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23

2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超级炸弹()      杜勒斯的专机第二天就回了华盛顿,当他从机场往白宫赶的时候,他有一种分外错愕的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为什么往白宫的道路上全部都是红旗招展下的人潮涌动,仿佛根本不是在资本主义的美国首都华盛顿,倒像是身处苏德战争爆发前每年十月革命庆祝日游行的莫斯科红场。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游行示威的人如此之多?”杜勒斯脸色铁青,“我才走了几天,局势一下子失控到这程度了?”   “确切地说是2天,昨天下午有消息传来说澳新决定接受轴心集团声明宣布停战,相关条款等待签署;更有谣言说加拿大也在秘密寻求停战……民众群情激奋,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   “不对啊,就算是澳新停战也不至于这样吧?我们又不是没经历过盟国停战,苏联、不列颠停战时不都有惊无险度过了?”   “盟国停战不是关键,关键是其他消息传出比较令人担心。”秘书解释道,“现在谣言满天飞,德国人的广播又猖獗,另外还有赤色分子在背后推波助澜……”   “现在传出什么消息?”   “第一条是说赔款,外界疯传轴心要求我们赔偿3000亿美元,等于15亿美国人民每人承担2000美元,还煞有其事地举例说明夏威夷的赎买费用也是这个价码;第二条是杜威总统在国会山的报告被断章取义地泄露了出去,说政府掩盖真相、粉饰失败,本来早就可以实现和平,就因为政府的毫无作为使得条件越来越差、战略形势越来越恶劣……”   “这些就是民众抗议的理由?”   “主要是这两条,当然还夹杂着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要求降低税收,又比如要求保障安全,还有其他各个团体的诉求。”   “真是莫名其妙……”杜勒斯摇头道,“关于和平条件,日德确实开口了,不过他们要价也就是2000亿美元,这我还不想答应,怎么捕风捉影就变成3000了?至于为什么不肯早点和平,还不是我们想让美国少遭受一点损失,希望不要……”   “阁下,您是对的……但您显然没有见识过股票投机者。”   “怎么说?”   “比如您是经纪人,面对股票大幅下跌,客户损失惨重时您要求斩仓,客户认为还有余地而拒绝,等再一次深跌时已无可挽回,这时候他不会感激你第一次的提醒,反而会埋怨你为什么当时不阻止、不劝阻甚至不替他斩仓以便减少损失?”秘书无奈地苦笑,“这还算是经纪人尽到提醒责任的前提之下,现在媒体认为我们这些经纪人在面对第一次大幅下跌时没有说真话,不但没能让客户斩仓,反而劝说客户继续加大投入,迎接反弹……”   这句话虽然说得有些刻薄,但杜勒斯是听懂了,他点点头:杜威和他确实有这个心态,虽然总目标是奔着体面和平去的,但总想着自己还有点本钱,还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好歹还想赢几次和轴心谈判更好的条件,谁知道每况愈下,连视为最后武器的曼哈顿工程都被硬生生推迟了。   “媒体这么说,自然有媒体的道理,胡佛局长不管么?”   “他管不过来,确切地说,是有人给他施加压力,他没法管太多。”   秘书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说是谁给胡佛施加压力,但杜勒斯很快就能想明白:除了国会山这批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恐怕没有别的人。   如果是以往,胡佛不太会搭理太多议会人物,但现在杜威支持率如此之低,别说连任,就连是否能完成当下任期都成了奢望,胡佛的心态不可能不随之发生变化,如果他不想跟着杜威一起完蛋,最好还是和杜威政府切割开来;另外,现在不但是胡佛要和杜威切割,所有能想办法与白宫和参联会切割的人群都在想办法,哪怕美国投降这个决策最后要下,要通过国会表决,这些议员们也要给选民们塑造这样一个形象——这场战争是总统带领将军们打输的,国会尽到了一切责任,我们和民众一样都是被政府蒙蔽的……所以,如果要在条约上签字,请不要怪我们!   杜勒斯恨得牙痒痒,但他知道光情绪渲染显然没什么用——你和墙头草讲道理还不如和他讲风从哪里来比较恰当。   杜威的精神状态已完全不行了,虽然强撑着没有去医院,但整个人精神恍惚,显然受外面层出不穷的口号刺激得不轻——现在不但民众攻击他、反对党攻击他,就连本党议员和党团见了他也如同躲避瘟疫一样,仿佛杜威这个人是以个人身份前来担任总统一样。   唯一能令他感到慰藉的大概只有中国学者胡适和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一起在这个时候来探望他,1942年以前胡适本来是中国驻美大使,后来因为国内政坛排挤而辞去职务,然后在纽约从事有关学术研究,继任的魏道明无论资历、声望和能力都无法与胡适相比,但因为重庆当局发来电报要求他们向杜威进行说服,两人最后就约定一同前来。   实际上蒋介石在杜威身上下的本钱是不小的,不但当初出政治献金支持杜威选举,现在还希望能在杜威内外交困、难以为继的前提下为他打气,魏道明的劝说是礼节性的,除了给予安慰,实质性的内容中国也拿不出来。   胡适的讲话则更有针对性一些:“总统先生,在目前这种局面之下,您幻想让所有人满意是不可能的,必须有所取舍。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认为美国有很大的潜力和发展余地,如果能不计较个人得失为国家保留元气,短时间内可能因声誉下降而形象大损甚至被迫退出政坛,但10年、20年之后的美国人民是会感谢您的,您毕竟年纪不大,哪怕再过20年也就是60岁,还有重新复出的可能……”   这些劝解对杜威而言的作用其实不大,他现在已尽可能不去想今后怎么办的问题,但看国会山的意见,一旦他签署了这个条约,说不定将来还有追究他责任的可能——当然不是因为签条约而追究,是因为其他方面而追究,要想寻找岔子总是找得到的。   他礼貌地送走了两人,回头继续等待杜勒斯的消息,现在只有杜勒斯还能继续和他站在一起了……   老铁!还在找"铁十字"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易看小说"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