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39章 S2.E18.受益人

第39章 S2.E18.受益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9,
  
      接连遭受两名下属的暴击,宗铭相当心塞。
  
      然而心塞归心塞,他还得打扫战场。
  
      刷锅、洗碗、擦洗流理台、喂狗……好不容易把隆美尔喊回来吃罐头,蒙哥马利叽叽喳喳跑过来开始狂撩。
  
      “闭嘴!”宗铭对抖m小鸟吼了一句,找了个洗菜蓝将它扣在住,世界终于清静了。
  
      一切搞定已经快八点半了,宗铭看着三只宠物以及自己呼呼大睡的助理,特别想抽根烟顺便控诉一下万恶的社会……但是他已经被强制戒烟了。
  
      宗铭感觉世界上不可能有比自己更苦逼的领导了,叹了口气,弯腰扛起自己一米八二的不知道是前夫还是未婚夫的助理,上二楼,往床上一扔。
  
      醉酒的青年含糊地咕哝了一声:“复……健……”
  
      “醉成这样还要管老子……”宗铭从牙缝里吸了口气,伸出两指对准他额头,瞄了半天到底没忍心弹下去,张开手掌将他的头发揉揉乱,叹气,“唉,一点儿都没长大!”
  
      李维斯在睡梦中懵懂地反抗了两下,手脚蠕动,把自己摆成了卍字形。
  
      宗铭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发现他这个姿势有一种不可说的美感,于是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用美图秀秀沿着他的身体p了一圈白线。
  
      真好看啊,好像摔死了一样,哈哈哈哈……宗铭将图片设置为桌面,感觉终于出了气了,胡乱给李维斯盖了条毯子,关灯走人。
  
      回到三楼,苦逼领导还要继续工作,宗铭打开umbra,点小组呼叫。十秒钟后,桑菡不情不愿地爬上来:“干什么啊?”
  
      “不是该我问你干什么吗?”宗铭瞪眼睛,“你呼叫我有什么事?”
  
      “李维斯呢?”桑菡左看右看,问道。
  
      “别提了,睡得像猪一样。”宗铭气不打一处来。
  
      桑菡啧啧道:“你行不行啊?搞得哥哥都起不来床了吗?”
  
      “……要我给你寄一包去污粉吗?”宗铭怒道,“他喝醉了去睡了!”
  
      “哦。”见领导有点生气,桑菡又老实了,开始汇报工作,“那个疑似‘清扫者’查到了。”
  
      几天前李维斯从他圈定的几十个嫌疑人中间把那名“清扫者”认了出来。那人名叫胡查理,听名字像是上个世纪的假洋鬼子,实际上是为一个叫“第九基金”的非营利组织工作,长期来往于中国和美国之间。
  
      桑菡向自己的亲爹申请了海关协查函,今天下午海关反馈回来了报告,证实三年前超案十一处在拉斯维加斯追捕那名发疯的催眠者时,胡查理确实人在美国。
  
      之后桑菡又调取了王浩身亡当日西堰市到石湖镇的高速公路探头,证明胡查理当天到过石湖镇,并在派出所后面的咖啡厅里消费过。
  
      总而言之,现在可以确定这个胡查理就是李维斯遇见的那个人,并且至少在两起超自然案件发生之时身处现场。
  
      “继续查。”宗铭的脸色冷了下来,深邃的双眸隐隐闪出一丝寒光,“查他过去三年所有的行踪,和我们手头的超自然案件做比对,看他还有没有可能清扫过其他超级脑。”
  
      “是。”桑菡在他的感染下也严肃起来。
  
      宗铭想了想,道:“查他的手机,给他挂马,看他最近在哪儿。赵毅刚已经被派出所传讯了,如果胡查理担心他暴露,很可能最近会来西堰市灭口,这次我一定要当场抓住他!”
  
      “明白。”
  
      “给你爹打报告,让他提取一下‘第九基金’的所有资料,我要研究一下这个组织。”宗铭眉头微微蹙起,道,“胡查理不可能一个人行动,他一定是受某个组织指使的,我要知道第九基金的底细。”
  
      “我明天上午给他打申请。”桑菡说,“还有别的要查的吗?”
  
      “暂时没有,你有空抽时间复习吧。”宗铭毕竟还是一个有人性的上司,“要是你今年考不上,你妈得活吃了我。”
  
      “如果我考不上,那肯定是这个专业今年罢招了。”桑菡的面瘫脸浮起一丝傲娇,挂断了通讯。
  
      宗铭关闭umbre,长舒了一口气,长久以来一直在黑暗中摸索,这次终于看见一丝光明了,第九基金,这几年或疯或死的超级脑,一定和他们有关系!
  
      脑海中闪过李维斯说不清是乖还是坏的面孔,宗铭不禁嘴角微翘,这小子果然是个福星,三年前遇上他,自己头一次抓住活的超级脑,虽然对方终究还是疯了,但起码起码给刑事侦查局对超级脑的研究提供了第一个样本。
  
      三年后的今天,又是他第一个发现清扫者,把胡查理和第九基金从暗影中掘了出来。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因为他身上有着某种与众不同的东西?他对超级脑的震颤如此敏感,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接触过什么东西?
  
      如果是后者,他会和自己一样恶化……或者乐观点说,是“进化”吗?
  
      也许这一切都要等时间来验证了。
  
      宗铭看看时钟,已经是九点一刻,犹豫再犹豫,终于还是走进衣帽间去换运动服了——作为一个一言九鼎的领导,他必须要做到下属在和不在一个样啊!
  
      哦对,一会记得站在跑步机上照一张自拍发给局座,要不然明天那小子就得写三千字检查了。
  
      我真是个好人!苦逼领导一边往地下室走,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假装那里还装着未婚夫发给自己的好人卡。
  
      第二天请早,李维斯在昏沉的宿醉中爬起来,发现自己和衣而卧,连鞋都没脱,身上胡乱裹着一条毯子。
  
      “……”不用问,一定是他昨晚喝醉了睡着了,宗铭把他扛上来的。
  
      你好歹给我把鞋脱了啊!
  
      冲了个凉水澡下楼,宗铭正在厨房里熬粥,蒙哥马利在餐台上迈着方步走圈儿。
  
      见他下来,宗铭勾了勾手:“快来吃,吃完赶紧去市里。”
  
      “出什么事了吗?”李维斯吓了一跳,“不会是又有人失踪了吧?”
  
      “没有,是蒙哥马利。”宗铭将小鸟拎起来给他看,“好像得什么病了吧这是?怎么开始掉毛了?”
  
      李维斯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小鸟头部和胸口秃了两小片,看皮肤的状态像是长了什么癣,导致羽毛脱落了。
  
      “吃完饭赶紧带它去宠物医院看看。”宗铭说,“我没养过鸟,不知道这是什么个情况,该不会是被猫舔多了得了皮肤病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