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第263章 不可能的任务2

第263章 不可能的任务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华盛顿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策略,连续出动客轮、医院船或其他民用货轮从日军手中利用“赎买”政策救来了上万人,同时基本用的是滞销货物和其他剩余物资冲抵的费用。
  堀悌吉当然能看出美国的用意所在,但美国的滞销物资对日本而言就是有用物资,所以他没有表现出勃然大怒或者断然拒绝,而是让人根据滞销情况压低了折算价格,那意思仿佛在告诉美国人:来吧,你有多少滞销物资我都包了。
  虽然平民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西海岸送,但夏威夷士气已跌落到非常低迷的状态,特别是冢原把第一次夹杂在伤兵中的权势人物“归还”后,更是激起了全体官兵的反感。眼看平民一天天逃出去,夏威夷的包围圈没有任何动摇迹象,要解围更遥遥无期,有人开始利用各种关系哀求华盛顿,能不能把军队也赎买走?
  对后一点,与绝大多数日军将领不同,堀悌吉是能欣然同意的:他的目的在于占岛,要美国俘虏干什么?养着他们还得耗费兵力、耗费给养!
  可杜威能下令赎买平民却不敢下赎买官兵的命令这是完全两种性质和意义的事,如果连包围圈里的官兵都能赎买,那还打什么仗,趁早和平了事。
  杜勒斯与他的态度截然不同,认为如果能把官兵和平赎买下来,哪怕为此付出高昂代价和全部装备也在所不惜任何时候人都是第一位的!如果这次能把普通士兵也赎买下来,那原先华盛顿专注于救援军官的不良声誉也能得到缓解。甚至他还暗示救援民众的红十字与日本接触,试探性地提出了“如果军队官兵就地退役化为平民能否赎买?”的问题,得到了日本“积极”应。
  两人争论的态度在陆军内部引起了激烈反弹,克拉克认为可行,麦克阿瑟激烈反对。
  马歇尔的表态最有意思:“如果总统为挽救官兵的生命而痛下决心,那陆军愿意付出惨重的名誉代价并发誓一雪前耻”
  这话听着很拗口,实际意思很明确:如果总统强行下令赎买陆军,陆军虽不“高兴”,但会硬着头皮接受;如果让陆军自己提要求,这万万不可行。
  杜威的用意也很明确:就是让参联会自己提要求,他作为总统出于人道主义,“勉为其难”地审批答应。
  至于定什么价格、怎么赎买、钱怎么出,那是技术性问题,不是原则性问题。
  这是双方都不愿意承担责任的真实写照,偏偏一个个说得很冠冕堂皇,海军在旁边冷眼旁观他们既不赞同赎买,也不能公然表态让陆军为保卫夏威夷而流尽最后一滴血,毕竟是因为太平洋舰队全军覆灭而导致了目前的困境。
  当然,所有人都同意,与赎买比较起来,全员战死或者大部分投降走进战俘营的局面更不可取。赎买虽然事实上让出了夏威夷,但不等于放弃夏威夷迟早有一天还是要予以收复的。
  在华盛顿养病的杜鲁门,面对前来探望他的陆军将领隐晦地提到有关情况,讥笑说:“杜威先生不是一再不遗余力追求和平,挽、保护美利坚军队生命吗?怎么,现在让他付出些个人名誉代价就受不了?要知道,根据美国宪法,他可是三军统帅,哪有统帅等待下面求情的?如果统帅根据请求而不是依据职权主动决策,那他在统帅些什么?这点上,杜勒斯先生比他有远见、有担待得多,他是实实在在地在做事情,不计个人名誉地在为国家找出路,现在我是国务卿先生的粉丝。”
  联想到杜勒斯“联俄”、“引红”、“赎买”、“议和”等一系列动作,一干人等均深以为然,会心地连连点头前总统意见还是很明确的嘛。
  这批人走后,他的太太问他:“哈里,您真这么想?”
  孰料杜鲁门冷笑一声:“一群厚颜无耻之辈!美利坚能打赢才有鬼!我提前退选真是太明智了”
  “那你?”
  “我的病再修养几天就好了,我还年轻,还有机会4年后我不过就是64岁,很多政治家都是在这年纪才当总统的,46岁的政治家想要连任总统,还是太嫩了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