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31

1944捷与闪电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快,快,回参联会……”尼米茨立即往门口跑,斯普鲁恩斯紧随其后。   跑了一半的斯普鲁恩斯发现特纳没跟上来,忽然吼道:“特纳,你他妈愣着干什么,赶紧一起走,你还是不是海军?”   “你可以在我这打电话给值班室,让他们先拍电报询问威廉,然后再回参联会也来得及。”   “对对对,我真是急糊涂了!”尼米茨立即三步并作两步给参联会打电话。   斯普鲁恩斯责怪特纳:“你刚才怎么不提醒?”   特纳耸耸肩:“你跑这么快,我喊你们都来不及。”   听到尼米茨打来口气十分严厉的电话,参谋们不敢怠慢,立即将电报发给哈尔西征求意见,斯普鲁恩斯一看时间,已将近凌晨1点,总算还有一点时间。不过特纳宽慰他不必着急——您这是华盛顿时间,和哈尔西有5小时时差呢(均指实际时差)。   尼米茨也紧跟着舒了口气,刚才这顿话可吓人不轻,既然还有时间,那就坐下来好好喝杯咖啡再走,反正哈尔西思考、答复还要时间。   “您怎么想到夜袭的?”斯普鲁恩斯追问特纳,“夜间空袭城市勉强还说得通,空袭舰队闻所未闻,战列舰打夜战的案例都很少。”   二战时期,坎宁安夜袭塔兰托开创先河,后又在马塔潘角夜战中凭借雷达优势打舰队交战,痛击意大利海军,都给人无限启发,随后就有了大量夜袭,尤其以日本运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两打珍珠港、打纽约、打西雅图、三打巴拿马。所以斯普鲁恩斯等人没往这方面想完全不可能,但他和尼米茨持有同样观点,平时搜寻几百公里外的舰队已难以想象,夜间精确找到简直闻所未闻,所以想了想又暂时排除了这种可能。   可惜心神不定的感觉却一直未能排除,所以才请教特纳。   “因为……”特纳尴尬地笑笑,“你忘了么?我在夜里被人揍过啊……”   他之所以想到夜袭,除珍珠港二次遇袭启发外,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情绪在作怪——佛得角战役时大西洋舰队被德军重型轰炸机准确的夜袭给打傻了,那时候因为红外引导炸弹,护航航母一批批沉,这是最终输掉佛得角之战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虽然大家都知道夜袭佛得角舰队是重型轰炸机干的,认为只有这种飞机才具有雷达携带能力并用于作战,可你们不要忘记了,佛得角战役已过了近一年,雷达性能有很大提升,海军前不久不也在tbm上安装雷达进行舰载预警机尝试么?我们能这么干,德国凭什么不这么干?一旦德国有就等于日本也有——日本海军对夜袭可是一如既往的推崇,你们总不会忘记‘猫眼战士’的传说吧?”   尼米茨和斯普鲁恩斯对此深以为然:飞机夜袭舰队是德军的创新,日本还未展示过,但从佛得角战役到现在,日德交流如此紧密,难保没有相同战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那现在怎么应对比较妥当?”   “放慢脚步,拉远距离,暂时不要调头,吊着900公里左右我认为比较安全。”   尼米茨一边帮着收拾被咖啡泼洒得一塌糊涂的海图,一边恭维特纳道:“我发现您退役后指挥功力又有长进。”   特纳耸耸肩:“不在位置上,考虑问题就纯粹一点,不受非军事因素掣肘,你们两人难道不觉得该死的政治和参联会这位置能把人给逼死?比如这次战役,按我说威廉就不应该出去打——本来联合舰队主力就比他实力强,日本人还不声不响又组织了一支大舰队,他几乎在与2倍于己的敌人作战,手头那些飞行员素质如何你们比我还清楚,追击实在是下下之策。可坐在海军和舰队这个位置上,不追行么?换我没退休我也得下令追!”   斯普鲁恩斯和尼米茨脸上都浮现出非常复杂的神色:特纳描述的尴尬他们到华盛顿后第一个礼拜就领教到了,可领教到又能怎么办?还不是得硬着头皮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特纳叹了口气:“所以我很羡慕堀悌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哎……别提了……金上将、马歇尔、阿诺德诸位将军都住院了,这样下去,不等这场战争打完,目前参联会大部分人都得进医院……这操蛋的体制!”   哈尔西和麦凯恩正在和参谋们筹划明天凌晨该怎么设计侦查路线,怎么安排进攻梯队,冷不防华盛顿有十万火急的电报发来,听到日军有可能发动夜袭的警告并询问对策时。哈尔西也愣住了,麦凯恩脸色凝重地站起来,在舰桥里转了好几个圈,考虑再三后认为确实不能排除该可能。   预防夜袭非常麻烦,就算知道敌人要来也极难防御,战斗拦截对夜间战斗机根本就是件极复杂的事,更何况现在美军就没几个能飞夜间战斗机的飞行员。   相比之下,日军要在夜间找到美军舰队虽不是件容易事,但终归有可能办到的——1-2艘军舰的小编队当然很难找到,可tf50有整整14艘航母和近百艘其他轻型军舰,只要被日军摸到,很快就能顺藤摸瓜追过来。   葛城号上,松田千秋也在请教堀悌吉:“长官,刚才您说有了,想必是有应对之策,倘若敌军真抱团徐进,明天怎么打最有利?”   “去打2艘埃塞克斯级。”堀悌吉阐述了他的思路,“抽调48架精锐舰攻夜袭!必要时,决死攻击!”   “夜袭?”松田千秋和参谋们面面相觑,不知这战术该怎么打——舰队夜袭固定目标倒是实践过几次,夜袭舰队闻所未闻。   “夜袭敌舰队不难,难的是找到敌舰队,依靠科技进步,我终于有一些其他办法。”   堀悌吉走到海图前,让人以诱饵舰队和角田舰队汇合点为圆心画了600公里搜索圈并详细阐述作战方案:“敌人第二天要想一早发动进攻,位置就不能太远,大体要在该范围内,而因今天傍晚航向与敌舰队速度缘故,敌舰队所处方位应该在25度到165度这个狭小区间范围里,然后把所有具备夜间侦查能力的侦察机全放出去进行反复搜索。”   夜彩云、夜瑞云(ar-472水侦)此时都装备有雷达,可发现120公里范围内的军舰,特别是夜彩云安装雷达后,航程、速度下降不少,但滞空能力依然高达10小时以上,坚持到天亮绰绰有余。而夜瑞云的优势在于不必顾忌返航,必要时可耗光燃油漂浮在海面上等待其他同伴送油。   按堀悌吉的设想,从凌晨1点开始反复搜索、监控上述区域,只要美军舰队在这里,我相信要找到敌军概率不小的;另外,这两种侦察机都有雷达电波告警接收装备,我料美军夜间一定会用雷达反复搜寻海面,同样也能提高发现几率。   发现具体方位后,由夜彩云持续跟踪敌舰队并通报舰攻队——堀悌吉相信精锐飞行员能找到正确位置并加以攻击。也不用全打,只要废掉2艘埃塞克斯级起降能力,这场战役基本稳赢了。至于决死攻击那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自古慈不掌兵,堀悌吉当然毫不例外。   “可惜帝国潜艇部队水平离德国差距太大,如果有一支得力潜艇部队埋伏在上述位置,引诱美军前来追击,只怕今夜已是遍地杀戮了吧?——德军南大西洋海战不就是靠潜艇打赢的?别不服气,能赢就行!   退一万步说,这么多侦察机夜间未发现敌舰队,至少拂晓时分可转为目视搜索,我军先派出侦察机,速度快于敌军,理论上应该更早发现对手!打航空母舰舰队交战,最要紧就是先敌发现、先敌进攻!”   众人一起点头,夜袭战术虽从未演练过,但从刚才长官阐述的逻辑来看有较大把握,至于48架精锐舰攻相信角田这完全抽得出来——里面有不少参加过珍珠港战役的精锐骨干,参加过南太平洋海战的骨干就更多。   松田千秋终于明白长官为什么如此看重和保护精锐飞行员,愿意用十分宝贵的船舶去换美军机组,在关键时刻,精锐飞行员所能发挥出来的作战效能不是以一当十、以一当百,而是以一当千!   堀悌吉感慨道:“这些战术细节,很多都是小泽君和顾问团总结出来的,我从中受益匪浅,建议你们要好好学。他们在德国工作,既是将我帝国海军的指挥能力和作战经验运用于实践,帮助德国盟友打仗,何尝又不是从德国人身上吸收好的经验和做法,探索新装备、新战术运用的过程?某些将领整天吹‘德国陆军世界第一,帝国海军世界第一’,我绝难苟同!第一是打出来的,不是吹出来的,更不是自封的!故步自封、骄傲自满必然落后,落后就是挨打!元首总结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对将军来说,最幸福的事是拥有德国装备、日本士兵、美国后勤,三者兼备,想输都难。我深以为然!日本既没有德国的装备和科研实力,又没有美国的经济和后勤能力,只能在将士身上下功夫,一方面要努力学习新本事,绝不能骄傲,另一方面要敢拼命,连命都不敢拼,日本这国家还有什么前途?”   想了想他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说是拼命,是在尊重每个人基础上实现的,绝不是让官兵们枉死、无谓牺牲,希望你们深刻体会拼命和送死的个中差异,将来在带兵时掌握好尺度,拜托了!”   众人一起鞠躬:“长官教诲,卑职一定永远铭记。”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