破过程并没有大的影响。”
  
      刘队长皱着眉头,神色间有一丝淡淡的不悦:“您从一开始就不是来搜集资料写论文的吧?”
  
      “我确实在写论文。”宗铭诚恳地说,“刘队,咱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刑事侦查局的规矩你懂我也懂,大家都是照章办事。”
  
      刘队长想了想,也就释然了,虽然宗铭对他有所保留,但那是制度规定,在办案过程中可是一点都没含糊,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既没有越权,也没有藏私。
  
      “宗处办事儿敞亮,我都懂。”刘队长说,“如果您能确定齐冉是超级脑,那有些细节就可以说得通了。”
  
      宗铭道:“是的,我认为齐冉是提前通过暗示,让他们在预定的时间按固定的路线去到某个地方,再由等候在那里的徐秀姑驾车将他们接走,悄悄送进地下室,定期注射药物为他们续命。”
  
      “那齐冉也太厉害了。”刘队长咋舌道,“她非但能够让受害人在预定的时间做预定的事,还能让他们在一段时间以后陷入昏迷——徐秀姑说她没给他们用麻醉剂。宗处,您以前遇到过这么强大的超级脑吗?”
  
      宗铭沉思片刻,道:“三年前我在拉斯维加斯曾经处理过一个类似的案件,那名嫌疑人是一个催眠者,和齐冉的能力有点类似,但远没有她这么好的控制力。我感觉最近几年我们遇到的超级脑越来越厉害了,有升级的趋势,得尽快挖掘出他们背后的那只手。”
  
      刘队长点了点头,问:“那现在怎么办?齐冉抓不抓?明天青年科学家评选就要揭晓了,晚上八点有颁奖典礼,听说赵毅刚是大热门,已经有内部消息传出来了。”
  
      “再等等。”宗铭将胡查理的照片和资料发给刘队长,“这个人你们注意一下,我怀疑他是一个清扫者,上次王浩死的时候他也出现过,前天晚上我的助理在一家民宿酒店楼下遇见过他。”
  
      “胡查理……这名字够怪的。”刘队长说,“那我们继续监控齐冉,看这个人会不会在她周围出现。”
  
      “这个人很重要,比齐冉还要重要。”宗铭郑重地对他说,“他背后是一个叫第九基金的组织,我怀疑这些年国内的超级脑都和他们有关系,这次必须把幕后那只手给扯出来。”
  
      “放心。”刘队长说,“我这就叫人监控他,只要他在西堰市,一举一动都别想逃过咱们的眼睛。”
  
      “不要打草惊蛇。”宗铭说,“目前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清扫者,必须在他接近齐冉并试图出手的时候抓住他,否则很可能前功尽弃。”
  
      “我会注意的。”刘队长说,“徐秀姑那边我还得继续审,先让人去查她老公那些破事儿,如果那名坠河的孕妇和她有关,那就是一桩故意杀人案了,恐怕要重新立案。”
  
      “辛苦你了。”宗铭说,“这案子我就不跟进了,交给你们。”
  
      “好。”
  
      短会开完,已经是下午两点了,食堂给他们留了饭,但李维斯一想那些看不出颜色的食材就觉得反胃。宗铭显然也是一样,站在台阶上伸了个懒腰,说:“走吧,带你出去吃顿好的,这两天太累了,犒劳犒劳你。”
  
      “凉面吗?”
  
      “……你要实在想吃,也行,我舍命陪君子。”
  
      李维斯一哂,刚想建议去吃个手把肉什么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焦磊,说他已经在外头租到房子了,问什么时候能把鹦鹉接回去。
  
      养了这么长时间,花名都起了,李维斯颇有点舍不得蒙哥马利,但那毕竟是焦月然留给焦磊的,现在焦月然人还在医院里,不知道醒不醒的过来,他不能再夺人所爱。
  
      于是把这事给宗铭说了:“要么咱们回家吧,看看巴顿和隆美尔,顺便把蒙哥马利给焦磊带过去。”
  
      宗铭说:“行吧,别人家的孩子,迟早要送走的。”见李维斯有点怅惘,又安慰他,“你要喜欢鹦鹉,回头我们去花鸟市场给你挑一个。”
  
      “算了吧,再挑回来一个抖m,隆美尔该真的变成抖s了。”李维斯跟宗铭上了车,叹气,“它已经够王霸了,不能再往变态喵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两人一路飞驰回家,进门的时候发现巴顿和隆美尔蹲在院子里的桂树地下,正大眼瞪小眼地对着地上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李维斯走近了一看,发现是一只昏迷的野兔。
  
      逆天了!猫会喂狗了!
  
      隆美尔一脸怨毒地看着李维斯,用前爪将野兔往巴顿脚下拨了拨,对他叫:“喵呜!”
  
      这就是极端不满的意思了,李维斯有点不明白它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大意见。还是宗铭对自己的变态喵比较理解,对他解释道:“元帅不高兴了,你昨天没回来喂巴顿,狗粮留得不够,把它的好基友饿着了。”
  
      “……”李维斯无语凝噎。隆美尔走到他脚边,做了几个埋屎的动作,看那意思是他罪大恶极,应该活埋。
  
      “你要造反了啊!”李维斯哭笑不得,将它抱起来搓揉两下,“白喂你那么多猫罐头了,还敢活埋老子!”
  
      隆美尔发出沙哑的尖叫,向宗铭伸出求救的毛爪。宗铭爱莫能助地耸耸肩:“对你后爹好点儿,咱家食物链他排在你前面呢。”
  
      隆美尔挣扎下地,隔着裤子挠了李维斯好几下,跑到巴顿身边,将那只野兔拱啊拱啊,拱进了桂树下面的狗窝。
  
      “元帅也不容易啊。”宗铭叹道,“太有责任感了,你以后对它宽容点儿吧,这年头会喂狗的猫不好找了。”
  
      “……”李维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食物链上排在隆美尔前面,宗铭刚才一定是在说反话吧?
  
      而且为什么他是后爹?
  
      鉴于那碗四十块钱的凉面,宗铭主动承担了做饭的任务,让李维斯去楼上把蒙哥马利带下来放放风,顺便和它的抖s好友道个别。
  
      蒙哥马利擦了一段时间的红曲霉素,鸟痘已经差不多好了,斑秃的皮肤长出一层细细的绒毛。李维斯将它放在餐台上,揉了点儿面包渣喂它吃。
  
      然而蒙哥马利显然更喜欢隆美尔,一见元帅阁下进来,立刻扑腾扑腾飞了过去,发出热情的尖叫。
  
      隆美尔嗅觉极为敏感,闻到它身上的红曲霉素味儿立刻呕了一下,像躲避瘟疫一样蹿了。蒙哥马利不知所以,撵着它的屁股疯跑起来。
  
      以前是隆美尔追蒙哥马利,现在是蒙哥马利追隆美尔,虽然方向反了,但动静是一样热闹的,李维斯坐在高脚椅上看它们追逐嬉戏,紧绷了一天一夜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打了个哈欠,趴在了餐台上。
  
      两条腿儿跑不过四条腿儿,最终蒙哥马利还是没能追上隆美尔,自怨自艾地“啾啾”了两声,跑到流理台上找了个洗菜篮把自己扣了起来,蹲在里面自我反省。
  
      宗铭好笑摇头,将煮好的番茄龙利鱼从锅里舀出来,一回头才发现李维斯趴在餐台上睡着了,正发出轻微的鼾声。
  
      在叫醒他和让他睡之间犹豫了一下,宗铭解下围裙,轻轻将他打横抱了起来,穿过餐厅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算了,让他睡吧,他太累了……宗铭给他盖上一条毯子,忽然觉得自己也有点困了,于是躺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和他头对头睡了过去。
  
      隆美尔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面无表情看了看呼呼大睡的两个主人,跑进厨房吃起了番茄龙利鱼。
  
      呸,有点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