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364章 昭和维新 完

第364章 昭和维新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和维新(完)      埋怨归埋怨,样子还是要做的,武田攻带着部分部队立即出了二重桥。   他胆子也大,站在对峙前沿大声喊话:“我是近卫师团师团长武田攻,奉陛下之名前来与贵部长官接洽,请出来应答。”   喊了半天,海军后面一阵骚动,然后又有人复:“武田师团长稍后片刻,长官马上就到”   等对面人一出来,武田攻傻眼了,下意识地问骑在马上的小畑敏四郎:“老师,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小畑敏四郎笑笑,“不是说我是226兵变余孽么?我坐实给你们看不对啊,你也是昭和维新余孽的徒子徒孙。”   “老师别取笑我了。”   “不敢当,现在你是皇太子之师,不是余孽了”   两人越走越近,武田攻满头大汗,低声道:“老师,我不会对海军动手的,我脑子不傻,联合舰队在码头停着3艘大和级呢!”   “要是少停一点军舰你就打算动手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这个堀元帅想法我明白的,可是可是我是近卫师团啊老师不要让我难做。”   “堀君没有让你难做,只要你不干涉,甚至破口大骂海军都行,他不会动近卫师团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明白,明白,只要我当师团长一天,绝不会对海军动手,我的坦克还是海军送的呢,海军恩情,没齿难忘”   话是这么说,两人手上动作可不含糊,小畑敏四郎抬手扇了武田攻一巴掌,怒气冲冲骂道:“你混蛋!”,然后低声说:“谁要是煽动陆军动手,你告诉我!”   “我不会答应的!”武田攻捂着脸,一脸痛心地大声说,“老师,不管你们有什么委屈,这么做就是不妥当!恕弟子不能跟随!”然后又低声道:“好,我会让人放纸条到老地方”   说完这两句,两人分头就走了,大家只看到、听到场面话,那几句低声话居然没人留意到。   “陛下,恕臣没能说服老师,他反过来还想煽动我和近卫师团一起响应,被我严厉拒绝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意思还挨了一巴掌。   这一幕裕仁刚才用望远镜都看到了,所以没有怀疑其中有诈,只道:“我看海军这里人不多,你们人数是他们3倍以上,你带着部队打过去吧。”   “不行啊,陛下,一动刀兵,事态就严重化了。”   “陛下,万万不可。”东久迩宫稔彦王也极力劝阻。   裕仁大怒:“就这么枯坐等待?岂有此理?武田攻,你口口声声说忠于朕,为什么让你动手却如此推三阻四?”   武田攻沉默了半天,最后道:“陛下,小畑敏四郎毕竟是微臣的老师,有20多年师生情谊,臣恳请引咎辞职,请其他长官带领部队平叛”   “你!”裕仁气得浑身发抖。   武田攻立即用眼神示意旁边的明仁,后者会意,跪下来求情:“父皇,老师说的有理,如果他能这么不顾师生情谊,您还会欣赏他么?将来将来儿臣怎么办呢?”说罢“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裕仁一愣,又觉得不无道理,武田攻现在能灭老师,将来同样也能灭弟子,这个头还真不好开   “算了,你们先退下吧”   就在他们商量时,忽然一个电话打到皇宫,说是山本五十六指名道姓要找东久迩宫稔彦王。   “山本君,怎么样?海军部队什么时候可以撤走?”   “撤走?撤走个屁!”山本在电话里大骂道,“堀悌吉发疯了,你他妈快来劝他!晚了来不及了!”   “他要干什么?冲击宫城?”   “什么宫城?”山本五十六急忙道,“宫城有近卫师团,我们不会去的,他又不想造反。”   “那什么事?”   “他让人把三菱、住友、三井、安田四大财团所有在东京的势力和人员全拘捕了,再过一会就要杀人了!”   “什么!”东久迩宫稔彦王魂飞魄散,哆哆嗦嗦问道,“你,你怎么不劝他?”   “我劝不住啊”   “好,让他等着,我马上来!马上!”   “殿下,你不能去”武田攻率先反应过来,“太危险了。”   “这种事怎么能不去?”东久迩宫稔彦王面对裕仁,“陛下,臣去矣无论能不能成,内阁态度一定要有。”   裕仁痛苦地闭上眼睛:“去吧,让武田攻派部队送你去!”   “不用了,多了容易引起误会,少了也不管用!陛下保重,臣先去了”说罢,东久迩宫稔彦王一骨碌就除了宫城上车,直扑堀悌吉所在方向而来。   一路上,这辆防弹奔驰开得飞快,海军注意到了这辆汽车,但因为有命令,于是非但没拦截,而是任其奔驰,不过15分钟,东久迩宫稔彦王就找到了山本五十六,然后急急忙忙被后者拉去见堀悌吉。   “殿下来了,来得正好,今天可以让你看见海军改革的决心,然后再问问中枢,这些请愿改革到底接受不接受。”堀悌吉的话听着很平静,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杀气腾腾。   “堀君,我听说你抓了4大财阀的人,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我知道。”   “这不是普通人,这是最大的4个财团啊,而且还不是12个人,听说你将他们连根拔起了?”   “根据名单,在东京地点的财阀清单共1743人,已落网者1439人,反抗并就地格杀者,75人,其余尚在缉捕之中!”旁边的柴崎惠次面无表情地汇报道,“另外,一贯反对改革、仇视爱国官兵的公卿、华族、勋旧一共462人,尚在按清单处理,已逾半数。”   堀悌吉轻飘飘甩过来一张纸,扔给东久迩宫稔彦王:“这是反对改革的国贼奸佞,你看看还有什么遗漏需要补充的?”   名单上一个个都是触目惊心的名字:闲院宫载仁亲王、前首相近卫、担任内阁工商大臣的岸信介名单上最小也是个国会议员,大臣级人物有一长串。   “你你干脆把我也杀了!”东久迩宫稔彦王心一横,大声道,“我也反对改革!”   “你以为我不敢?”   “那你来啊!我告别陛下时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殿下,你这又是何苦?”堀悌吉转过身去,“你们反对改革,并不是认为改革不对,而是怕改革牵连太大、影响太大,所以缩手缩脚,山本也是这个心思,但你们其实并不反对改革如果这些碍事的枝条全部砍掉,同意改革的人物就会占大多数!我没有时间和耐心一个个去说服,只能采取激烈的手段了。”   “可就算他们反对改革,你也不能滥杀无辜!”   “无辜?把罪状报给首相大人听听,他们是不是真的无辜?”   松田千秋拿出一堆早就准备的公文朗读起来,罪状最早的一桩从三井财阀领袖团琢磨获悉政府即将禁止黄金出口而抢购美元,引起风潮搞卖国投机开始,到一个多月前,三菱财阀勾结大藏省部分人员私分慰问品结束,林林总总的事件至少有100多桩。   “殿下,这些罪状即将公布,官兵无不义愤填膺,就连郊区那两个陆军师团,听到消息后也就地偃旗息鼓,莫非你都不知情?”   身后的参谋一片黯然,其实都用不着公布罪行,只要看到抄家抓人场面时那些达官贵人穷奢极欲、   东久迩宫稔彦王苦笑:“堀君,水至清则无鱼啊”   “道理不错,可水现在已太浑了,有人还要故意搞浑好方便自己下手,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那时候要杀的人就还要多!”   “堀君”东久迩宫稔彦王叹息道,“你现在大权在握,想杀谁就杀谁,今后百年归去,子孙后代怎么办呢?”   “子孙后代?”堀悌吉怒喝,“当他们肆无忌惮侵蚀国家和人民利益时,想过一亿国民也是有子孙的么?”   “堀君!”   “如我做对了,粉身碎骨又何惧?如我错了,夷我九族又何妨?”堀悌吉淡淡一笑,“大丈夫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其余何足道哉!”   “堀君?”山本五十六见东久迩宫稔彦王劝解无效,最后劝道,“就算你干对了,都杀了,也只有4个财团和一小批人,今后一定会有新的财团、新的政客顶他们的位置。”   “如果有新的人顶他们的位置,将来一定有新的堀悌吉顶我的位置!而且我相信,这次改革之后,今后还想为所欲为吸血的人就要仔细想一想有没有会有一天遭到彻底清算!”   “堀悌吉!”山本五十六捶胸顿足,“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号人物呢?”   “认识山本君是我的荣幸。”堀悌吉拍拍他的肩膀,“历史之名,我担之!公为诤友,我记之!将来九泉之下,你我再接着吵!”   “松田千秋!”   “在!”   “罪行彰显、事实无疑、证据确凿、动手吧。”   “堀君!”   “堀君!”   “动手吧!”堀悌吉不理会山本五十六和东久迩宫稔彦王的哀求,转过身去,慨然训话道,“我爱国官兵为国家计、为国民计,今日高举义旗,天诛国贼、讨伐奸佞、廓清宇内,永为历史铭记!”   “天诛国贼!讨伐奸佞!廓清宇内!”   随着松田千秋下达命令,大和、武藏、信浓三艘巨舰用460舰炮一共发射了9枚炮弹,“轰隆隆!”,听到约定炮声后,负责现场指挥的柴崎惠次毫不犹豫地命令部队行刑!   “   权贵只晓傲门第,忧国此中真乏人;   豪阀但知夸积富,社稷彼心何尝思!   贤者见国衰微征,愚氓犹自舞世间。   治乱兴亡恍如梦,世事真若一局棋!   昭和维新春空下,男儿连结为正义!   胸中自有百万兵,死去飘散万朵樱!   腐旧尸骸跨越过,此身飘摇共浮云。   忧国挺身立向前,男儿放歌从此始!   ”   嘹亮的歌声之下,1000多颗人头落地,东久迩宫稔彦王和山本五十六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码头,“昭和维新”以最为血腥的方式强行拉开大幕   ps:本来只写一节的,结果写着写着发现非2节不可,于是写了2节,不过总算是这一章更完了。   不想看日本的朋友,第三个页面放了铁在烧,一共8节,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