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348章 昭和维新17

第348章 昭和维新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海军的行为不满?”   “这个”木户大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是的,陛下。”   “有明确的理由么?”   “理由很多,其实也很简单”木户说道,“海军最近划出了大片田地作为军功授田,同时还控制了不少橡胶种植园、甘蔗种植园等,打算建立荣军农场而这些农场和种植园原本是交给各家管理和控制的,用于冲抵他们的国债,现在海军既不偿付国债,又收走了土地,他们觉得”   木户内大臣有一点没说:当初将这些种植园和农田交给财阀时是按照远低于正常市场价给各财阀的,海军要收走自然涉及到补偿问题,海军省和军令部开出的补偿价是折算价的2倍,即允许财阀们赚20%,不过骄横惯了的财阀怎么肯接受这样的价格?后台背景强的压根不想谈,背景弱的则开出3倍、5倍甚至10倍的补偿要求,堀悌吉本来就对趁火打劫的财阀憋着一肚子火,这样子干脆不谈补偿了,直接征收了事。   当然,征收归征收,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只说补偿问题慢慢谈,先征收再说,但怎么谈、怎么补至今为止尚无定论,所以财阀们不满的情绪开始散发出来了,势力小的还不敢吭声,势力大的如三菱、住友、三井等都提出了抗议。   “南洋地盘这么多,为什么海军只盯着他们手里这些?难道就不能去打别处的主意么?”   “海军表示,这些是敌对势力控制的,没收有理,当地居民的产业最好不要去动,免得引起反抗而得不偿失”   堀悌吉这么干也是反复考虑过的,虽然南洋各地目前都在日本控制之下,但严格说起来,日本是准备“帮”当地人独立的,没收英、法、美、荷的产业理所当然,再没收当地人的产业就有些说不过去也许一时的武力可以压制反抗,但时间长了终究会酿成不安定因素,个别领域巧取豪夺当然是免不了的,但整体上海军对属地产业和居民财产很诡异地没有采取没收手段,反而只和当地“自治政权”打交道,要求他们向日本提供一部分报酬,作为日本允诺他们独立自治的“感谢费”。   道理和支持鲍斯建立印度政府一样为了获得印度独立,鲍斯前前后后送出去近2000吨黄金和白银,结果日本还未捂热转手又送到德国变成了军火,现在对黄金的索取已告一段落,但对印度土地和其他产业的索取才刚刚开始,按照山下奉文的意思所有英国在印度开办的工厂、铁路、公用设施都应该交付日本,这是日本的战利品,同时印度还要再提供一部分土地作为感谢,除此以外,经过堀悌吉的劝说,山下奉文也改变了主意,打算扶持林立的小邦组建独立政权,鲍斯的印度国民政府今后将统治一个极为松散的邦联政权。   坏处是明摆着的,中央凝聚力和向心力不够;好处也很明显,这个所谓的印度邦联版图很大,除了独立出去的巴基斯坦,和明确由日本占领的锡兰,其他诸如不丹、锡金、尼泊尔(不包括廓尔咯部分)、孟加拉全在这个邦联的版图内这将是一个拥有数百种语言,近千个土邦的松散政权,只有廓尔咯保持了独立于这个体系的地位。   山下奉文这么搞当然是违背了日本最初扶持鲍斯的承诺,但也不算明显违背因为日本当初只同意印度独立,没有说独立的印度应该是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再说消灭土邦本身就是英国人的“恶政”,日本现在自然是希望“拨乱反正”,而恢复权力的各土邦对此自然欢欣鼓舞,一方面坚决拥护日本的“帮助”,一方面又抵制新德里让他们感觉不爽的政策,山下奉文这个印度总督在其间左右逢源、其乐融融,鲍斯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上次堀悌吉前来巡视鲍斯躲着没见就是在赌气。好在山下奉文也理解他的苦恼,已经占了便宜便不想再去找鲍斯的麻烦了。   一些土地还不是财阀反响最激烈的,反响最激烈的是海军对南洋矿产和工厂的控制,婆罗洲的油田本来已答应贱卖给财阀们了三菱等7个财团已瓜分完毕,结果海军一发话,“石油是国家命脉,怎么可以私下授予?”然后以前得了便宜的陆军也乐得装糊涂,南方军和海军直接把婆罗洲油田给拿下了,然后其他工厂、铜矿、铁矿、煤矿也经历了差不多的场面。   于是财阀们酸溜溜地评价:现在南方军和海军关系好得几乎就要变成海军陆战队了。不过今村均自己手里也有牌:当年满洲国建立后,关东军是拒绝三井、三菱等财阀入驻的,只把利权送给了满铁,现在南方军如法炮制,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有南方军做初一,印度军就能做十五,于是印度地盘上的产业也瓜分完毕了。   唯一没有瓜分的只剩下中国派遣军控制的地盘,倒不是冈村不想,而是因为冈村控制着上海黑市,发卖日本的各类产品,同时东南一带又引入了财阀投资组建工业区,因此双方合作还算是如胶似漆的。   这样一来,虽然日本控制的地盘很大,但财阀真正能介入影响并享受权益的地方其实不多,陆军中枢与各藩镇之间的矛盾也有很大程度是基于这个原因,海军无非是最后往上面添了一把火   裕仁对此心知肚明,他也暗暗期盼着财阀和中枢能够与海军闹起来,不过现在看来双方关系虽然恶化,还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   “淳宫(秩父宫雍仁亲王的小名)最近怎么样?”木户本来还想再解释两句,没想到裕仁直接问到了自己的弟弟。   “这个殿下在御殿场疗养”   “朕当然知道,朕问的是,他最近在和什么人打交道?和堀君有过接触么?”   “枢密使大人去探望过殿下一次,只聊了半个小时,送了一堆西药后告辞了,其余无殊”   “聊了半个小时?他国后到朕这里聊了多久?”裕仁自言自语地说道,“有15分钟么?”   木户满头大汗:堀悌吉来拜访时他全程都参与,傻瓜都看得出两人交流都在说官话:一个说得益于“祖宗神明庇佑,陛下运筹帷幄、八纮一宇,幸不辱命”,一个说“爱卿栉风沐雨、劳苦功高,不封公爵何以旌功?”说的人不累,听的人都嫌累,能打15分钟太极算不错了。再说,比较这个有意思么?   “宫外言辞你要注意些,告诫各方,这种诽谤堀君的话不可再流传了”   木户内大臣满脸苦涩,却还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是,微臣遵旨。”   以他对裕仁的了解,这句话绝对要反着来听,告诫是假,压制是真,压制得越狠,将来的反弹就越厉害偏偏你还挑不出毛病来。   ps:本人新书地中海霸主已发起点,恭请各位读者移步观赏。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