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32,

1944捷与闪电3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44捷与闪电32,      回参联会路上,斯普鲁恩斯一直沉默,最后说了句:“特纳最后建议把舰队赶紧拉回西海岸去,他认为目前局势很危险,还有一支日军舰队已消失好几天,鬼知道他们在哪,如果也出现在tf50附近,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上一枪,那可真完蛋了。不过他没直接证据,只是个人感觉。”   尼米茨叹了口气:“参联会的情况你知道,仅仅因为担心、顾虑或捕风捉影就返航,实在难以交代……我已劝过威廉率舰队返航,可他有顾虑,李海也认为不妥。”   顾虑和不妥具体是什么,哪怕尼米茨不说,斯普鲁恩斯也知道,他在心里默默附和骂了句“这操蛋的体制”就不再吭声。   华盛顿时间30日凌晨2:45,夏威夷时间29日21:45,哈尔西回电:参联会的提醒非常重要,已让参谋们进行了详细推演,目前舰队航速放慢为10节,并将航线改为正北,准备早早派出侦察机查看敌情,同时拂晓先起飞防空战斗机。   尼米茨回电叮嘱他天亮后一定要注意搜索南面——冢原舰队消失太久,实在令人不放心!   深夜11点,冢原二四三带一航战主力大凤号、翔鹤号、瑞鹤号三艘舰队航母和4艘妙高级重巡洋舰及有关驱逐舰以31节航速狂飙突进,以大和、信浓、长门、雾岛以核心的战列舰部队以24节速度抓紧赶路,整支舰队逐渐演变成航母编队在前,炮击舰队在后的局面。   本来冢原给堀悌吉的通报是清晨时分赶到离美舰队900-1000公里位置,但既然堀悌吉变更作战计划发出夜间攻击令,其他舰队上午将进入打击位,冢原就不能迟到太多,所以必须加速,900-1000公里依然太过偏远,压到800公里内才更为合适,所以这个夜晚,冢原指挥联合舰队主力开始飙船。   一航战这两天一直维持慢吞吞的行驶速度,难道冢原真不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   当然不是!冢原在加勒比玩过神之调头,前两天玩过三打巴拿马的招数,对情势判断有本能的敏感。   之所以开不快说来说去还是一个字——油。以雾岛号战列舰为例,用14节航速可维持1万海里以上续航,将速度提高到18节就只剩下5400海里,如果长时间以24节速度狂飙,恐怕连4000海里续航都很难维持。   冢原二四三在巴拿马方向最后一次完成燃油补充并让油轮队伍南下,从该位置到29日傍晚时分位就已超过3500海里,谁知道后面还要开多远?所以他绝不能造次飙船,否则就变成第二个角田。   冢原对角田耗油之快的原因很清楚——打西雅图先高速推进后又高速逃窜这个过程中耗费掉的,否则怎么会窘迫到几乎维持不下去?逼得堀悌吉给他送油,须知最初不知道哈尔西舰队北上消息时约定是堀悌吉北撤,由二航战向其主动靠拢补给的,现在整套体系都乱套了。   但与草鹿龙之介不同,冢原不想去怪角田,因为二航战是立了大功的:角田的表演很成功、很投入,既打了波音又成功引诱tf50北上,不但为捷1号成功创造了条件,还为紧接着实施捷2号奠定了基础。   只不过哈尔西舰队的北上事实上拉开了与冢原的距离,但即便这样,冢原依然慢吞吞北上而不急于赶路,堀悌吉理解他的实际困难,同样不来催他。   角田还可指望堀悌吉或冢原救他,冢原能指望谁救他?相反,冢原某种意义上还担负着救角田的义务——如果今天下午堀悌吉派出的诱饵舰队被哈尔西吃掉,冢原手中几艘战列舰库存的重油将为二航战续命,所以他必须很节制地控制燃油消耗,直到确信诱饵舰队那4条油船尚存才能放开手脚飙船。   这么做的坏处是他晚到了战场,好处是多保留了燃油——目前一航战各舰普遍有至少50燃油,几艘航母燃油留存率均超过65,这就为下一步作战胜利奠定了良好基础。   根据冢原的命令,所有飞行员早早安排了休息,5小时后,也就是凌晨4点起,他们将开始做出击前的最后准备。   堀悌吉率领五航战也在加紧赶路,按照夜袭要求,所有夜彩云、夜瑞云已全部释放,开始往预想中美军舰队有可能出现的海域赶去,夜袭五航战是赶不上了,但清晨的第二轮攻击五航战是必须派出的,光靠角田可不够;第三轮攻击就需要等待冢原就位,然后是第4轮、第5轮……松田千秋认为如果联合舰队全军出动,4轮后基本能全灭tf50,为保险起见,必须规划第5轮。   同样抓紧赶路的还有角田所在的二航战,本来按照有马正文的计划,二航战准备凌晨时分才放飞第一轮攻击群,所以角田觉治最初打算用27节航速与诱饵舰队碰面,但入夜后堀悌吉根据哈尔西的应对临时布置了夜袭任务,他必须再次加速,于是率2艘云龙级和3艘高雄级重巡洋舰以32节速度突击,让西村祥治带着武藏、金刚和其他军舰以27节赶路,这样至少还能提前1小时让航母补充油料,为节省时间,有马正文认为加油作业不需全部加满,有三分之二油料足够,这又能节约至少半小时。   这边是争分夺秒前进,那边哈尔西率tf50缓缓北上,因为航向改变的缘故,他与角田舰队和矢野舰队的距离不但没缩小,反以每小时8公里的速度持续扩大,在参联会发出询问电报前,tf50与日军舰队距离已缩小到850公里左右,但调整航向后,凌晨时分差距重新拉大到880公里,参谋们一致认为保持900-950公里的间距比较合适——是“能看见且不挨揍”的合适位置。   1:04,第一架夜彩云开始搜索所属扇区,在搜索方式上依然采用日军惯用的二段搜索——每14度形成一个扇形区,由一架夜彩云搭配一架夜瑞云负责两次搜索,彩云突前、瑞云扫尾,防止遗漏。   1:19,日军所有夜间侦察机展开对400-600公里这段海域各自所属扇区的细致搜索。   1:40,角田舰队前导驱逐舰雷达发现目标,报告“70公里外有大量军舰行驶目标,航向45度,航速16节……”   “确认是否系矢野君的舰队!”   “快,二航战即将抵达,立即做好加油准备!”矢野英雄挥舞着拳头,兴奋地吼道,本来他以必死心态出任诱饵舰队指挥官职务,现在看来基本不用死,全军上下也一片欢呼——虽然大家都不怕死,但能不死还是不想死。   2:49,水兵们以最快速度架设好管道,汩汩的重油立即从护卫航母中抽出来补给两艘航空母舰,为加快速度,采用2对1加油法——每2艘护卫航母为1艘云龙级补给,角田觉治只感觉手心全是汗,驻锚停泊加油的军舰是最危险的时刻,只要有1艘美国潜艇摸过来,静止的军舰一准完蛋。   另外,3:45是夜袭攻击群预计要起飞的时刻,时间是否紧张,所有飞行员都站在甲板上默默为同伴鼓劲并祈祷。   加完油舰队还要将航速提起来才能放飞攻击群,因此至少还要保持15分钟的提前量。每个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好在并无意外发生,3:29,预定加油作业结束,二航战2艘主力航母开始恢复航速,48架夜间突击队已准备就绪,就等侦察机将准确情报发过来了。   加油作业终于轮到了3艘重巡和即将赶到的武藏编队。   在角田刚才加油的时刻,后面拼死赶路的西村祥治更难受,甚至心都快要跳出来了:5分钟前轮机长就告诉他武藏只剩最后50吨重油,如仍以这么快速度飙船,一小时后拿不到燃油补充就会因缺油而瘫痪在海上——最后近20吨重油因液面过低很难抽上来利用。   西村祥治当时痛苦地思考了10秒钟,最后吼道:“保持航线、航速不变,往前冲,我一定能拿到油!”   “板载!”   “板载!”   3:41,眼看补油船已近在咫尺,武藏、金刚号上所有官兵都狂呼起来。   现在冒汗的人轮到了角田,24架侦察机经过将近2个半小时搜索,甚至已将侦查范围扩大到700公里处,依然无任何消息发来,去电询问得到的是千篇一律的报告——“本扇区未发现敌舰队!”   没有明确的方位指示,攻击群便不能出击,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现在油有了,作战目标却没了!   “外围军舰加强海面监视,防止美军水面舰队和潜艇捣乱。”角田觉治问有马正文,“会不会扇区涵盖角度不够?敌人在其他方向?”   有马正文点点头:“命令每组飞机将搜索角扩大3度变成17度,重新搜索10到180度的扇形面!”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