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40

1944捷与闪电4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看日军轰炸机凌空扑下,麦凯恩终于不再沉默,命令周边所有军舰防空火力全开,哈尔西在旁边跳着脚大叫:“打!打!给我狠狠地打!”   愿望很好,可效果真差强人意——白天视线良好都不敢说一定能把飞机揍下来,夜间视线如此糟糕,水兵们只是凭感觉盲目开火给自己壮胆,而随着日军不断投下照明弹,那耀眼的白光刺激得水兵们瞳孔收缩时,流星改已扑下来了。   “轰隆”几声巨响,整个舰桥都感受到剧烈震动,哈尔西痛苦地闭上眼睛——富兰克林号完了!   “抓紧灭火!”麦凯恩吼道,“敌机数量不多,只要速度不减,我们还有机会逃回去!”   在刚才紧急逃命时刻,麦凯恩果断下令将甲板上所有飞机和易燃物全推入海,本来还想将机库清理干净,但一来时间来不及,二来万一夜间逃过一劫,明天清晨没有飞机保护的富兰克林号岂不是尴尬?最后抱有侥幸心理保留下来。   可惜埃塞克斯级毕竟不是类似大凤号这样的装甲航母,400公斤炸弹毫无阻碍地洞穿了甲板并引起大火,好在事先进行了周密准备和防护,火势不算太大,不到3分钟就被扑灭了。但这3分钟也足够致命,前前后后12架流星改扑下来进攻这个最醒目的大火炬,除1架被击落外,其余飞机全部投下了炸弹,任凭富兰克林号舰长使出最高明的操纵技术,前前后后还是一共中了7颗炸弹。   整个上层建筑被炸得一塌糊涂,升降机、机库全部摧毁,刚扑灭的大火瞬间又燃烧起来,再加上官兵们在弹片横飞中死伤累累,极大地影响了损管效果,即便再费力扑救,这些火焰依然无法避免。   “很好!村田君,这个大火炬就交给你处理了。”渊田美津雄满意这个结果,多次作战经验都表明,400公斤炸弹摧毁不了埃塞克斯级,不过将其打着火就是胜利,剩下的活交给雷击机干就好了嘛……   村田重治没直接下手,而是先观察了一下,富兰克林号上的大火不但将自身照亮得一清二楚,还把周围军舰的轮廓照了出来,村田重治判断对手左舷是条巡洋舰,右舷是战列舰,便命令先从左舷下手。   “第一小队!攻击!”4架流星改飞抵不到1800米的距离,呈扇形面释放了鱼雷,现在美军防空火力还在往天上招呼,渊田美津雄更带着战斗机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打照明弹吸引视线,成功掩护了雷击队突入。   “轰隆”“轰隆”两条水柱冲天而起,这艘克利夫兰级防空巡洋舰根本挡不住鱼雷的威力,不到1分钟就沉没了,现在富兰克林号左翼彻底暴露了出来。   “鱼雷!鱼雷机!鱼雷机!”美军官兵如梦初醒地大喊,可惜富兰克林号防空火力被摧毁得差不多了,就算回过神来也不顶用,只有2艘弗莱彻级驱逐舰奋不顾身地扑过来,试图用他们的小身板替旗舰遮掩。   目睹此景的村田重治下意识摇了摇头:长官说得对,美国兵打仗时其实还蛮勇敢的,但方法不对,他们难道不知道驱逐舰根本挡不住鱼雷么?哪怕路线正好拦住,鱼雷也会因定深缘故从驱逐舰下面穿过去——这次为了打美军主力舰,日军鱼雷定深普遍都超过6米。   日本、德国的航空鱼雷虽然威力比美国大也可靠,但有一点比不上美军,后者常用的mk13鱼雷可在中途调整定深,而日、德鱼雷只能装载时就固定深度。可话又说回来,调节深度其实没什么大用,现在日德普遍装备了融俯冲轰炸雷击一体的流星改,挂鱼雷就是对付2.5万吨以上的主力舰,其他目标用400公斤炸弹基本都能确保摧毁,犯不着用定深度很浅的鱼雷打轻型军舰,那纯粹是浪费——一条鱼雷比8颗炸弹还贵!   村田重治下令让6架鱼雷机突击,本人和另一架僚机留了下来,他对此有其他考虑——如果6架飞机能重创这艘埃塞克斯级,他就准备去进攻右舷的战列舰——亚拉巴马号,如果不能,他准备自己最后补枪。   6条鱼雷在夜色中朝着富兰克林号飞扑过来,轮机长使出了最大能力,只避开其中4条,另外2条都在后半部,无论如何也规避不了,猛烈的爆炸将富兰克林号左舷撕开5米多宽的大口,汹涌的海水不断涌入,损管们竭尽全力地加以控制,但损伤实在太大,舰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倾斜。在刚才鱼雷剧烈的爆炸中,整个舰桥里的人员都被震得七零八落   2分钟后,控制不住的舰长告诉舰桥:“没法挽救了,准备弃舰吧。”   “威廉,我们走吧。”   “我不走,不走……”哈尔西刚才也摔倒了,现在像头暴怒的雄狮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你们走吧,让我留下,我没脸回去了。”   “不行!”麦凯恩将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你必须走!舰可以造,人死了就真没有了……”   “你带他们走吧,我留下……我留下……”   “好吧,我们走。”麦凯恩招呼着众人离开,副官和参谋目瞪口呆地看着死活不肯离去的哈尔西,又把目光投向麦凯恩,仿佛在问:“真把他扔在这?”   此时军舰已发生大角度侧倾,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朝左侧滑去,麦凯恩也不例外,连滚带爬地扑到哈尔西身边,吼道:“老伙计,你看那边!好像有我们的飞机!”   哈尔西闻言一愣,立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外面黑漆漆一片,哪有什么飞机?   还没等他困惑地转过头,麦凯恩已高高举起右手,狠狠一个手刃砍在哈尔西脖子上,后者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就晕了过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拖走?”   副官、参谋们如梦初醒,七手八脚地把哈尔西抬出了舰桥,唉,也就是麦凯恩将军有办法才能对付如蛮牛一般的哈尔西。   麦凯恩嘶吼着交代其他人:“如果他醒过来还敢寻死觅活,你们就打昏他……出了事算我的!”   众人连连点头——万一长官挂了,自己回去可怎么交代?   就在富兰克林号官兵仓皇撤退之际,村田重治判断该舰已不可能逃生了,便重新将飞机拉到右舷,准备去进攻亚拉巴马号。   此时亚拉巴马号上众人注意力全部都被吸引在左舷,众人眼睁睁看着旗舰富兰克林号号陷入重创而无能为力,冷不防右舷又扑过来2条鱼雷,直到400米左右才被几个操纵高射炮的水兵发现,一边惊恐地大叫“右舷鱼雷!”,一边反应神速地操起手中20mm厄利孔拼命向水中射击!   “轰”地一声,他们的运气不错,打中了其中一条并将其引爆,但村田重治那条鱼雷却无论如何躲不开。   “轰隆”一声,亚拉巴马号右舷舰舯部中雷。   “可惜!”村田重治为僚机鱼雷被提前引爆感觉可惜,他知道一条鱼雷无法击沉南达科他级的。   渊田美津雄正在观察战场动态,看到亚拉巴马号又有水柱冲起,大声叫好,显而易见这船中了一条鱼雷,哪怕击沉不了,至少也能重创对手并令其减速,在今天这种时候,后面还有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等着上,击伤减速和击沉的区别只在于时间了。   再说,也要给后面留点肉,都打光了后面几波吃什么?   正在感慨间,冷不防一个战斗机飞行员通过耳机问:“长官,这艘航空母舰好像是美军旗舰,估计逃生人员比较重要,我们能下去扫射一番吗?”   “当然可以,随便你们怎么干……”一想起当初在中途岛逃命时被美军打得两条腿骨折的事,渊田美津雄就恶狠狠地一咬牙,“给我往死里打,没投降就还是敌人,不用怜悯他们!”   4架战斗机立即欢快着扑下去,开始猛烈的对海扫射,大批弃舰逃生的美军官兵、飞行员、参谋遭到了无情杀戮,冰冷的北太平洋海水瞬间被鲜血染红。这时候哈尔西已从刚才的暂时昏迷中清醒过来,看到日军飞机在肆无忌惮地扫射杀伤毫无还手之力的本方官兵,气得睚眦欲裂、双目带血,大骂不止,一架战斗机也看到了哈尔西等一堆人,虽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地扣动扳机,两条mg151火镰喷薄而出,机关炮可不管你如何愤怒,照打不误,“突突突”声音过后,到处是此起彼伏的惨叫。   “啊”的一声惨叫是麦凯恩发出的,他背部中了弹,踉踉跄跄地滚到了哈尔西怀里,挣扎着用最后一口气对哈尔西说道,“威……廉……把……把人带回去……将来……替……替我报仇!”   “约翰!”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哈尔西惊天动地的喊叫,但叫声已挽回不了麦凯恩的性命。   1944年10月31日20:58,tf50舰队航母指挥官、美国海军中将约翰-麦凯恩不幸阵亡……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