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325章 和战之间22

第325章 和战之间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欺骗我们,在这样重要的历史关头,美国工人阶级应团结起来勇敢斗争,诺福克船厂工人大罢工和其他城市的示威声援罢工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力量,党不应该无所作为”在纽约郊外一处码头工人的住宅里,福斯特用低沉地声音说道,“我们现在一方面要和白劳德修正主义做斗争,争取尽快恢复党的组织;另一方面要站在工人运动前沿,来领导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您要发动暴力革命夺权么?”   福斯特摇摇头:“暂时不能这么做,美国革命形势并没有发展到这一步,且现在国家又面临日、德等轴心国家的显著威胁,爆发革命只能是给大资产阶级对内镇压工人阶级、对外屈膝投降找到借口,但我们可以旗帜鲜明地反对杜威政府,反对这个政府的无能、欺诈与懦弱,为党登上政治舞台创造更大的空间、赢得更大的力量。”   勃列日涅夫说得不错,美国是有**组织的,且人数最开始不算少,高峰期达到10万之众,特别在经济大危机时代,与工会和产业工人协会等各级组织在一起有过显赫一时的声望,当时担任美共总书记的福斯特作为总统候选人参加过1924、1928、1932年三次总统竞选,虽然每次都毫无例外地败下阵来,但至少党的声望和组织程度是现在不可比拟的。   但大萧条结束,美国工人运动就进入低谷,进入战争阶段特别是与苏联展开合作后,福斯特有关独立发展工人运动的道路就被打断了,在党内斗争中他败给了白劳德,后者不但成为新的美共总书记,还推行一条政治协调的修正主义路线,在“举国团结”的口号下压制乃至放弃独立工人运动,追求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和解,甚至提出“跟着罗斯福走,一切服从罗斯福政策”的口号,到1944年,由于苏联迫于形势解散了共产国际,白劳德也随即宣布解散美国**,只组建了美国共产国际协会从政党后退到一般性、松散的政治组织,只研究理论意义上的**运动,不再指导、引导工人运动,而此时的工人运动也以争取工人权益、生活保障和社会救济等经济目标为主,没有任何政治目标。用勃列日涅夫的话说叫“自掘坟墓”。   福斯特不能容忍这种行为,随着美国在战场上每况愈下,他感受到了严峻的气氛工厂任务量一天天加大、劳动时间越来越长、物资供应保障一天天缩紧,相应的薪水却没有提升。更重要的是,胡佛加紧了对工厂的监督与管理,在西雅图波音公司被炸后,胡佛绞尽脑汁去抓捕根本不存在的“外国间谍”、试图为工厂被轰炸而找到替罪羊;袭击橡树岭的“末日审判”启动后,胡佛对“间谍”的追查愈加严苛,除大人物的亲信与身边人受到审查外,有关在橡树岭工作的工人全部受到了盘查,特别是最后阶段突击队员冒充科研人员或工人渗透外出的行为使fbi更加“确信”在橡树岭队伍中里面混入了间谍,普通工会活动都被打成是阴谋分子串联。   “这次游行示威是要把原本松散的联盟重新组织起来,恢复党的活力与生命力,让党能够与工人阶级站在一起,同时要在经济、政治等方面争取发出我们的声音独立的、与资本家不一样的声音。”福斯特说道,“虽然新闻媒体一再宣称我们取得了多少多少的胜利,消灭了几百万敌军,但实际上情况非常不理想,敌人已从东西两个海岸向本土逼近,在西海岸,我们几乎丢掉了整个夏威夷;在东海岸,我们丢掉了至关重要的百慕大群岛,如果不能及时加以收复,德国火箭将会不断袭击东海岸各大城市,人民将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我们必须响亮地喊出口号‘保卫美国、反对战争、争取和平!’”   其他人愕然:保卫美国和争取和平之间的跳跃程度似乎有些太大了,保卫美国就谈不上和平。   “美国加入这场战争一小部分原因是声援欧洲的进步力量,但归根到底是为了争夺世界霸权,可惜我们的军队并不具备这种能力,我们的政府和将军们也没有实现这个目标,如果再按照资产阶级政府那一套战略来执行,美国将陷入可怕的前景。你们应该都收听过‘欧洲之声’的广播吧?德国人对德美和平是怎么宣称的?”   “您相信希特勒的宣传?”   “我不相信,但也不是完全不相信希特勒目标是要争取霸权,他目前获得的领土和资源已足够了,已足够在欧洲称王称霸,暂时没有能力对美国下手,征服美国或许是他下一个阶段的目标但不是现在,如果政府一直这么耗下去,谁能保证不刺激轴心的野心?另外,政府目前推进的战略还是以争夺霸权为主,从未充分而考虑过本土防御,他们到目前为止还在委内瑞拉、巴西保持着庞大而毫无意义的兵力,却不知道去反击夏威夷和百慕大的敌军,他们还把力量继续渗透到加拿大和墨西哥,却忘了给东西海岸线配备足够的防御武器;更致命的是,舆论媒体从未真正说明目前军事形势的严峻、继续战争代价的高昂和惨重的损失。美国工人阶级不应该拿自己的血汗和生命去为虚无缥缈的霸权事业拼杀那是有利于资产阶级的行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福斯特说到这里有些激动:“特别是白劳德这种蜕变的阶级异己分子,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的立场、背叛了大多数工人阶级的利益来换取自己的政治利益,你们还打算跟他走么?美国为这场战争消耗的军费和承受的损失已超过5000亿美元,如果将他发放给美国人民,足够资助我们的孩子完成大学学业同时每个家庭还能买到一辆车,这笔钱是谁掏的?指望资本家来承受损失么?最终还不是劳工大众来承担?   “我再问问你们,这几年中你们知道多少人送命?你们的亲戚朋友有阵亡负伤的么?这上百万的伤亡大军有多少平民子弟,你们听说过资本家的子女为国捐躯么?”   所有人沉默不语:福斯特的话打中了要害,工人阶级其实对外征服没什么兴趣,提高自己的经济待遇和社会地位才是正道,现在被骗着一起去打仗,打赢还好说,大家一起欢呼就是,现在不但要捐钱、捐命,连工作场所的安全都无法保证,这种战争不打也罢。   这是美国工人阶级的“孤立主义”,原本随罗斯福的炉边谈话而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随着战场形势的不利而重新泛起,用福斯特的话说:如果德国人、日本人要来进攻本土,那不用说,自然是坚持抵抗到底,可如果对手只想要其他地盘并实现和平,为什么不能就这样退出战争呢?   “我们需要尽快召开党的大会,罢黜白劳德这种投机分子的职务,重新站在工人阶级一边为反对战争、争取和平而努力!”   “明白了,我们会尽快串联,也希望您能再次领导我们。”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