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4章 S2.E23.木乃伊

第44章 S2.E23.木乃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着,他掏出手机通过umbra给桑菡发消息。李维斯想起自己还抱着一大堆点心,便将纸袋子递过去:“饿吗?吃点儿点心?玉米还是热的。”
  
  宗铭看看纸袋子,又看看他,表情有点复杂:“话说,你入戏挺深啊,吐槽领导吐槽得还开心吗?”
  
  “……”李维斯想起自己身上戴着的纽扣摄像头,宗铭一定是全程听到了他的讲话。
  
  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摸头安慰领导:“为了工作,你就牺牲一下吧。”
  
  宗铭恨恨拍开他的手:“放尊重点儿,领导头是你摸的吗?”
  
  你有一个毛孔值得我尊重么?李维斯看着他的帅脸,忽然想起那碗价值四十元的凉面,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扑过去大力将他压倒,张开五指将他的头发摸了一把,然后飞速躲开:“你咬我啊?!”
  
  宗铭猝不及防被他压在方向盘上,左脸多了一个浅浅的奔驰标志,怒道:“反了你了!”扬手要揍他,见他一脸贼忒兮兮又小心翼翼的傻样,改拳为指,点点点点:“瞧你那怂样儿,你还能再躲远点儿么?”
  
  李维斯嘿嘿笑。宗铭长叹一声,从后座上拎过来一个全家桶往他怀里一塞:“吃吧,都给你买好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足足骂了我五分钟,我听得肝都疼了!我有那么坏么?鸟掉毛也算我头上,猫拉肚子也算我头上……我都对我们以后的婚姻生活产生心理阴影了!”
  
  李维斯哈哈大笑,也觉得有点对不住领导,拿出一块辣翅递给宗铭:“你先吃。”
  
  “算你有孝心!”宗铭将鸡翅叼在嘴里,发动了车子。
  
  “干嘛去啊?”李维斯捧着一块巨大的吮指原味鸡啃,含糊地问。
  
  “监控嫌疑人。”宗铭指了指侧前方刚刚掠过的一辆车,道,“那个叫徐秀姑的,今天的发言很犀利,和齐冉的观点有很多重合的地方,她娘家就住在齐冉送红包那个同事家隔壁小区,我怀疑齐冉那天找的人就是她。”
  
  “哦,那其他两个嫌疑人呢?不管了吗?”
  
  “我已经通知刘队长的人去监控了。”宗铭不远不近地跟上那辆车子,道,“下午咱们踩过的地方也已经开始布控,我们重点跟一下这个徐秀姑。”
  
  还有三天就是青年科学家评选了,李维斯看着前方时隐时现的尾灯,忽然有点肾上腺素升高的感觉。
  
  齐冉真的能站上那个她梦寐以求的领奖台吗?
  
  徐秀姑家住在东南郊一个豪华小区内,从桑菡查出来的资料看,她老公是做生意的,非常有钱,她原先是省妇幼保健院的保健医生,后来生了一儿一女,就回家照顾孩子了。
  
  总之和齐冉的情况非常相似。
  
  宗铭将车子停在小区门口的停车带上,又让桑菡把小区后门的监控同步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就这样带着李维斯开始枯燥的蹲守生涯。
  
  监控嫌疑人这种事,听着高大上,其实挺无聊,尤其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大男人挤在狭窄的车厢里,怎一个寂寞了得。
  
  不过宗铭是绝对不会让李维斯寂寞太久的。
  
  转眼一个白天过去,夜幕再次降临,李维斯百无聊赖地躺在副驾位上看文下的评论,果然经过互助会的洗礼,他昨天发的新章在创意上有了质的升华,评论一下子翻了一倍。
  
  正在回复欧米伽的留言,宗铭忽然戳了戳他的肩膀:“我们来接儿子棒吧!”
  
  “什么儿子棒?”李维斯将123言情app收起来,凑过去看他的手机,发现他居然在逛“珍爱好女人”的论坛,屏幕上是一个十几页的超长帖——《接儿子棒》。
  
  李维斯好奇起来,就着他的手翻了翻帖子:“她们这些跟帖都是什么意思啊?‘接健康儿子棒……接男宝……送子观音保佑我接棒成功生儿子……’怎么像非法传销似的?”
  
  “你看你,研究资料不仔细!”李维斯一本正经地教训他,“‘接儿子棒’就是楼主生了一个儿子,发帖,大家都去跟帖接棒,接到就能生儿子了。”
  
  “这也行?”李维斯发现自己刚刚被互助会升华过的三观再次受到了清洗:“想儿子想疯了?怎么不去喝香灰呢?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这个?”
  
  “社会进步了嘛,香灰那么难喝大家干嘛要喝,跟帖起码不伤身。”宗铭倒是想得开,“封建迷信也要与时俱进的,现在都转发锦鲤破水逆呢,跟帖求子多有创意啊哈哈哈。来来,你来接一个,说不定我们将来就能生儿子了……”
  
  “你自己接吧,我没那功能。”李维斯严词拒绝,发现领导大人越来越魔幻了。
  
  当然有些社会现实比他还魔幻。
  
  就在这时,宗铭忽然坐直了身体,道:“出来了!”
  
  “?”李维斯跟着坐起来,发现一辆奶黄色大众甲壳虫正缓缓驶出小区,驾驶位上坐着的正是他们的监控对象——徐秀姑。
  
  宗铭等甲壳虫上路,走出十来米远,发动车子悄悄跟上。李维斯调起座椅靠背,系上安全带,不由自主紧张起来:“这个点儿了,她要去哪儿?”
  
  “跟着就知道了。”宗铭敛起神色,表情肃然,双目锐利如同即将捕猎的猛兽,熟练地控制车速,不徐不疾跟在徐秀姑身后。
  
  二十分钟后,甲壳虫驶入一个狭窄的巷道,宗铭打方向绕过一片民宅,在巷道另一头停车,对李维斯道:“跟我来。”
  
  午夜十二点半,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李维斯跟在他身后穿过一条不足两米宽的小巷,赫然发现他们来到了前天下午踩过点的那个城中村,前面不远便是纵横交错的村道。
  
  宗铭在道口停了两秒,右转,拐过一个凸出的洗衣店,店门右侧是一棵歪脖子大柳树,柳树后面停着一辆奶黄色的小车,正是徐秀姑的那辆甲壳虫。
  
  李维斯对他的人肉gps能力叹为观止,一次简单的踩点,竟然已经将城中村里复杂的岔道全部记下并融会贯通了!
  
  “她去了哪儿?”李维斯悄声问。
  
  宗铭指了指侧前方一座四层高的民宅,低声说:“应该是这一家,不要打草惊蛇,等她出来。”
  
  李维斯跟他躲到洗衣店半人多高的灯牌背后,等了大约四十分钟,那座民宅的侧门开了,徐秀姑一身黑衣,拎着一个购物袋出来,在门口机警地左顾右盼,而后走到车边,打开了车门。
  
  宗铭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等她开车走远,带着李维斯从阴影处出来,走到民宅门边。
  
  李维斯以为他要敲门搜查,谁知他从兜里掏出了一叠磁卡,一张一张在电子锁上试了起来。
  
  刷了七八张,门“滴”一声开了,宗铭轻轻推开门扇,做了个“跟上”的手势。
  
  民宅内部非常大,四层高楼以“回”字形圈出一个深深的天井,天井里停着好几辆电动车,显然住着不少租户。大门左侧是一个公共卫生间,连着水房,水房门口积着一滩脏水,印出几个不甚清晰的脚印。
  
  都一点多了,显然不会有其他人来用水房,脚印是徐秀姑留下的。
  
  宗铭循着脚印走到“回”字形天井一角,在一个一人多高的破碗架后面发现一道小门。小门上挂着一个铁锁,他从裤兜里掏出改锥往锁扣上一插,手掌一击便撬开了它,只发出一声轻微的“咔”。
  
  小门无声洞开,里面飘出淡淡的药品味,一丝几不可查的光从下方透出来,原来这是个地下室。
  
  宗铭踩着水泥台阶往地下室走去,李维斯心咚咚跳着,紧紧跟在他后面。两人沿着楼梯走了大约七八米,拐过一道被当做屏风的置物架,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情形。
  
  这是一间大约五六十平米的屋子,黑黢黢的,只开着一盏暗淡的夜灯,天花板一角装着换气扇,风扇嗡嗡嗡地转着,发出白噪声一般的杂音。
  
  “啪”一声轻响,宗铭打开了手机照明,雪亮的灯光扫过屋子中央,那里摆着四张简易板床,床上躺着四个毫无生气的人。他们身上盖着毯子,头侧竖着一根医院用的那种型支架,支架上挂着点滴瓶。
  
  不知道是什么液体,正通过透明管一点一点流进他们胳膊上的留置针头。
  
  李维斯被这诡异的一幕完全震惊了,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心脏剧烈跳动,仿佛要冲出胸口。
  
  “踏、踏……”宗铭一步一步走过去,手中电光扫过床上众人苍白发青、毫无生机的面孔,关杰、韩博涛、焦月然……最后一个,是赵毅刚。
  
  齐冉终究没有放过自己的丈夫,把他和他的竞争者一样,变成了毫无生机的木乃伊,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