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54

5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通向铁幕之路()      “托马斯同志,我们已没法再犹豫了……”4月13日,马林科夫趁着混乱,利用他们掌握近卫部队的便利,把一架经过特殊改造,载着图纸、资料和10克提纯后的铀-235和勃列日涅夫本人的b-29送上了天空,b-29在装载额外燃料并进行转场飞行时可连续飞行9000公里以上的航程,足够单程从底特律飞往东俄境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选用的全部是俄方援助美国的、最有经验的运输机飞行员。   这架飞机经过2天的飞行(其中有一天涉及国际日期变更线)终于艰难抵达了东俄最东段的机场,当勃列日涅夫连滚带爬从机舱里爬出来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不但哭将1000多人的教官团除前两批有秩序撤退外,剩余的700多人几乎全部陷在了美共控制区,哭的是当初三驾马车中团长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失去音讯,副团长现在带着部队困守底特律,只有自己侥幸逃得性命;哭的是总算拿到了美国原子弹工程的部分图纸、资料和实物,可以向贝利亚和斯大林交差了。   4月15日,崔可夫以一次声东击西的突击,干脆漂亮地甩掉了在外围监视的总统卫队,带着近4万美共红军和骨干踏上了东进加拿大的征途。从30万红军、50万赤卫队打到现在只有4万之众,美共经历了一次次升华,真的可以用剩下的都是精华来自诩。   这4万活命心切的红军出现在加拿大军队面前时,立即打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部署在底特律附近的加拿大师立即被击溃,所有给养和重装备全部被抢走——美加装备通用。   4月17日,美共又击退了一个拦路的加拿大师,丘吉尔紧急向美国发出照会,要求美国方面派出有力部队协助剿灭布尔什维克分子。   此时此刻,斯坦因纳正好整以暇地带队接受有关苏维埃控制区,而已麦卡锡为首的忠诚委员会也赶到了底特律,开始了疯狂工作——那些被美共高层抛弃的一般基层,还有同样被抛弃的国会议员、政府工作雇员们全部被总统卫队关押在一起,麦卡锡连同林德伯格等右派亲德议员,在南方右翼分子的支持下,开始了大清洗。   杜威对此装聋作哑,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是反对他的,一律都按上了“通共”的罪名,包括被迫当了苏维埃副总统的爱德华兹也“被自杀”在监狱中,其他议员死于非命的也不少,更惨烈的是先后两次被整肃的东部和五大湖区资本家队伍——苏维埃掌权时,凡是不肯和苏维埃合作的资本家都被按上“国家蛀虫”的罪名予以枪决并查抄没收,只有表态愿意“合作”的资本家才活了下来;等忠诚委员会赶到后,这些表态愿意“合作”的资本家又有了新的罪名——通共!   最惨的犹太裔资本家,不但忠诚委员会不肯放过,就连总统卫队看他们也不顺眼,动不动就抓几个来处理。虽然最顶尖的洛克菲勒、摩根等家族杜威不敢动,但其他势力稍微小一点的全部被折腾得七零八落,一直在汽车界享有威望的福特家族因为亲德是倒在美共手里,而其他家族很多是倒在杜威手里——七拼八凑之下,杜威需要的400亿美元居然也凑齐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立即越境追击么?丘吉尔已发来了照会。”   斯坦因纳从动手到全功,基本上用了一个月功夫,手段凌厉,可比李奇微的磁性战术快速多了,不过这次他一反常态地主张慢慢来:“总统阁下,您可以回答加拿大人,就说我们目前连日激战,需要休整,而且后方还有大量左翼分子需要清理,短期内无法越境。”   他眨着眼睛:“赤色分子流窜到加拿大后,就意味着他们得不到人力资源上的补给了,死一个少一个,完全可以让加拿大人顶上去打头阵;第二,从美国未来的政治格局考虑,有利于您掌握加拿大这个局面;第三,要剿灭美共也不是这么干的,尾追没有好下场,只有围追堵截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您猜赤色分子会流动到哪里去?”   “哪里?”   “去阿拉斯加!”斯坦因纳评析道,“我仔细审问过他们的成员,隐隐约约有提到开辟西北根据地的说法,这个根据地指的就是阿拉斯加,他们如果能抵达阿拉斯加大概是5月份,这个时间点正好可以相对容易的生存,而且阿拉斯加和俄国只有一道白令海峡遥遥相望,容易抱团取暖。”   “真要去阿拉斯加?”杜威看了下地图,“直线距离都5000多公里呢,如果要依靠交通工具过去,还不要行驶1万多公里?”   “这不是问题,只要有车、有汽油都好办,加拿大地广人稀,要穿行不困难……”斯坦因纳指了指地图上的路线,“您看他们从底特律方向越境后,先去洗劫了多伦多,然后摆出要进攻渥太华的样子,迫使丘胖子把几个师兵力往渥太华方向收缩,实际上方向一转,拐弯到了西北方去了萨德伯里,在那里美共用了2天的功夫养精蓄锐、补足元气后重新上路,接下去的路程虽然弯弯绕绕,但总体是向西北方向前进的,今天侦察机显示他们已在安大略省的腹地了,我猜测他们要去打一次温尼伯。”   “为什么?”杜威不解道,“温尼伯靠近美加边境……”   李奇微叹了口气:“他们不打不行,因为其他地方他们弄不到给养,温尼伯和靠近美加边境的城市地带还可以再捞一把。”   “所以,我让总统卫队休整几天,我们去温尼伯一带候命,等着赤色分子自己撞上来!”斯坦因纳笑笑,“不来也行,不来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忍饥挨饿至少一周才能去抢曼尼托巴省的小城镇,还不一定能满足需要!如果我是指挥官,我是不敢冒这个险的……”   斯坦因纳的估计不错,崔可夫就在和托马斯以及马林科夫汇报:“现在我们虽然已甩开了加拿大陆军的追击,但危险并没有远去,贫乏的给养是比敌人围追堵截更残酷、更危险的存在,为了安全,必须去打一次温尼伯,说不定还要重新去美国明尼苏达州、北达科他州再打一圈,告诉美国人民我们并未远去……”   “您说,去阿拉斯加开辟根据地可行么?”托马斯忧心忡忡地说道。   “哪怕不可行也能退到苏维埃去!”马林科夫鼓励他,“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我们也要保持充分的信心……”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