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8

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和维新()      从皇宫来后的木户不知道应该怎么理解并评价这中间的是非曲直,站在中立立场上,他很容易知道裕仁内心深处的惊恐堀悌吉在改革纲要中明明白白写着“削弱皇室影响”的条文,而从天诛国贼以来,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堀悌吉及海军一向是不将天皇放在眼中,也难怪裕仁会持有该态度。   但木户又知道现在绝不是和堀悌吉正面顶牛之时,“削弱皇室影响”这话只不过是一个条陈,一般人说当然是大逆不道,可在堀悌吉这种位置上人来说就太正常不过了,那纯粹是理论意义上的事,怎么能因为还没发生过的事就迁怒臣下呢?更何况,在木户看来,所谓“削弱皇室影响”在一个军人眼中也属于比较正常,放在堀悌吉身上就更正常,毕竟“削弱皇室”不等于“削弱天皇”,像堀悌吉这样深受伏见宫博恭王欺压之害的官僚,说出“削弱皇室”是太正常不过的反应了,谁也不想要头上有个不学无术的亲王吧?虽然伏见宫博恭王离不学无术还差得远。   至于财阀和海军之间的分歧,他或多或少也了解一些,海军的做法虽有些不太地道,但财阀们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些整个南洋加印度的英、法、美、荷资产是一笔多大的利益,财阀们就想用区区十分之一甚至二十分之一的代价全拿下来,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国家的利益,真当军队手里的枪炮是摆设?再说,南洋这么大的地盘除了这些资产,还有其他大片产业,完全可以相得益彰、互相辅助的,根本不必要闹得这么僵。   要知道堀悌吉和一般军人不一样,那是敢杀人,敢天诛的人物,惹恼了他是什么事都可能办出来的。所以他打定主意装作没听出裕仁话里话外的潜台词,是真心打算和财阀们提醒一下的。   当然,堀悌吉那里也要提醒,枢密使礼节性地去看望雍仁亲王是可以的,但如果多次接触,没事也会变得有事起来,他还不想掺和到废立之事中去,那样的话才要真正的世界大乱了。   可惜他想得过于乐观了,此时此刻,在御殿场这里有人在拜访雍仁,身份很敏感,正是退役多年的陆军中将小畑敏四郎,一个过气多年的预备役将领本来无足轻重,但放在小畑敏四郎身上却绝不简单第一,他有皇道派“余孽”的嫌疑;第二,他是近卫师团师团长武田攻的老师。   这段时间以来,让东久迩宫稔彦王、石原莞尔和多田骏等陆军既得利益者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山下奉文和堀悌吉的结盟,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说在改革国家的组织中以堀悌吉为首,山下奉文为副,以北一辉的思想作为精神遗产,通过推动改造国家,实现另一种“陆海军一致”,虽然两人都矢口否认有这样的密谋,但消息传得漫天飞,再加上堀悌吉确实和山下奉文串联过,所以陆军中枢是提心吊胆的。   在日本陆军中,下克上、独走不是什么大事,口头训诫一番最多退出现役就能了事,唯独皇道派和统制派的政治倾轧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本来这些争斗只局限于陆军内部,海军是坚决的中立派和反陆军派,中枢是完全可以放心的。但现在仔细过头来看,东久迩宫稔彦王就开始慌了手脚,山下奉文是皇道派余孽,堀悌吉赞同北一辉的很多想法,堀悌吉最信任的参谋松田千秋是226兵变的同情者,驻守东京、最为关键的近卫师团师团长武田攻是山下系的干将,而且头上还有另一个皇道派余孽的老师小畑敏四郎,等于中枢完全被皇道派包围了。   堀悌吉自然不会拾人牙慧用皇道派、统制派的名头,他开出的名头是改革派和保守派。皇道派和统制派还算是互相中立的名词,但改革派和保守派明显是有优劣之分的,谁是改革派呢?海军上下都是改革派当初改革海军军制就可以看得出来了;陆军中山下奉文肯定是改革派,据说南方军的今村均也是改革派。   谁是保守派呢?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保守派,就连被堀悌吉明确划入保守派的五摄家和九清华也不承认自己是保守派(五摄家是指近卫、九条、鹰司、二条、一条这五个从镰仓时代以来专门出任摄政、关白的家族;九清华是指久我、转法轮三条、西园寺、德大寺、花山院、大炊御门、今出川),当然,把这些划入保守派有打死老虎的意思,因为这些贵族除了近卫外,在现在这个时代基本已失势了,真正让堀悌吉头等的保守派是参加重臣会议的人物(包括若槻礼次郎、冈田启介、广田弘毅、近卫文麿、阿部信行、米内光政、宇垣一成),这些基本都是当过首相的人物,除了若槻礼次郎算是有一点改革思想,米内光政出身海军再加原来和堀悌吉一个派系不会掣肘外,其余或多或少都反对堀悌吉的改革,特别是在天诛国贼中被赶下台的宇垣一成,更是强烈反对这些举措。   至于梅津美治郎其实也可以算是保守派,不过这个保守派被堀悌吉用“北上”和坦克大炮收买了,暂时不想掺和其中的是是非非,在梅津美治郎眼里,这些都不重要,他评价的标准只有一个现在支持关东军北上的就是改革派,不支持的就是保守派;至于冈村宁次,从来不会对这些发表意见,只要不妨碍他做生意赚钱就好,问题是满朝大臣公认做生意最强的就是堀悌吉,这个隐含的价值取向就很明显了;最后一个小矶国昭虽然因为宇垣一成的关系被列入保守派,不过他的实力很弱,明哲保身的味道更强,对宇垣一成上蹿下跳挑事的行为也看不过,奈何自己出身宇垣派,只能硬着头皮顶着。   现在靠边站多年的小畑敏四郎居然敢大模大样地来见雍仁,可见政治气候已完全逆转了,这可是比堀悌吉前来拜见还要令人惶恐的事。   为了避嫌,雍仁以前是不打算接见类似小畑敏四郎这种身份敏感人士的,只想随便找个人打发了事,经历过226事件的他不想再跳进另一个大坑了,可惜小畑敏四郎出现的时机很好,正好是木户打电话给雍仁婉转提醒后者不要太高调之后,这个提醒不但没起到提醒的应有作用,反而刺激了雍仁的逆反心理怎么,我连见一见老朋友都不行了?   见!一定要见!看二重桥能把我怎么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