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68

6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最后,我再谈一谈我的想法:战争已彻底地结束了,自由法国运动已宣布解散并陆续回国,对法国人民而言,全新的生活又要开始了。关于法兰西在这场战争中的成败得失,关于自由法国的是是非非,关于对我个人的评价,我认为不应该由这样的法庭简单地得出结论,而应该由时间、由历史给予公正评价……这个评价不是现在,不是3年5年,甚至不是10年20年……很可能要等我们这一辈人全死光后才看得清楚。”戴高乐笑笑,“我始终坚信,我是一个爱国者,我依据我的忠诚,我的职业道德,我的民族情感,我的理想进行了我的抉择,并吸引到了众多的追随者,我从不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如果为了个人那点权利地位,我舒舒服服当我的将军就好了,凭我在装甲领域的造诣,凭我的实战经验,现在说不定可以谋求一个上将的位置……”   众人一片掌声,法官不知道该怎么说,哭笑不得,只能继续摇铃。   “最后,我总结一句话。”戴高乐提高了声音,“我绝不认可判决书上的每句话,历史将宣判我无罪,不过,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只要法国好,你们怎么样对我都可以,如果你们觉得判处我死刑有利于法国的未来,我会含笑接受。34年前我从圣西尔军校毕业,唱着《马赛曲》投入军伍的那一天起,我就时刻准备把自己的生命献给法兰西,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现在,让他们来吧!”   热烈而持续的掌声经久不息地响彻法庭,法官们都只能摇头,等声音平息后,一锤法槌,庄严宣布:“审议结束,带被告人退庭!”   拥挤的人群为戴高乐让开一条通道,并争先恐后伸出手想和他握手,戴高乐轻轻摆了摆手,坦然自若地走了。   “戴高乐先生,戴高乐先生,我们能采访您一下么……”几个记者挤出人群,气喘吁吁地说道。   “抱歉,我目前还是犯人,不方便接受采访。”戴高乐云淡风轻的笑笑,“过几年再说这些事吧,贝当先生不是说要终身监禁我么?我有很长的时间来酝酿这些……你们现在应该去采访回来的自由法国运动的战士,看看他们是如何在海外为法兰西拼搏的,这对我、对你们、对法国的历史和未来都好!”   今天这番讲话当然是各方面势力权衡过的,贝当要求秘密审判,但最后会给戴高乐一个公开发表意见的机会,后者也予以接受,并不请律师——律师一介入,政治问题就复杂化了。   至于自由法国其他人,除了高层可能还要受到一点约束外,其他贝当都承诺不再追究——这是戴高乐答应和贝当合作的前提,至于赦免不赦免,他根本无所谓。   当然,法庭上这番话也不是随便讲的,宣判前,贝当派出了自己的心腹代表和戴高乐在狱中见了一面,告诉他:“不管你怎么讲,骂法官、骂贝当元帅都行,但德国人要少骂一点,不是我们怕德国人,而是德国目前正在推动欧洲复兴计划,正在构建欧盟核心圈,这对法国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现在德国已有了原子弹,法德不能再打仗了,再打一定会极其惨烈,哪怕法国过两年有原子弹,也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戴高乐静静地问:“那么,我们开始搞原子弹了么?”   “这个……”使者微微点了点头。   戴高乐点点头,显然很满意。   “听说我们已从德国手里拿到了全套火箭技术并已成功掌握了?”   “是的……”代表犹豫了一下,凑到戴高乐耳边悄悄说道,“我们往累西腓打了上百发,操作熟练得很!”   戴高乐先是一愣,随即诡异地笑了:“打得好!贝当还是那个坚守凡尔赛的贝当!”   这让使者也有点狐疑起来:“这些话我能和元帅汇报?”   “当然……”戴高乐哈哈一笑,“你回去告诉他,我知道了,我会有分寸的!”   正是这样一番秘密布置,才有了最后这番法庭最后陈词。   “我们能将这些内容原封不动地发出去么?”当天下午就有人向贝当请示。   此时的贝当已更见衰老,几乎都很难有集中精力的时候了,不过戴高乐那些话他还是看明白了,思索片刻后便沉声道:“可以发!”   “是!”   “另外再发个新闻,就说我签署命令,赦免他的死刑,改为终身监禁!”   刚说完这些,达尔朗就给他打电话:“元首,我能来拜访您么?”   “可以,来吧。”   达尔朗到了后寒暄问安了几句之后就道:“夏尔那几句话您怎么看?”   贝当反过来问他:“您怎么看?能不能发?”   “我看可以发……”达尔朗沉思了片刻,“实在不行我跑一趟柏林做些解释工作……”   贝当点点头:“那就公开发表吧,顺便把我的赦免令也发出去!”   “好的……”   “另外……”贝当顿了顿,“7月15日胜利仪式后,我会签署命令,提名您为下一任法兰西元首,等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开幕时,你就以正式国家元首的身份去参会!”   “元首,您……”达尔朗惊呆了,“我觉得应该您去……这国家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您的功劳、您的业绩,您应该……”   “我老了,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我刚刚听到消息,德国在圣诞节前要举行大选,直接选举国家元首,虽然这只是个噱头,但说明希特勒这个人想法还是挺多的,我们也可以学习一下……我们总归是要面对法国人民的嘛!”   “您应该参选……以您的威望一定可以连任。”   “我不能再去了……”贝当摇摇头,“我其实和兴登堡才是同一辈人,我早就到了该退休的年纪,之所以迟迟不退,就是害怕法国走的不稳摔跤,现在一切都要走上正轨,我为什么还要恋恋不舍呢?你不想让我和兴登堡一样死在任上吧?”   这句话达尔朗竟然无言以对。   “去吧,去勇敢地迎接新的开始,去带领法国人民开辟新的历史篇章,我们不能停留在过去,应该向前看……夏尔说了一大堆话,有一句我觉得很好——只要法国好,把我们怎么样都行!他能做到,我就做不到么?”   达尔朗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起来。   当他离开的时候,贝当已累得在沙发上躺着睡着了,这个精力不济、为法兰西操碎心的老人,很快就能迎来自己的解脱,而法国却将继续前进……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