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宅门之贤妻难为 > 第二章 与君相决绝 下

第二章 与君相决绝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二章与君相决绝(下))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一入侯门深似海,这府中若没有他发话,没人敢放她出去。而今天若是天黑之前还赶不到,父母就要被丢到乱葬岗喂野狗了。她焦虑的想着,手在袖子里握的死紧,手心满是湿漉漉的汗。

    “你哪里来的钱!”动作忽然停了。那女人腻歪着勾着他的腰还要求欢,却被他一巴掌打在脸上,言简意赅的给了一个字的命令,“滚!”

    他对谁都不客气,不管是自己这个正牌夫人,还是那些随意被他亵玩的女子。看着那个侍妾羞愤的捂着脸赤身从床上爬下,她平静的转过视线,盯着脚下那块方砖,“不是你家的,是我自己的。”

    “你自己,”他冷哼了一声,披了衣服下床,却是毫不客气的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气力大的似乎要将她下巴掰断,“连你都是我家的,你自己还有什么。”

    她哑然的愣了片刻,然后就着这不舒服的姿势望着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爹给的嫁妆首饰。你的,我留着。”

    她向来不拿别人的东西。

    他的眼睛很漂亮,目光很有神,先前十三妹就说过,跟开锋了的利刃一样,看了一眼都仿佛会被割伤。她们当时都笑话十三妹不好好读书,哪有人这么形容人长相的,可是过了许多年,她才发现那么多赞美之词中,反倒是十三妹说的最贴切。

    他不但目光像刀锋一样冷冽,心更是像刀锋一样冷酷。

    听到他的话,他不做声,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似乎要从她身上瞧出点什么来。往常她极其怕他这种眼神,可是这次,她想她也没什么好怕了,她不怕他打,不怕他骂,更不怕他休了她,所以她说话时也就胆子大了许多,“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连累你的。你陪我去收殓了我父母的尸身,回来我就同你写离和书。要不然,你写休书也行。你就说我不守妇道,成亲多年又生不出孩子,直接休了我,这样我的家的事情跟你都没关系了。”

    “你计划的倒挺周详的嘛。”他冷哼了一声,微微的笑了,貌似很赞赏,可是那目光却像是要将她撕碎一样。

    “是谁给你出的主意?这样妙的交换条件,我知道你是想不出来的。乖,告诉我,我就答应你。”他松开了捏着她的手,但手却没有移开,修长的手指像是赔罪似的,轻轻的帮她揉着那已经麻木的下颌,又像是给猫挠痒痒似的,轻轻的画着圈圈。

    他在笑,眼睛微微的挑起,嘴唇抿成一条好看的弧线,浅浅的笑容抵消了他身上的戾气,真是如春风一般的翩翩佳公子。可是木婉晴却如临大敌的绷紧了身子,惊惧的看着他。

    他哄人时都这样,若是你信了,下一秒钟被他套出什么不该说的话,那接下来的雷霆暴雨是根本无法预测的。

    她就是再蠢,也学乖了。

    只是随着后来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便很少这样对她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又反复了起来。

    当年她年幼无知的时候,只看到了他的笑,看不到他笑容背后的阴影,看不到他的喜怒无常的可怕,于是便一厢情愿的觉得他是好人,他是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一意孤行的硬要嫁给他。

    然后,她很快的就尝到了苦果。

    她是柔顺的,性子是与世无争的,从小被教育的要听话,所以即便是婚后生活多无奈,她也一直默默忍受,不管有多少女人在她面前嚣张,她都闭上眼,假装她们不存在。

    她已经对他失去希望,所以她只是躲在自己的小角落里,祈求着片刻的安静,一直到现在。

    对视着他的眼睛,她只觉得陌生。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爱了大半辈子的?她好像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就像他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自己一样。

    “没人给我出主意,我身边的人都已经被调光了,我在这屋里头,不过就是个泥胎木塑的样子货,有谁会在我身上费心思。”她淡淡的说道,没太多抱怨,只是陈述一件事实,所以就算是看着他的脸色随着她的话阴沉了下来,还是说完了那句话,“我知道你一直想处理我,只要你答应这件事,我以后都任你摆布。”

    “我,我放你解脱。”那两个字在舌尖绕啊绕的,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她跟他这般死缠不休,他没有累,她却是倦了。现在,她不想玩了。

    “解脱,”他听着这句话,忽然就笑了起来,那笑声大的,连进来换冰块的婢女都失手摔了盘子。

    他一向克制,喜怒不形于色,少有这样失态。

    “你以为你是谁,敢跟我说给我解脱?你以为我是不敢休你?”他冷笑着,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将她从椅子上拽起来,恶狠狠的说,“少自作聪明了,你是我娶回来的,只要我没张口,你不许走!”

    “木婉晴,你给我记住,你既然进了我家,那就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名字记在我家的族谱上,死后墓碑上也得刻着徐木氏,你逃不了。”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字字声声,犹如诅咒。

    “收起你那乱七八糟的打算,滚回你的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以后不许王妃踏入房门一步。”最后两句是对门口站的人吼得。他的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忘记惩罚她。

    “不,你不能这么做!”当两个粗状的婆子从门口跑进来,拖着她的手臂就要往外拉扯时,木婉晴意识到他要软禁自己,立马一个激灵的推开她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对着他大吼,“徐梓卿,你不能这么做!就算我父亲待你不好,那他也是你的岳丈啊。我知道你凉薄至极,我就当你在他们遭难时落井下石是出于自保,可是现在只是收敛尸骨这种小事你竟然都不愿意做,你还是不是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