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76

7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在另外一边,提起塔拉瓦这个名字,尼米茨的心也抽紧了:他永远也忘不了那数千日本士兵到弹尽粮绝、毫无希望的时宁可拉响手榴弹同归于尽也不肯投降,那时候为克服这种防御体系,陆战队付出了血的代价。如果这次不是日本主动放弃珍珠港,换由自己来进攻,还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   特纳叹了口气:“好吧,早点归还吧,哪怕为了民众少受点苦也要早点归还。”   按理这种情形肯定要抗议,不过这些都是日本打交道熟悉的人,知道眼下抗议没什么用——日本人就是这德行,不仅对别国人是这样,对自己人同样如此。   谈判时,杜威把这一条拿出来讲了,并用责备的口吻道:“阁下,文明国家发生这种事,实在让贵国脸上无光啊……”   堀悌吉摇摇头:“彼此彼此罢了……贵国集中营里不是还关着日裔侨民么?甚至这些侨民的后代在前线为美国作战,他们的亲属在集中营里苦苦度日。再说,我不是没给过贵国机会,只要你们出钱就可以把人赎买走……可你们总是一批拖着一批,慢吞吞地来,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杜威哑口无言:实际上美国国内产品是很丰富的,要交还夏威夷的民众绰绰有余,但要找又是积压、又不会给日本增添战争潜力的物资是难上加难:钢铁制品不用说,全都可以转为军用,其他装备、机械、乃至粮食都可以为军用,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弄些床上用品、手表等东西冲抵。   明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市面上那么多美国床单、睡衣居然是这么搞来的。   “价码低一半,时间缩短到2个月,我就答应。”   “这不可能,价码不能少,不过2个月可以商量……前提是所有油轮要装满重油,方便我们就地提用。”   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协议:美国以提供20艘胜利轮、10艘满载重油的油轮为代价,换取日本2个月撤退完毕,且在一周内移交珍珠港的便利。   明仁的小脸蛋涨的通红:老师实在太有才了,这么一扒拉就把近40万吨船舶搞到了手。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堀悌吉对美方提出派观察团观察这么爽快——不把夏威夷的惨烈的情况、坚固的防御给美国人看看,他们怎么能下定决心花钱消灾呢?   补充协议很快就达成了,会议的气氛终于松弛了下来,双方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探讨战争的成败得失。   尼米茨首先问道:“您刚才说联合舰队有了新长官,不知目前是哪一位?”   “小泽治三郎大将……”堀悌吉笑笑,“他和你们多次交手,他这几年一直在指挥欧洲联合舰队的航母编队,去年才回国。”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尼米茨不敢相信地问道,“他……他去年什么时候回国的?”   “打完那次加勒比海大战役后回国的……”   特纳叹息着连连摇头:他们一直以为德国海军统帅是马沙尔在指挥,从刚才的表态来看,只怕是日本人深切介入了其中,米切尔……哎……   沉默片刻之后,尼米茨问道:“那塔拉瓦战役是阁下亲自指挥的吧?我所没能想明白的一点是,您为什么要在澳新附近海域停留那么久?难道你不怕我一走了之……”   堀悌吉笑笑:“我其实更希望你南下澳新,我们可以在中途较量一番……不过你要走我也乐见其成,这样我就可以去塔拉瓦解救我的部队……我对他们有承诺,我会去救他们的。”   尼米茨诧异道:“解救?双方海战是在登陆战役后一个多月后才进行的,岛上的守军早已经全军覆灭了,解救什么呢?”   堀悌吉摇摇头:“你不知道,守军并未完全覆灭,还有一个隐蔽工事躲了10多个官兵,他们是那次大战唯一的幸存者,其中一个叫柴崎惠次,现在是陆战队的中将。”   特纳诧异地问道:“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堀悌吉摇摇头,不太想说,满脸伤感……   特纳这个线性思维的人却不解风情,刨根问底追着不放,甚至堀悌吉身后的明仁也来了兴致,很想知道。   “你真想知道?”堀悌吉斜了一眼特纳。   “对对。”   “我们出去说。”   “好。”   出去时还是好奇宝宝神色的特纳,回来后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坐下了,两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会谈在草签协议后收了场,杜威等人拒绝了晚宴邀请,决定在海上等待3日,等待3日后的交接仪式。   返回伊利亚诺号后,杜威也好奇地问特纳:“那些日本兵究竟怎么活下来的?我看你出去时神色还比较放松,回来脸色就变了。”   特纳苦笑道:“没法不沉重啊,堀悌吉告诉我,这十几个官兵是靠吃人肉活下来的,他们先吃敌人的肉,吃完了吃自己人尸体上的肉……听完后我他妈差点把中饭都吐掉。”   尼米茨也听到了,身形一阵摇晃,紧紧抓住扶手才没有倒下去。   “这真是……这真是……一个野兽般的民族!”   “呜”地一声长长地汽笛声之后,以大和号为首的联合舰队缓缓离开了珍珠港码头,此时根据协议,码头上飘扬的已是美国星条旗了。   随同联合舰队第一批返回国内的大约有2万多人,堀悌吉留下了三航战分舰队准备接应从美国获得的赔偿军舰并接应第二批军队返回,但在临行之前,他很奇怪地把那天接受训话的所有中、少佐军官全部叫到舰桥上。   “岛田君……这些军官中你年纪最轻吧?”   “是,长官,我今年29岁!”   堀悌吉点点头:“29岁就当了少佐,可谓机遇非凡……我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能完成么?”   “能!”   堀悌吉让人拿出一个托盘,上面整整齐齐地叠着一面旗帜:“这是我们从珍珠港降下的旗帜,既然你最年轻,我就把他交给你保管,希望50年后,你能够陪着太子殿下,不……那时候是天皇陛下了,来珍珠港重新亲手升起!你能办到么?”   “能!一定能!”   “诸君,50年后我一定不在人世了,如果你们还能活着,请记得今天的场面,记得把我的骨灰安放一部分在夏威夷岛上,拜托了!”堀悌吉朝众人深深鞠躬。   所有人鞠躬行礼、泪流满面:“我们一定牢记今日,不负长官重托!”   “好了,大家就到这里……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   船行离开珍珠港后,山本五十六和他过来说话:“你鼓舞士气的办法不错,一下子就把这些刺头给震住了。你知道的,我是最烦所谓少壮派的。”   堀悌吉摇摇头:“山本君,还早得很呢……”   “你是说?”   “日本的前途,不在50年,而在15年后——15年后,日本要么脱胎换骨真正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要么如同一个气球不断自我膨胀,最后砰地一下,变成一堆残渣……”他叹息着,“我辈的任务,就是让这15年平安渡过,但何其难也……”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