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前夫高能 > 第38章 S2.E17.死胡同

第38章 S2.E17.死胡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38,
  
      接下来的几天,颇有一点暗流涌动的意味。
  
      表面上看一切都很平静,刘队长的人在有条不紊地排查各种线索,青年科学家其他九名候选人仍旧继续他们的科学研究,桑菡在网络的海洋里遨游,李维斯则白天跟宗铭跑现场、听访谈,晚上自修刑侦学各种课本,顺便写自己掉节操的宫斗百合小说。
  
      然而在这诡异的平静之下,却酝酿着暴风骤雨即将到来的前奏。
  
      数日后,根据李维斯提供的线索,桑菡和刘队长的人联手查出了靓靓妈那晚接触的同事。不出所料,那人手中掌握着十几处待售的房地产资源,其中有七八个都在僻静的地段,十分适合藏匿人质。
  
      好巧不巧,赵毅刚在焦月然失踪前一日以及第二日,都和此人有过短暂的电话联系。
  
      与此同时,桑菡还在靓靓妈已经辞职那家公司的客户名录里,发现了焦月然那名已婚男友的名字。很显然,这人对焦月然有几分真爱,虽然没打算公开和她的关系,但为她在西堰市南郊买了一栋六十平米的小户型作为补偿,目前房产证正在办理中,户主写的是焦月然的名字。
  
      这个发现,很完美地解释了赵毅刚为什么会知道焦月然的秘密。
  
      一切证据都指向赵毅刚、齐冉夫妇。刘队长则更倾向于赵毅刚才是真正的嫌疑人——齐冉辞职已经数年,并不能接触到从前就职的地产公司当前最新的客户名录,而且她和同事的接触发生在三桩失踪案之后,很可能只是巧合。
  
      反观赵毅刚,非但与三名失踪者有明显的利益冲突,和妻子从前的同事无故频繁联系,而且还在焦月然失踪前后在她楼下逡巡……
  
      “把他带回来问问吧。”这天上午,刘队长下达了传讯赵毅刚的命令,同时让人把那名和他有联系的房地产经纪也带了回来,分头审问。
  
      李维斯第一次旁听审讯,和宗铭站在审讯室旁边的监控室里,透过单面玻璃看着隔壁房间的情形,与此同时,旁边的监视器里同步记录着审讯的过程。
  
      赵毅刚脸色很坏,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眼神焦躁而忐忑,两条腿交叠着,不自然地轻轻抖动。
  
      刘队长亲自对他进行审讯,进去的时候为了缓和他的情绪,给他带了一听罐装咖啡。
  
      “不用紧张。”刘队长故作轻松地说着,坐到他对面,掏出烟,“抽吗?”
  
      赵毅刚摇了摇头,有些急躁地问:“你们叫我来想问什么?上次在单位你们不是已经问过我了吗?”
  
      “只是例行传讯。”刘队长点了根烟,说,“现在案情有新进展,我们认为凶手可能对这次报送青年科学家的候选人下手,所以要对你们进行详细的问询,以及保护。”
  
      “为什么是我?”赵毅刚执拗地问,“为什么不传讯其他人?”
  
      “哟,你对你的竞争对手们很了解嘛。”刘队长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传讯他们?”
  
      赵毅刚语塞。刘队长也不追问,帮他把咖啡打开,道:“总要一个一个来嘛,光电研究所失踪人员最多,你当然是我们优先问询和保护的对象了。”
  
      赵毅刚哼了一声,刘队长和颜悦色地道:“咱们废话少说了,赵研究员,你对关杰、韩博涛两个人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赵毅刚警惕地问。
  
      “随便聊聊,说说平时的印象啊,业务能力啊,私人关系啊什么的。”
  
      赵毅刚道:“没什么特殊的印象,大家都是同事而已。小关业务能力很强,老韩是组里的元老。我和他们工作上的交集不多,私下基本没有来往。”
  
      “不是这样的吧?”刘队长摇头道,“据我所知,你和他们两个人挺熟,两年前评选省级火炬项目的时候就发生过竞争,当时关杰拿到了二等奖,你落选了,为此你还找过你们所领导……”
  
      “是又怎么样?”赵毅刚打断了刘队长的话,道,“公是公私是私,工作上的事情牵扯不到私底下的关系,我和他们除了工作以外没有太多来往。老实说,小关这个人太急功近利,为了得奖不择手段,我有点不齿他的为人,所以业余几乎和他连话都不说。”
  
      “你倒是挺直爽。”刘队长笑了笑,说,“那韩博涛呢?你们可是邻居,你女儿和他儿子是好朋友,我听说你妻子经常把韩小豆带到你家去玩?”
  
      赵毅刚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光,道:“男人的事和女人小孩没有关系,我老婆喜欢孩子,对任何小孩都是那样的,你不信可以去打听,我很多同事因为急事都曾经把孩子托管给我老婆。”
  
      “你老婆确实是个好人。”刘队长赞同地说,“那你为什么反对她和从前的同事来往?”
  
      “那个李维斯告诉你的?”赵毅刚冷笑道,“你们听信他一面之词就觉得我在阻挠我老婆交朋友?他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以幼教的身份欺骗和接近我老婆?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你们这样做合法吗?”
  
      监控室里,李维斯的脸阴了下来,对赵毅刚这种毫无理由的指控分外愤懑——什么叫“欺骗和接近我老婆”?说的好像他在恶意欺骗齐冉一样!
  
      “他的身份如何,对你与你妻子之间的和睦有妨碍吗?”刘队长问。
  
      赵毅刚一噎,刘队长道:“他认识你的妻子,以及接触你的家庭,这个过程完全合法。当日韩小豆涉险,围观者数量很多,相信他们都能证明这件事是意外突发事件,不是任何人的预谋。”
  
      赵毅刚无话可说,嘴巴嚅动了几下,鼻腔里发出不忿的哼声。
  
      刘队长仍旧一派慈和,接着问他:“请教你个问题,赵研究员,你为什么要和你妻子的前同事联系?你打算买房吗?”
  
      赵毅刚面现意外之色,显然没料到警方竟然知道他和房地产经纪联系过:“你们怎么知道……你们在监控我?”继而勃然大怒,拍着桌子道,“岂有此理,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在怀疑我和绑架案有关吗?”
  
      刘队长不语,只一脸平静地望着他,等他气势稍退,肃然问:“请你解释一下我刚才的问题。”
  
      赵毅刚怒目片刻,挪开视线,道:“随便联系一下,并没有特别的缘故。”
  
      “那您还真是个爱交朋友的人。”刘队长的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讽刺,“你妻子辞职多年,你还帮她维系着她的社会关系网……然而你又不让她亲自参与其中,这不是很矛盾吗?”
  
      “个人爱好,无可奉告。”赵毅刚说。
  
      他似乎彻底冷静了下来,将脊背靠在座椅靠背上,脸上焦虑逐渐散去,变得阴沉而不动声色。李维斯隔着单面玻璃看着他,依稀感觉他正在显示出自己真实的一面,过去那个不善交际的、耿直的、易燥的赵毅刚,只是他人格中非常浅表化的一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