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58

5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1946年5月1日,杜威发布总统令,下令设置“反布尔什维克胜利纪念章”,并正式公布与轴心停战的消息。   媒体舆论重新又到了胡佛的手里,现在他控制的武器又多了一条:通共!——只要是不听话的人物,一律都被他关押在布尔什维克集中营去进行“感化”。   报纸用很少的篇幅解释停战,却把杜威引入ss亚美利加集团军并平定叛乱的事迹大肆鼓吹了一番,吹捧他“拯救了合众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林肯!”   至于那句“makeamericagreatagain!”的口号则被刷得到处都是,宣传海报毫不隐晦地描写了杜威行举手礼的场面……另外由于大量军队从海外归来,国内对于战后重现和恢复和平生活有了更多的期待。   不过,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还有暗流在涌动。   “情况已越来越明显,杜威在独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在密苏里州乡下,杜鲁门对着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抱怨道,“你看看他最近说了什么,干了什么?报纸就差没有把他吹捧成美利坚的救世主了?就凭他也配?要不是希特勒赏了他25万部队,他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关键人家拉的下脸啊,一伸手就是500亿,500亿美元买希特勒的欢心,给25万军队当然是值得了……”   “这个人迟早要断送美国的传统和体制,听说他还要把总统卫队常态化?他想干什么?仿效希特勒搞党卫军?连嘿·杜威都出来了!”杜鲁门讽刺道,“我们前两年口口声声说和法西斯战斗到底,这下好了,一个美国法西斯分子上了台,居然他妈的还是总统!”   “您对此表示担忧?”   “当然担忧?美国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杜鲁门摇头道,“他不会真的为所欲为吧?”   “比你想得还要糟糕……”   “怎么说?”   “他利用美共叛乱,抄走了不少财团的资产,现在又指示麦卡锡已通共为借口,再对财团下手。”   “他疯了吗?”   “他没疯,他在弄钱,希特勒那500亿是他自己答应的,没有通过国会认可,暂时也不可能认可,但这笔债他必须还上,所以他现在这么干!”   “嘿……他在想什么?有这么容易么?”杜鲁门笑了起来,“你们不是想搞掉他吧?”   “他这些行为严重妨碍了我们的利益,他对犹太财团开刀也就罢了,我们可以装没看见,可他居然还敢对其他财团开刀,他以为他是谁?”   “但你们拿他没办法,不是嘛……”杜鲁门大笑道,“论兵力,他手头有30万总统卫队,这是美国最能打的部队,论政治,他现在一手控制政府、一手控制国会;论名望,他刚刚平定叛乱,正是最威风的时刻……”   “刚刚在审议一个决定,杜威提议总统卫队固定化,不过编制可以削减到10万人。”   “你们答应么?”   “答应如何?不答应又如何?”   “合众国战前陆军总兵力不过20多万,连30万都不到,一旦战争结束,我们恐怕就用不着保留目前几百万的规模,如果还是30万编制,10万总统卫队就足够惊人了。”杜鲁门想了想,“难道他还敢当终身总统不成?”   “他说至少要连任4届!”   “他把自己当罗斯福了,可笑……没有罗斯福的能力却妄想有罗斯福的待遇。”   “可他的运气比罗斯福好,不是么?”   这句话说的杜鲁门哑口无言:他原本退下来准备是看时机准备东山再起的,原以为杜威的命也就是这样了,没想到对方居然有如此惊天的大逆转,他恨得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   “不过,机会总是有的,不是么?”来人笑笑,“10万总统卫队又如何?保得住他一世平安么?现在报纸有人吹捧他是这个时代的林肯,哼哼,林肯嘛……你懂得。”   杜鲁门眼前一亮,随即又迅速地摇摇头:“你在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   对方看着故意装聋作哑的杜鲁门,也笑了起来:“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您觉得什么时候出山比较有利呢?”   “暂时还不行,杜威的任期还有2年半才到期,而他目前声望很高,我需要等待和蛰伏,等他弄得人怨天怒之后在站出来竞选,这样至少还要一年半时间吧。”   “考虑和我们联手么?”   “应该会慎重考虑。”杜鲁门不卑不亢地回答了一句,然后故意道,“我最近身体情况也不好,我需要好好休息,看看还能不能胜任继续为美国人民服务的工作。”   “这是自然!”来人再扯了几句之后就悄然离去。   “装神弄鬼……”杜鲁门在背后破口大骂。   他当初向财团伸手索取支持,对方一个比一个会糊弄,现在他们想要搞掉杜威,又开始反过来接触了,这让他感觉非常懊恼。   有一点他是想不明白的:为什么杜威还要对财团下手,他真的要拿那500亿?   杜威在这件事上有说不出的苦衷:除500亿德国的借兵债外,其他重建、恢复、军队遣返等都需要花钱,再向民众征税是不可能的,这会引起剧烈暴动,已让布尔什维克席卷过一次的杜威是不可能冒这种险,但钱又必须挤出来,所以他只能继续向财团开刀,最大的几个不敢动,次一等的他就不能放过了——再说,又没叫你全拿出来,你嚷嚷个什么劲?   问题是被出血的人不这么想,人家本就觉得委屈了还想从政府这拿点补偿,现在补偿不给,势力范围丢光,还要他们再拿钱出来,矛盾一下子就激化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