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347章 昭和维新16

第347章 昭和维新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国了,您多保重”   接到调令国的小泽治三郎没有急着国,反而先去探望因病住院的里希特霍芬,理论上说了,里希特霍芬才是德国海军航空兵司令和机动舰队长官,但自从里希特霍芬被确诊为脑癌以后,他实际上已脱离了前线,虽然霍夫曼没有给他安排在后备役,但这一年来,里希特霍芬基本都是在以养病为主。   对小泽而言,最开始能执掌德国舰队还是得益于里希特霍芬的鼎力支持,因此于公于私,临走之前他都要前来拜会一次。   “有些消息我听说了,都是流言蜚语,不要往心里去元首对您是非常看重的,这次国也是堀元帅急着用人”里希特霍芬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很不理想,但还是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日德友谊,您为德国海军立下的功劳不会这样被轻易抹杀的”   所谓流言蜚语,当然是有些关于小泽加勒比海一战是否故意让德美两家两败俱伤的谣言,虽然当时一起和小泽出征的马沙尔、克兰克等人都在怒斥这种手法,霍夫曼也认为纯属无稽之谈,但这种声音还是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来。作为当事人,小泽不可能亲自去辩解什么,况且德国人也没有亏待他:大将军衔、仅次于最高等级的骑士铁十字勋章都颁发给了自己,还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由最高统帅部凯特尔元帅主持,所有在柏林大将以上军衔的高级军官、内阁部长都前来送行。   这种规模和场面就连当初堀悌吉率队国时也不过如此,再说包括青木泰二郎在内的其他日军军官和顾问组并未离开,依然在履行职责,类似青木这种已沉没4艘航母的舰长放在日本那是早就不知道被勒令退役几次了,在德国待得还是好好的,最新下海的云龙级还是交给他继续统领,因此要抱怨什么完全说不出来。   不过小泽本人心里要说一点疙瘩也没有那也是假的:在德国他只要安心折腾打仗,国后却要卷入政治,而且他并非不知晓日本目前面临的处境堀悌吉正在谋划惊天动地的大事。可这一点他能抱怨么?当然不能!后者至少还给他安排了大将军衔、联合舰队代理长官的头衔代理这个词只要他带着舰队南下打赢就可以去掉,可现在太平洋上根本就没有美国舰队,别说他小泽带队,随便一个少将都能闭着眼睛打赢,这根本就是送给小泽的功劳。再不领情,就显得他有点不识好歹了。   6月24日,小泽神情复杂地告别了霍夫曼,告别了里希特霍芬,告别了效力数年的德国海军到了日本,下个星期休整完成的联合舰队主力又将出发南下进攻,目标是拿下所罗门群岛、新喀里多尼亚并进一步向美国施加压力,要打的第一站就是瓜岛!和当时灰溜溜从瓜岛撤退的情况不同,这次铁底湾附近只有澳新的一点微弱海军,以驱逐舰和轻巡洋舰为主,连重巡洋舰都没有一艘,而日本光战列舰就出动了4艘,其他重巡洋舰也倾巢出动,再加上配套的舰队航空母舰和护航航空母舰,足够把驻守在瓜岛上的陆战一师好好清理一遍。   在南下舰队出发前,日本通过第三方得到了美国关于和平条件的答复:虽然美国人没有明确拒绝,但表示这个条件过高,接受不了,要求再议。再议就是拖延时间的意思,大本营没有耐心再等下去,堀悌吉也没有把握说服其他人,再加上所罗门群岛一线他还要惦记着卖给德国人,因此最终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进攻命令。   最近这段时间是不太平静的,堀悌吉散发的几个改革法案激起了强烈反响,特别是军功授田条例获得了从上到下的一致拥护,陆军上下还在有条不紊地讨论,海军已开始行动起来。   第一波分田的名单是历次海战中阵亡的官兵,他们普遍依据职务、军衔、功绩分到了350公顷不等的土地,不过没有一公顷土地在日本本土,全部在日本占领的南洋和印度地区,最多的是锡兰,其次是马来亚和婆罗洲,然后是苏门答腊,最后是菲律宾这些全是海军控制的地盘。根据军功授田制度,这些田地享有10年的免征权但不得买卖,10年之后正常纳税,如要买卖必须征求海军省同意。   接受授田的家庭必须整体迁移到授田地区,如果没有遗属或者遗属已不适合移民才代之以发放抚恤金不过这种情况是少数,个案处理即可。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安排家庭迁移,堀悌吉也有考虑,如果不迁移直接在日本本土遥控指挥,这些土地很快就会被卖掉或者租赁掉,那就改变了军功授田的意义而重新造就一个地主阶层,这是相当不利的。强制迁移不但能减轻本土的人口压力还能解决对当地的控制问题,算得上是一箭三雕的行为。   当然还有大家都心知肚明却没有人说出口的原因:堀悌吉之所以急着分田,还有稳定军心、巩固基础、争取更多人支持,为改革营造氛围基础的用意虽然他能号令海军军官,但构成海军主体的永远是普通士兵,他们可以在打仗时为堀悌吉卖命,可以在“天诛国贼”时为堀悌吉卖命,但要在“昭和维新”时继续为堀悌吉卖命,没有强力手段是不现实的。   所以堀悌吉自嘲是没有布尔什维克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分田不就是这套路么?至于分田会不会引起财阀和当地民众的反弹他现在已顾不上了。   目前对这些占领地的定位还未最终确认下来,堀悌吉希望都扶持这些国家独立,授予的田地作为日本“帮助”他们独立的报酬,这样情感上比较温和,移居的日本公民可以保留双重国籍,大本营其他人的意思还是希望占领一部分地盘作为殖民地,双方在这一点上僵持不下。不过有几条意见勉强达成一致:遏制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遏制印度洋的锡兰都是日本直属领地,缅甸、菲律宾算独立国家,其他地盘怎么安排只能继续吵架。   第二波分田名单还在紧锣密鼓制定中,目标是大战期间受伤不能再服役的官兵,预期是7月份公布,第三批是部分退役的官兵,最后一批才是现役官兵,至于少将以上军衔的军官,有关分配事宜放在最后。对这样的顺序所有海军官兵都表示服气,将官们也没什么牢骚长官肯定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倒是要不要移居海外是件不大不小的麻烦事。   海军先行给了陆军很大压力,各军镇都有电报发来询问中枢怎么办,但陆军情况又比海军复杂得多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关系。一方面国内裁军要进行妥善安置,一方面各军头咄咄逼人,把主持工作的石原莞尔和多田骏搞得焦头烂额,最后迫于无奈的石原只好让最近毫无战事的印度军先行试点拟定方案。   当然,这些事情肯定会有人不满的,当地人的意见裕仁听不见,财阀的意见他却一条不拉地听进去了这些土地和利益原本是要廉价卖给财阀以换取他们手中购买的国债和其他支持的,现在堀悌吉这么一搞,财阀们的愿望就落了空。   明着不敢和堀悌吉作对,各种风言风语却飘进了二重桥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