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宅门之贤妻难为 > 第七章 殊途同归

第七章 殊途同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木婉晴的床是老式的拔步床,像间小屋子一样,里侧又摆满了被子引枕,等到收拾完窗户阁子一关,莫说是个小孩了,就是成年人也不会被发现。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让丫鬟收拾床铺。不过好在这里头的人没几个把木婉晴放在心上,对她的服侍也很不经心,早上负责收拾屋子的丫头看见木婉晴已经叠了被子,便连检查都懒得检查,直接跑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木婉晴梳洗完毕,便拿了长长的一张单子给玲儿,说是要练习调香,问玲儿要材料。玲儿还不像后来那么敷衍她,所以拿了单子出去,下午便送来了一堆香料。木婉晴从中挑出来能当药材用的,然后又在自己带来的包袱里找到些常备的药材和补品,东挪挪西凑凑,在有限的情况下,帮任双配了一副见效颇强的金疮药,然后又用着碾磨揉搓的慢法子,帮着任双弄了些滋补的药。

    他的伤看起来吓人,但检查过之后木婉晴知道都是些皮外伤,不难治好,所以下药也颇为大胆,只顾疗效不管感受。晚上给任双换药时,疼的他冷汗直冒也不曾手软。任双倒也好,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任她折腾,听话的像是换了个人。

    小小年纪竟然这般能吃苦,以前应该过得挺可怜的。木婉晴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有些出神的想着,不过转念一想,到底是过客,以后是要各奔东西的,遂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了,只默默的上药喂药,连多余的一个字都不说。

    这样过了五天,等任双的伤好的差不多,木婉晴想问他何时出发时,他却忽然问了木婉晴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走?要到哪里去?”

    木婉晴听着他这问话,就跟遇到惊吓的猫一样,浑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盯着他警惕的问,“你问这做什么?”

    “我跟你不是敌人。”任双看着木婉晴警惕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受伤,随即又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我很感激这些天你对我的帮助,所以临走前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地方。”

    感谢?他这种人还会感谢?木婉晴可没忘记他当初是怎么胁迫自己“帮忙”的。

    “算了,你爱说不说,只是我提醒你,你想要到哪里去的话,你知道路怎么走吗?你自己一个人出过远门吗?你想要把你藏得那些首饰当了,你知道当铺长什么样子吗?你会跟人砍价吗?”他懒懒的躺下,望着帐幔说道,“还有一点,你这种没有出过闺阁的千金小姐,你确定你不会一出门就被人贩子拐走,卖到什么可怕的地方?”

    木婉晴听着这话,只觉得一股寒意爬上脊背,她只顾着制定计划,却忽略了自己的实际状况。

    她两辈子做的都是大家小姐,走到哪里都是仆役们前呼后拥,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门,陈州跟雍州之间还隔了两个州,路途遥远,她一个小孩如何走到那里,的确是个问题。

    “我可以问路。”木婉晴抓着锦被,硬着头皮说道,“凡是都有第一次,试试就行了。”

    “呵,如果你觉得可以那就可以吧,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免得将来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任双闭上了眼,冷笑一声,却是不再说话。

    木婉晴靠在那里,想着自己出了木家之后该如何,可是越想越乱。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门,而且婚后都被徐梓卿软禁在宅中,连陌生人都见的不多,眼下要自己一个人想办法去救母亲……

    木婉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以前常听说有贩卖女童的,好人家的女孩儿都有可能被偷走,若是她一个人在街上乱打听,真的不会遭遇不测?

    “就算我告诉你,又能有什么用?”过了很久,抱着腿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的木婉晴才怯怯的开腔问道,虽然他不是个好人,但总算知根知底,可信度还是比路上不知道谁的高些。

    “你不说有怎么知道没有用?”任双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但话里头却是没什么怒意,看上去心情不错,“如果你告诉我,我会看能不能有帮上你的地方。嗯,送你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反正我顺路。”

    “就你?”如果他再大个十岁还差不多,他现在也才十一,木婉晴很怀疑他这个小屁孩能有什么用处。

    “你别瞧不起人,我是京城人氏,你想想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便知道我有没有本事了。”任双不服气的说道,木婉晴这才记起来,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在自家后院本来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陈州与京师的距离也不近,他一个小孩儿怎么过来的?

    而且,他满身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