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29

2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和维新()      晚上的大本营会议气氛很奇怪,陆军中枢高层心头发虚,因为今天裕仁不但视察了近卫师团,还让人发表了有关“忠君爱国”、“七生报国”的讲话,并让事实上的皇太子继宫明仁去近卫师团参军并拜武田攻为师。   这些东西放在平时都是最平常、最不值得一提的消息,但放在今天,透露出来的含义就大不一样了,明显含有倚重、警告的气氛,是对堀悌吉及海军派非常明显的xìnhào灯。   但奇怪的是,海军方面居然只字不提。东久迩宫稔彦王的神情疑惑不定,别下意识地提醒道:“陛下今日去了近卫师团”   “哦,我知道了。”   “陛下其实是”   堀悌吉笑着摇摇手打断了:“这是陛下家事,不是我们为人臣者应该置喙的东西。”   东久迩宫稔彦王被这句话直接堵得说不出来,只好转移目标说其他项,其他议程都是老生常谈,唯独新西兰案是个新内容。对于海军的提案,陆军破天荒地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认为,如果新西兰交给rìběn,澳大利亚这里确实可以松一松,但具体怎么松,索要什么条件还要根据接洽结果再谈。海军提出将所罗门群岛教导部分岛屿卖给德国的议案也同意了,价钱让谷正之继续去谈。   说了好久之后,山本五十六忽然插话:“南太平洋舰队征战归来,虽然这次敌军基本是主动放弃,但毕竟也开疆拓土,中枢有什么奖励?”   “奖励的话”东久迩宫稔彦王有些尴尬,“中枢现在也拿不出钱来,要不把这次夏威夷来的慰问品就不分了吧,全部留给海军和南方军,陆军其他部队下次再说。”   现在夏威夷的赎买生意还在继续做,大本营名目叫“慰问品”,有关实物都分配给陆海军,大头去上海卖掉,数量太多部分要么留下国内发卖要么给部队发放,虽然东西不多,总也有个激励,特别是美国卷烟、水果(夏威夷是重要的产区)等物资特别受部队欢迎。   “是这样啊”山本淡淡地了一句,“中枢这么小气,下面打仗的部队恐怕不会心服。”   “困难时期,只能相忍为国,等打完仗就好了,海军军功授田先到位,然后陆军再想办法到位,如果能拿到新西兰,一下子就会多很多可分配的土地,很多事就不用吵了。”东久迩宫稔彦王认真地解释道,“再说这次作战比较轻松,部队也不辛苦,他们应该能体谅国家,大不了我亲自去码头迎接向他们道歉。”   山本只笑了笑,不再说话,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大西泷治郎神情有些紧张,因为开完会海军高层就要全部转移到大和号上去了,这几乎是规劝不成就要动手的xìnhào,山本长官刚才明显是不赞成的,是被堀悌吉硬生生留下来的,提这句他以为山本嘴巴里会漏出一两句,没想到山本脸色平淡,丝毫没提移步大和号办公的事,更不必说提请愿书这事。   再看堀悌吉,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既不管山本说什么,也不去使眼色。   这时候他只能默默地想:两位长官相交40余年,彼此知根知底,堀悌吉经常绕过山本下令,山本经常和堀悌吉对着干,相互拆台的事可不少,但不管怎么样,两人之间始终没有人身攻击,更没有非要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真是不可思议这大概就是气度差别,看来我养气功夫还不够,涵养也不到位,就算要办大事,也没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可见还需要历练   深夜11点,大本营会议散会,时间比前几次都早得多,过意不去的东久迩宫稔彦王提议大家去喝一杯,被堀悌吉婉拒了,只说:“事情还很多,新一步军功授田还在酝酿,要尽快出台,下面的人可都伸长了脖子等着陆军也要抓紧啊。”   多田骏尴尬不已地笑笑:“陆军也在加速推进中,这两天我们勉强形成了一点共识,以各军镇曾控制的势力范围为依据,结合人口、部队数量再平衡,中**这次点头了,关东军也松口不再就满洲事变索取奖励,不过北上的话还要给他们保留一部分地盘,印度军、南方军也基本认可了,就差最后打分和分配比例的确定。”   “总军呢?”   “总军毕竟没有太大的功劳,所以就不授田,象征性发一笔遣散补偿金就好,今后军功授田移民的人多了,本土的工作岗位也会空出来,他们其实也是受益者。”   “如果陆相这么想,那也可以,不过裁撤军费务必要尽快完成哦,海军已把详细的裁撤名录报上去了,部分官兵和舰艇都已在陆续处理”   “陆军会继续抓紧的,海军人少,陆军人多,难度不一样的。”东久迩宫稔彦王打着圆场,说道,“陆相和石原君最近也颇为这件事伤脑筋,所以我们也赞同将部分岛屿卖给德国的决定,债务能减少一点是一点”   “那么,财阀们嚷嚷着说海军侵夺了他们的利益,要求用军费补偿这件事怎么算?”   “这个”东久迩宫稔彦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大藏省在拟定方案。”   “什么方案,能大致说说么?需要将海军军费拿出去?”   “不不不”多田骏连忙说,“不必要,藏相说发一笔特别国债,和对美、对澳新战争索赔联动,等将来赔款到位,就从赔款中扣除只要我们稍微多要一点赔款就好。”   “他们盯上了赔款?”堀悌吉冷笑道,“若是没有呢?”   “这个怎么能没有赔款呢?”多田骏愕然,“没有赔款我们和什么,继续打就是了。”   “日俄战争拿到赔款了么?”   “那时候情况特殊,俄国又穷又硬,现在不一样”   伊藤整一在旁边嘀咕:“搞了半天,财阀们还是要趴在国家上吸血,上次说用军费补偿,这次说用赔款补偿,这不就是同一个意思,无非名目不同罢了。”   其他人也听到了这个嘀咕,都装作没听见,陆军次官下村定甚至转过脸去故意和其他人打哈哈,想把这尴尬的一幕掩盖掉。   堀悌吉仿佛也没听到这句话,只皱了皱眉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既然你们这么有把握,那我就不多说了,诸位保重,我们先告辞了”   只有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冢原的眉头以微不可察的姿态跳了跳:长官在这时候说保重,显然大有深意长官其实在开会前还有最后一丝侥幸,希望事态不要走到这一步,但现在看来,最后一丝旋余地也终于丧失了   “走吧”堀悌吉叹了口气,招呼众人向码头方向疾驰而去,那辆霍夫曼赠送的黑色奔驰防弹车在路灯下拉开了长长的阴影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