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宅门之贤妻难为 > 第一百五十章 拜师

第一百五十章 拜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昔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蝴与,蝴蝶之梦为周与,余甚觉可笑。.kmwx.今番大病初愈,见旧屋旧景,不虞起庄周之惑,此番梦耶,真耶?”

    “京师池苑依旧,故友如昨,若君之芳踪俱在,不胜美矣。”

    “宫宴罢,观之歌舞升平之余,暗涌更盛。想梦中仍不能脱樊笼而去,不胜烦扰,不由思君犹甚。若汝在,吾当何为?绕道至木宅,朱门紧闭。欲叩,忆其结发十余载,欢娱少,忧患多,不禁畏而踌躇,终然离去。”

    “寒食踏青,杨柳青青,忆曾与君携手同游,不觉欣然。绕堤数匝,花木郁郁葱葱,胜于昔年,唯当时携手处徒余吾影,顿觉凄然。”

    “夜眠,惊起,见月疑君在窗前,拨帘而唤,无人回应。起身寻之,视影短小,方忆其非旧日,惶然。”

    “食枣糕,乃君口腹之物,置盘与侧,不料被误以为弃之,不悦。出殿,忽忆起无处可寄,顿觉茫然。”

    “置糕与案前,被琼华夺食,不悦。问之缘由,无言以对。”

    “月下舞剑,树影斑驳,柱后疑有人窥视,惚以为如昨,汝立于此地,转而捉之,却不料一猫惊走。”

    “东市偶逢泰山携女游玩,遇之驻足稍谈。其女非君也。辞,行至长街,又驻足回望。吾在此,君身何处?”

    “潜入木家半日,视女童与仆婢玩乐,音容笑貌如昨,但非君耶。怅然而归,天地悠悠,不知何可寄托。君视我仇寇,曾誓生死不复见,而今料君之愿得矣,为之当贺。”

    “瑾之处境益艰,为之奔走,乃吾唯一可为之事。此番下陈州,忆君之故乡在此,若事毕,或可一游。”

    “……”

    “阅其旧书,欲焚之又颇不舍,若他日重与君结发,翻其胡言乱语,或可博君一笑,故留之。吾言讷少语,不知如何明心迹,此番,或可稍稍作解。”

    ……

    木婉晴松开了手,任着那纸张四处飘落,捂着嘴小声的啜泣了起来。

    还以为这里藏了什么,却不过是徐梓卿重生之后的随笔。多则百字,少则数言,笔迹力道各不相同,完全看得出他写下这些文字时的心情。

    重新回到世界,他也有彷徨不安的时候。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身影,最却屡屡失望。他的思念和追逐力透纸背,在着室内静静的蔓延开。

    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最笨从来不会说什么情话,只会在那里不动声色的守护着自己,数载夫妻,本是该稍可安慰人心的,也因着太多的阴谋而变得不堪回首,于是他只能坐在这里,假装着自己就在他对面,写下一些不知所云的只字片语。

    木婉晴在那里哭了很久,等哭够了,这才捡了纸张叠好放在胸口,然后下了楼。

    “完了?”容若看着她哭红的眼睛,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却聪明的没有问,只是对她说道,“你如果想留,还可以呆会儿。”

    “不用了,够了。”木婉晴下意识的按了按胸口,“这样就够了。”

    **

    回去的路上,两人比来时更加安静,容若心不在焉的看着地上的影子发呆,忽然听到木婉晴问他,“我拜你做师傅好不好?”

    “呃?”容若愣住了,“平白无故,说这个做什么?”

    “我认真的想了想,我不能死,我还有父母家人,我不能让他们痛苦,所以我得好好活着。可是,我也不想再另嫁他人,因为我无法想象自己要如何去接受另外一个人。”木婉晴一边赶着马一边慢悠悠的说道,“若那个人不爱我,我嫁过去是痛苦。若那人对我有意,我不能以同等的心情去回报,那本身也是一种不忠。”

    “可不嫁人而又名正言顺的活下去,唯一的出路不就是出家。”木婉晴认真的说道,然后回头看容若,“你不是问我想做什么吗,我就想做这个。”

    这个问题她思考了很久,刚才在楼上的时候,得出了答案。

    贵族女子中终身不嫁,以身奉道的其实有不少,最著名的便是前朝的玉真公主和金仙公主了,她们当时请了道教界最有名的宗师来受戒,而后便从公主府搬去道观居住,终身未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