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41章 S2.E20.去污粉

第41章 S2.E20.去污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41,
  
      赵毅刚是上午十点多离开自己的实验室的。
  
      和关杰一样,他没有关实验就出去了,整整一个白天没有回来。后来反应釜定时关机,因为内压超过额定阈值引发报警,才惊动了隔壁实验室的同事。
  
      宗铭带着李维斯赶到现场的时候,刘队长的人已经到了,实验室围起了警戒线,正等鉴证人员进场。
  
      “一模一样。”刘队长一脸郁卒,本来就不甚茂密的头发已经快被挠秃了,“和前几桩失踪案一模一样,他是仓促间自行离开实验室的,楼道里的监控没拍到任何可疑人物。”
  
      “外面的交通监控调取了吗?”宗铭问。
  
      “正在调取。”刘队长回答,“但是我怀疑没有用,附近没有覆盖监控的区域太多了,上次关杰失踪我们就什么都没查到。”
  
      宗铭在实验室里来回走动,扫了一遍办公桌上的东西,继而走进通风橱,看那个已经被打开的反应釜。一名科研人员正在处理釜内的药品,见他挂着警方的胸牌,向他解释道:“我会尽量不破坏现场的,这个必须要处理,否则氧化时间过长会有危险。”
  
      宗铭点头,示意他继续。
  
      李维斯顺着宗铭走过的路线,模拟他的视角仔细观察,赵毅刚是个非常严谨刻板的人,药品架上的瓶子标签贴在相同的位置,天平两个托盘都架在左侧,一个两升的大玻璃缸里不知道盛着什么液体,里面泡了很多切成薄片的金属。
  
      “是钠片。”一名科研人员向他解释,“用来干燥溶剂里的微量水分。”
  
      “他刀工真好啊,切这么匀。”
  
      “老赵是出了名的认真,处理什么东西都一丝不苟。”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一丝不苟的人,却犯了一个奇怪的错误……李维斯站在办工作桌,看着桌面上摊开的实验记录,记录旁边是一个机械式定时器,定格在三十二分四十一秒。
  
      宗铭走过来,问:“看出什么了吗?”
  
      “时间不对。”李维斯说,“他实验记录上写着,60c加热40min,投入催化剂t,升温至90c……但计时器在三十二分钟时候被摁掉了,他提前八分钟完成了这一步。”
  
      提前八分钟投料,对一个探索性的实验来说,算是非常严重的条件变动了,这根本不符合赵毅刚严谨的作风。宗铭点头,对李维斯的推断表示赞许:“他不该犯这种错误,他当时一定非常急着出去,而且必须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出去。”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重要?”李维斯问,“能让一个以刻板严谨著称的研究人员冒着实验失败的风险提前投料?”
  
      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和前三名失踪者一样,赵毅刚就像被上了发条,时间到了,机关被触发,他就这样自动自发地让自己失踪了。
  
      鉴证人员赶到的时候,齐冉也来了,带着赵靓靓——她是在接孩子的时候接到派出所电话的,一路拉着女儿飞奔过来,母女俩都是一头汗。
  
      “失踪了?怎么可能?”齐冉难以置信地看着警戒线内的实验室,声音直发颤,“你们会不会是弄错了?也许他只是出去办点事,或者找什么人……他有时候是这样的,忙起来会忘记通知家里。”
  
      “他已经失踪一个白天了。”所里的保卫干部对她说,“实验也没关,到现在都没回来。”
  
      “不会这样的!”齐冉喃喃道,“我去找他,他一定就在所里,他的手机还在办公桌上,他不会走远的……”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电梯跑去。
  
      保卫干部连忙带人将她拦住,苦苦劝道:“你不要激动,别吓着孩子,咱们坐下来把事情捋清楚好吗?”又向旁边围观的一名女同事使眼色,让她把已经有点惊吓过度的赵靓靓带到隔壁办公室去。
  
      齐冉被请进了一间接待室。刘队长让人给她倒了一杯热茶,道:“你冷静点儿,齐女士。你丈夫早上十点多离开研究所以后一直没有回来,刚才保卫部已经派人把全所都搜了一遍了,证实他没有在所里。他的手机没有带走,身上没有什么可以定位的东西。现在我们只能期望从你这里了解到一些信息,看能不能尽快把他找回来。”
  
      “又是失踪案,终于轮到他了……”齐冉悲痛地闭上了眼睛,渐渐蜷缩在自己的膝盖上,肩头微微耸动,声音因为啜泣而时断时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放过他的,组委会发布那条公告以后我就劝过他,让他自动弃权,退出评选,他就是不同意。他说他身正不怕影子斜,熬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放弃。我说不动他,只能劝他小心点儿,尽量不要落单……他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的右眼就一直跳,我跟他说今天别一个人待着,最好叫两个学生过来和他一起做实验。他笑我多疑,就是不听我的,就是不听……”
  
      她有些语无伦次,絮絮叨叨反复说着一些车轱辘话,但意思基本上表达明确了。刘队长看了一眼旁边的记录员,摇了摇头,对齐冉说:“你先休息吧,等你平静一点儿我们再谈今天的事。请你放心,市里已经把这个案子列为重点大案了,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侦破,争取尽快让赵研究员回到你和孩子身边。”
  
      齐冉情绪失控,哭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慢慢平静了些,泪眼朦胧地靠在沙发靠背上,眼神呆滞,面无血色。
  
      李维斯发现她最近憔悴得非常厉害,上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神采奕奕,温婉秀丽的,现在脸上的皮肤却仿佛失水的花朵一样,枯萎而苍白,露出这个年纪的女人努力掩藏的老态。
  
      她最近过得很不好吗?因为舆论压力太大?还是和丈夫发生了什么分歧?抑或……在谋划什么更加诡异的计划?
  
      李维斯总觉得赵毅刚失踪事件有些奇怪——它发生的时机太微妙了,社会舆论正在风口浪尖,警方才开始深入调查他们夫妻俩。现在当事人忽然失踪,让整个案情变得扑朔迷离。
  
      会不会……赵毅刚是故意失踪,扰乱视线的?
  
      李维斯观察着齐冉,希望从她脸上看出点表演的痕迹来,可惜他并没有影视剧里分析大师那样的眼力,完全看不出她的悲痛是不是发自内心。
  
      之后一个多小时,刘队长陆陆续续又问了齐冉一些问题,但因为齐冉情绪很差,经常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所以谈话并没有什么进展,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赵毅刚失踪之前没有任何异状,和平时一模一样。
  
      深夜,李维斯和宗铭驾车回石湖农场。
  
      车子行驶在静谧的省道上,李维斯问宗铭:“你觉得赵毅刚是真的失踪了吗?”
  
      宗铭反问:“你说呢?”
  
      “我不知道。“李维斯实事求是地说,“我觉得他有可能失踪了,也有可能没失踪——假设我们之前的推断是错的,失踪案的凶手另有其人,那他可能是真的被绑架了。但如果我们的推测是对的,赵毅刚就是凶手,那他选在在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藏起来,不是很明智的选择吗?既可以洗清嫌疑,又可以赢得同情,反正离评选只有几天了,到时候他假装逃出来,就可以顺理成章拿到奖励了。”
  
      宗铭不置可否,抱着双臂坐在副驾位上,面孔隐藏在阴影里,良久才低声道:“我有另外一个假设。”
  
      李维斯有些意外:“什么假设?”
  
      宗铭看着车窗外黑黢黢的树影,问:“你还记得王浩案吗?”
  
      “记得。”李维斯说,不解地问,“王浩案和这件失踪案有关吗?”
  
      宗铭摇了摇头,道:“我问你,为什么白小雷的人在案发伊始就确定那件案子有两个凶手?”
  
      “因为尸体身上的痕迹表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为方式。”李维斯想起悬疑论坛上阿尔法大神的分析,说道,“受害者死于暴力殴打,但死后尸体被非常精细地处理过,还包了白棉布,所以他们推测一名性格暴戾的凶手负责杀人,另一名性格缜密的凶手负责处理尸体以及抛尸。”
  
      “因为矛盾。”宗铭言简意赅地说,“因为他们在侦察案件的时候发现了行为模式的矛盾。”
  
      李维斯若有所悟:“你是说,失踪案里也存在这样的矛盾?”
  
      宗明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赵毅刚那条访谈发布出来以后,所有的舆论都是偏向于他的?”
  
      “因为……他以往的口碑?他过去的为人?”李维斯试着分析,“因为他的性格?”
  
      “因为他说的都是真话。”宗铭说,“他确实是一个踏踏实实,一直安安心心坐冷板凳的科研人员,他从来没搞过歪门邪道,从来不巴结领导,他情商很低,为人很清高,在学术成果上非常站得住脚。”
  
      李维斯连连点头。宗铭接着说:“如果换了关杰、韩博涛,甚至是焦月然,这个访谈都不会有这么好的说服力。那么问题来了,一个这样清高的、连曲意逢迎都不屑于做的人,有什么动机为了区区一个青年科学家评选就一改过去十几年的作风,做出绑架竞争者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