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74

7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阁下,基本可以确定了,日本方面没有恶意……”尼米茨汇报道,“日本拍来了电报,还让我们把收音机调到指定频道,收听发言,刚才堀悌吉、日本皇太子都先后对部队讲了话,让他们服从命令,光荣撤军!”   杜威松了口气:“堀悌吉说话还管用?”   “管用,他把对美和平、交还夏威夷的决策揽到自己头上,他在日本威望极高,甚至超过皇帝,他公开说话,他们是不会把矛头指过去的。”   “安抚住就好,安抚住就好……”   “那等会会面?”   “我陪您一起去吧,我认为没事……”尼米茨想了想,“对方提议举行一次日美海上列队巡礼,表示友好和互信……作为邀请,他提议我们出一艘军舰,日本出一艘军舰,共同展开观舰式,然后下午再谈一谈,如果谈得好,他可以提议先把珍珠港还给我们。”   “当真?”杜威高兴起来了,按照约定珍珠港是最后交还的,现在珍珠港如果提前交还,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我就和他谈一谈!”   听到堀悌吉训话结束、再收到美方愿意按日本的请求举行观舰式时,山本五十六松了口气:这次终于是真要停战了,堀悌吉看来确实是来帮忙而不是来捣乱的。   下午一点许,尼米茨、特纳陪同杜威乘坐伊利亚诺号和堀悌吉、明仁、山本五十六等人乘坐的大和号共同参观了绝无仅有的观舰式,而双方指挥官哈尔西和小泽治三郎则留守作战军舰以防万一。   尼米茨特意叮嘱手下,好好把日本舰队看清楚。   虽然有探测敌人情报的便利,但联合舰队的庞大规模还是让杜威脸色很难看。特别是那艘体型最为庞大还带斜角的白龙号出现时,杜威的心猛地抽紧了,半天后喃喃自语道:“看来中途岛级还是要抓紧建啊,我们落后了……”   尼米茨叹了口气,无奈道:“阁下,现在落后的不是军舰,而是人。”   他指了指海面上黑压压的机群,16艘日本航母依次把所有的飞机全部放飞了出来,绕着整个观舰式现场进行盘旋飞行,不过都是没有炸弹的,也不从美舰上空掠过,免得发生误判。近1000架飞机的庞大规模看上去还是挺咋呼的,美国方面也不甘示弱,起飞了将近500架飞机。   “人?”杜威没懂。   特纳叹息着摇着头,指了指空中穿梭往返的飞机,“你看出来了吗?日本飞机在经过我们这一段时特意压低高度让我们看,我估计距离最多只有150米。”   杜威被这么一提醒,有点明白过来,看上去确实很低,几乎都要和海面齐平了。   “这个飞行高度我注意了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日本飞机可以飞出来。”特纳张开了手摆了摆,“而我们呢?500架飞机中连50架都凑不齐……这就是差距!总统阁下,在飞机性能、战舰性能基本相当的前提下,人才是发挥一切的保障。”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要提高军人的待遇和社会地位,要让年轻人向往成为军官。”特纳解释道,“如果美国最好的青年有一半,不有四分之一愿意投身军队成为军官而不是渴望成为律师、成为议员、成为资本家和工厂主,美队一定会更强大的。”   “日本呢?”   尼米茨笑笑:“日本也是个悲剧,是另一种极端,他们最好的青年全部在军校,成为军官出人头地几乎是所有青年的向往,连兵都当不了的男人不管做什么都被人看不起,甚至连老婆也娶不到……日本议员说话没人听,当律师不抵用,资本家和工厂主被财团垄断,平民就只有拼死打仗一条路了,一和平军队就天天闹,所以日本才这么变态!”   杜威心想:你们说变态,我觉得变态变得好呢!   “总统阁下,您辛苦了……”观舰仪式结束,双方代表去珍珠港上岸并见面时,出人意料的是堀悌吉一边用流利的英语说话,一边先给了杜威一个鞠躬。   “阁下这句话,我没听懂,我离夏威夷近,且是自己国土,您来夏威夷远,为什么说我辛苦?”   堀悌吉笑笑:“因为您冒着很大的勇气结束了战争。”   杜威脸色有点不好看。   “不管怎么说,夏威夷不是因为您丢的,却是您想尽办法、绞尽脑汁收回来的……别管是什么手段,收回来就是好事,千百年之后,美国历史一定会说,杜威总统忍辱负重,收回了夏威夷而不是谈其他。”堀悌吉淡淡一笑,“为国家的利益和颜面,为夏威夷这几十万军民,您牺牲了很多,甚至牺牲了个人荣誉,没有这种辛苦,谈何成效呢?”   杜威脸色顿时松弛下来:原来是在拍自己马屁,不是讽刺。他立即觉得堀悌吉可爱多了,想来也怪,无论斯坦因纳还是堀悌吉,在沟通时都让自己觉得很愉快、很舒服,甚至能理解自己的苦心和不容易,反倒是参联会那批混蛋一个劲给自己拆台,杜威有时候都在怀疑自己——我到底哪一方的?   “哪里哪里,本总统对阁下的赫赫战功也极为佩服,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有些仗打得确实漂亮。”   “这些胜利也让无数美国人付出了生命的沉重代价……让美国人民和数十万美国家庭感受到了痛苦,我对此深感抱歉和懊悔。”堀悌吉站起来继续鞠躬,“就我本性而言,实在是不愿意这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当然我也不想为自己、为日本找什么理由,道歉就是道歉——对因为我而造成的美民伤亡,我深表歉意!希望日美两国今后能和平相处,不要再打仗了。”   “这也是我们的想法和愿望。”杜威想,堀悌吉倒比山本五十六和谷正之的态度要积极些、诚恳些。   “作为交代,我马上要退役了,今后将辅导太子殿下,也希望能将来为美日友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您要退役?”杜威大吃一惊,“您才63岁啊,作为高级将领年纪不算大。”   “差不多了,心力憔悴,干不下去了……”   没营养的闲话扯了一个小时,明仁和山本五十六都在旁边象征性地寒暄,重点还是听堀悌吉和杜威谈——这画面看上去很诧异。   “这个……”杜威最后忍不住了,“您说有可能提前交还珍珠港?”   “确实有这个打算,不过客观条件限制住了。”堀悌吉笑笑,“我们在夏威夷有10多万军队,还有很多装备和物资,如果要加快撤军,运力就不够,我上午在想,如果贵国能多给2打胜利轮、1打2万吨级油轮的话,撤退速度肯定会快不少,说不定下周就能把珍珠港交还,3个月全部撤退完毕了呢!”   “这价码有点高!”   “不高!能让美利坚的星条旗早日飘扬在夏威夷,能让夏威夷军民早3个月恢复正常生活,我认为这点东西对贵国而言完全是毛毛雨!不就2-3亿美元的事嘛……作为大国领袖,首先是国家威望和尊严,其次是领袖威信,用2-3亿美元交换很划得来。”堀悌吉笑笑,“你情我愿的事不存在强迫,想必您也清楚,今天上午我说服部下花了好大力气,总统阁下,有些时候夜长梦多啊……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做生意最好不要隔夜。”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