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宅门之贤妻难为 > 第一章 与君相决绝 上

第一章 与君相决绝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第一章与君相决绝(上))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六月的时候,石榴花开的正好,明晃晃一片映的青色窗纱都有些发红。

    木婉晴坐在窗边,看着那熙熙攘攘的花朵,有些恍惚的想到,这窗纱还是前头母亲送过来的呢。说是唤做软烟罗,一共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青色,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色,一样银红色。因嫌那秋香色老气,给了老太太;银红色太跳,给了府中年岁还小的姑娘们;松绿色略显清冷,送到孤傲的表小姐那厢,只专门留了大方有余却又不显得单调的天青色糊在她这里。留影阁中大大小小数百扇窗户全部用的是这,又亮堂又好看,晴日里往外一望,影影绰绰仿若一阵青烟,配着满院子红艳艳的海棠石榴芭蕉,美到可以入画。

    母亲总是细心而小心的人,家里头送东西来,这府里头每人都不落下,总希冀着这些人看在东西的份上对她好点。可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切只能证明她们母女有多天真。

    看着灼灼的石榴花,木婉晴忍不住动了动有些酸的脖颈,忆起这树也是出嫁时父亲送来的,说是三十年的树龄,讨个多籽多福的彩头。位置是最好的阴阳先生算的,据推是再好没有的福地,随着树还陪嫁了个园丁,专门浇水捉虫,所以即便是半路移植过来的,长势也极好,每年夏天都开满半院子的花,灿烂的像朵火烧云。

    想到父亲母亲,木婉晴忍不住动了动唇角,有些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只是她太久没笑过了,那笑容仿若是木头桩子上的,不见半分美丽,而且还有些渗人。

    “小,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站在她身后的抱琴低低的叫了一声,声音中带着点哭腔。她是随着自己嫁进来的陪嫁丫鬟,二十多年了,还仍然改不了老习惯,担心时总喊她小姐,好像她仍然是那个温良恭顺的木府九小姐,而不是靖王府的王妃一样。

    她知道这丫鬟是好心,想用这些错觉让她好过点。真是个傻丫头,过去的日子怎么能返回来呢。

    水不可以倒流,时光不能倒走,自己从木头小姐到木头夫人,倒也成真木头了。

    “不碍事。”她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还能说话,只是嗓音有些沙哑。轻声安慰了抱琴一句,想了想才说,“这事儿我得等出个结果来,不管,不管要……”

    她的每个字都说的很吃力,沉默了太久,陡然需要张口时,发现似乎连话都不会说了,一字一句,都要想很久。

    她今年才二十三,头发仍然乌黑,皮肤仍然光滑,心却感觉到自己像是个垂垂暮年的老妇人,经常说话说着说着会忘记,一发呆就是半天。

    “可是,可是,”抱琴听着她这句话,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哽咽的说,“可是他们这也太欺负人了,那些贱蹄子,一个个的……”

    “不,”木婉晴刚想说不碍事,却听到一声高亢婉转的嘤咛响起,然后是腻的有些夸张的求饶声,“哎呀,王爷,别,别,人家快被你弄死啦。”

    这是叫给她听的。木婉晴静静的想着,但目光根本没有往旁边移动。她坐在一张绣凳上,黄梨花木的凳架,水墨大理石的凳面,绣罩子上是喜鹊报春图,这凳子是一套,分别是喜鹊报春,莲鱼戏夏,杜鹃啼秋,红梅映雪,一个放在这床这头,一个放在床那头,另外两个却是摆在梳妆台前。

    帐内的男人没有出声,只是努力的耕耘着,**啪啪的撞击声臊的端冰块的丫鬟们面红耳赤,而木婉晴却仍然面无表情,端庄的可以作为淑女仪范教科书。

    她这做派是宫中的嬷嬷亲自教养出来的,比着公主都不差,只可惜,就算如此也不能掩盖出她出身的卑微。

    她父亲是商人,母亲是贱婢,纵然最后凭着手段嫁入了靖王府,可终究也入不了世人的眼。

    成亲七载,他一句都没有骂过他,可是婆婆那句,他不骂你是觉得你低贱到跟你说了一句话都是失了身份,已经将着她的心挖了出来。

    脸上的水珠一颗颗滑落,不知道是汗还是泪,她脑中一片空白的想,这苏式的古香缎好是好,就是有点太厚了,亵衣小衣里衣外衣褙子,一层层穿上来,真像只裹得严严实实的粽子,汗水都流了不知几盆了。

    屋子里头密不透风,虽然上了十几盆雕成花草鸟兽盆景模样的冰,但是却也解不了暑

    “啊,”随着那长长的呻吟,床幔被扯掉了一大半,一只雪白小巧的玉足探了出来,露出凤仙花汁染得红艳艳的五个指头。

    “爷啊,人家不小心把这帘子撕破了,你说该怎么办?”像是示威似的,那只脚随着声音在外面一晃一晃的,脚趾夹着的将另外半边帘子也扯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