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铁十字 > 1944捷与闪电30

1944捷与闪电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受过充分夜间起降操练,又飞行并战斗5个小时,飞行员身心俱疲,损失能不大么?”堀悌吉淡淡一笑,“我至今仍对科尔特使的话记忆犹新,‘飞机可以飞5个小时,人呢?’你看我安排袭击珍珠港,不也贴近到500多公里才动手——我不是不知道离得远更安全些的道理,可离得远飞行员就很难完成任务并安全返航。”   松田千秋这个判断表赞同,不过还是有些不服输地说道:“长官,即便真这样也有利可图,用区区80个机组,120架飞机换2艘航空母舰……”   “首先,你是站在对双方实力都清楚知晓情况下才做出如此决策,现在诱饵舰队、角田舰队都出现在美军指挥官视线里,如果决定要打,正常逻辑肯定是先打更易下手的诱饵舰队的;退一步说,就算美国人选择打角田,我仍然有利可图……”堀悌吉微微一笑,“五航战也可以去打美军,别忘了我手里还有2条云龙级和千岁号,美国人组织快速纵队前突,固然缩短了与角田的距离,何尝不也再缩短与五航战的距离?五航战最高航速29节,拥有169架飞机,可组织至少150架的攻击群,你觉得出击后能击沉几艘埃塞克斯?”   “2艘可能有困难,说不定就1艘。”   “那就是用2艘云龙级兑1艘埃塞克斯级,表面上略微吃点亏,等明天清晨冢原上来后,面对实力缩水后的美军舰队,你觉得如何?”   对方脱口而出:“那就好打多了!”   到这里松田千秋算是理解了堀悌吉的用意:矢野英雄的诱饵舰队和快速暴露的角田舰队本质上都是希望美军分兵出击的诱饵,无非美军吞诱饵舰队本方损失小,吞角田本方损失大,但无论哪种损失,哈尔西都不可能全身而退。非但不能全身而退而且还要拉近距离——800公里放飞攻击群后,美军快速纵队至少要接近到600公里才有一定把握把返航机群接应回来,否则光1600公里来回航程就能坑死美军攻击群。。   现在松田千秋反而开始担心哈尔西采取依然抱团前进,对诱饵不理不睬,甚至还略微放慢速度的态度,他认为这样明天要对付起来难度不小。   堀悌吉笑笑:“这样也行,起码角田缺油问题可以得到妥善解决。我们确定战术,不能一门心思把希望寄托在敌人按我们的意图行事,应该给敌人两种或者多种选择,无论敌人怎么选,我们都应想好应对之法并保证本方战略意图顺利实施。”   松田千秋道:“虽然敌军下午没有组织快速部队突前,但我还有个疑问:万一敌人夜间组织快速纵队追击,拂晓时分直接发动进攻怎么办?我认为这很可能导致凌晨时分三方撞头发生遭遇战。”   “我估计到了。”堀悌吉微微一笑,“利用快速纵队撞头的战术我也不怕……美国人手里不过就2艘南达科他,西村手里有武藏、金刚和几艘重巡,诱饵舰队有近20艘鱼雷艇,还有一堆驱逐舰,论炮战水平、雷击水平,打夜战你觉得谁更厉害些?”   松田千秋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声感慨:“长官算无遗策,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算无遗策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有这种人么?”堀悌吉淡淡一笑,“不然我前面那么多策略怎么会失败?”   “如敌军不进行重大决定改变,应该还是抱成一团压过来,长官明天清晨打算怎么打?”   堀悌吉没直接回答,而是先问:“冢原君离敌舰队还有多少路?”   “综合下午通报的位置及今夜加速的通报,预计明天清晨7时许能缩短到900-1000公里左右,下午开战更有把握。”   “只要这支美军舰队今天夜里不掉头跑路,明天他就跑不了……就算他现在就跑,明天也只能跑出去一部分。但如果敌军始终抱团,明天要想以最小代价吃掉对手还要费点力气。”堀悌吉叹了口气,“敌人拥有550架舰载机,其中至少250架是战斗机,突破抱团的防空体系将付出重大代价,我还在考虑怎么打:光靠我和角田合兵恐怕打不垮对手,哪怕加上冢原的力量也会有不小损失,必须有更好的办法……”   入夜时分,堀悌吉坐镇的五航战以27节航速高速前进,与角田和诱饵舰队加速汇合,也不用面对面碰头,相距200-300公里进行协同作战即可。   堀悌吉苦恼的问题只有一点:他和角田一共加起来一共只有350架作战飞机,至少要留100架用于防御,投入进攻只能250架飞机,他预估哈尔西将出动250架战斗机负责拦截,这样打起来恐怕航空兵要损失一半,还不敢说能完全摧毁对方。   如美军再趁势反击一波,他认为也极难承受——为拿下美军太平洋舰队付出一些代价是可以的,但他既已下定夺取夏威夷的决心,舰队力量就不能损耗太多,如何组织始终抱团的哈尔西明日暴走发难搞一波流也是件麻烦事。就算他更早放飞攻击群,只要美军那在本方攻击群抵达前也放飞了攻击群n就是一场异常惨烈、两败俱伤的战役。   他反复观看海图,甚至还亲手在纸上画来画去,似乎在权衡和计算着生命,所有参谋包括是松田千秋在内都静静地看着他,深怕扰乱司令官的思绪,5分钟后,堀悌吉的嘴角露出笑意:“有了!”   “快!最高航速!”   “快!最大速度!冲啊!”   这两道一模一样的命令,是矢野英雄和角田觉治分别下给各自所属部队的。   一入夜,两支舰队便上足马力夺路狂奔,急切盼望冲过去汇合——只要两军碰面,整支舰队的局势将大有改观,因此个个下了死命令,不管路上有没有美军潜艇,冲过去再说。   实际上中途真有2条美军潜艇,但还没等他们准备好,角田舰队已风一样地冲过了拦截线,在10月末的夜晚,风高浪急的北太平洋上,角田以27节的速度飙船,也真是拼了老命。   有马正文计算过,如果明天凌晨不能接应到诱饵舰队,武藏最多只会剩下50-80海里的燃油,白天就会彻底断油挨揍,因此西村祥治也如履薄冰,亲自在轮机舱内坐镇指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晚上9点半,两支夺路狂奔的舰队成功地将距离缩小到了500公里,再过6个小时就可以进入目视位置了。   同样深夜时分,斯普鲁恩斯和尼米茨在指挥室和一群参谋讨论敌情与应对办法,两人都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事情没考虑周全,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最后斯普鲁恩斯忽然提议去找特纳聊聊天,喝杯咖啡舒缓下情绪再说……   尼米茨知道他提议聊天、去喝咖啡都是借口,请教特纳才是真——有时候局外人看得比局内人透彻。   斯普鲁恩斯和特纳关系一直不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当即表示欢迎,并热情地在家中准备好了咖啡和糕点。   一到特纳家,端起咖啡根本没心思喝的斯普鲁恩斯用最简洁、清晰的逻辑讲述了整个战役情况。   特纳默默听完,虽然没有专业指挥部,但他当了这么多年海军军官和参谋长,详细海图和参谋作业的全套家伙一点不缺,很快在地图上标出了两军舰队的详细位置和运动方向并迅速思考起来。   前两天特纳不是当事人,不太受堀悌吉两次假动作障眼法的影响,所以看问题角度不同,他是从哈尔西打算清晨抢攻的设想开始反推回去,口中念念有词:“抢攻!抢攻!抢攻……坏了!威廉和你们上当了!”   “为什么?”   “你想想看,凌晨5点,假设敌军真在那个位置,威廉离敌军预计是500公里?”   “对,差不多。”   “那请问凌晨3点该距离多少?”   斯普鲁恩斯被他问得有些茫然:“600不到一些,具体要计算,我估计差不多了。”   特纳马上道:“我也估计差不多是这数字……好,这次珍珠港是什么时候遇袭的?敌军飞机是哪个位置起飞的?”   “啊!”听到这句话,斯普鲁恩斯魂飞魄散,仿佛被电击了一般,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他终于明白自己心神不定的原因是什么了。   尼米茨的手也哆嗦得不行,将整杯咖啡都洒在海图上,特纳一句话就让两人瞬间明白了问题危害性:日军既然能在夜里打珍珠港,同样也能在夜里打哈尔西——不要以为自己做不到敌人也做不到。   三人深知除舰队航母差距外,舰载机飞行员领域美国与轴心差距更大:现在仅有的一小部分能夜航的飞行员还是尼米茨打完南大西洋战役留下来的精锐基干,日军飞行员却普遍具备夜航能力,这不是猜测而是事实——不然为什么珍珠港会在夜间挨炸?   特纳紧跟着补刀:“也不用全歼威廉的部队,敌人只要出动60-80架精锐攻击机,找准2艘埃塞克斯级下手即可,废了埃塞克斯级的起降能力,整支舰队都跟着完蛋,明天天亮后日本人再大军掩杀过来,舰队还有退路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